第0839章 只属于少爷的悠悠-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839章 只属于少爷的悠悠

    南宫离从窗口跃下,落地的那瞬间,他看了顾柒一眼,顾柒的眼中没有任何留恋。

    他无奈一笑,也许这就是他的命,从一开始他和顾柒就是不可能的。

    悠悠收拾了东西,她已经做好了准备,这一次南宫离过去应该就是去谈婚事的。

    既然他已经打算娶顾柒了,自己也应该离开。

    其实要收拾的东西并不多,因为她所有的东西都是南宫离给她的。

    然而她最珍惜的还是第一次南宫离和她逛超市送给她的那一双鞋子。

    虽然不贵,但却是他亲自挑选的。

    院子里顾家的人下午的时候送来了一只孔雀,孔雀的事情她也知道。

    就是因为小时候顾柒将南宫离的孔雀尾巴剪了,这才让南宫离记了她这么多年。

    如今顾柒又给他送来一只孔雀,不就是想要和他重归于好吗。

    这个点,南宫离没有回来,今晚他应该不会回来。

    悠悠刚刚走到了楼梯,就听到外面传来了车子的声音。

    “少爷回来了?”悠悠喃喃道。

    她灰寂的眼神中突然亮起了一抹光芒,悠悠飞快朝着外面跑去。

    见到那一抹熟悉的身影下来,她立马迎了上去。

    “少爷,你回来了。”

    回来的这一路南宫离身体已经有了反应,他竭力控制着自己,不能再伤害悠悠了。

    本来是想要司机开回本家或者他其它房子的,脱口而出的还是这里。

    悠悠没来之前,他每年也很少会在这里住。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

    悠悠见他身体有些踉跄,伸手扶住了他,“少爷,我在等你。”

    如果南宫离再不回来,她就离开了。

    “傻丫头,早点睡,等我干什么?”

    “少爷,你身上怎么这么烫?你是不是发烧了?”

    “我没事。”南宫离闻到悠悠身上那股浅浅的香味,就有一种莫名的冲动。

    一些缠绵的画面在他脑海之中出现,他不敢再让悠悠靠近。

    “去睡吧,我也要睡了。”他尽量不让自己吓坏悠悠。

    悠悠觉得他比平时好像还温柔了很多,但这种温柔更像是他刻意装出来。

    他像是在隐忍着什么。

    看着南宫离回房,悠悠却始终放心不下来,她洗完澡在床上翻滚了一会儿。

    南宫离身上并没有很重的酒气,但他身上却那么烫。

    难道他是发烧了不愿意去医治?不行,自己得去看看他。

    悠悠想要开门,发现门已经被反锁。

    她轻轻叫了几声,“少爷,少爷你睡了吗?”

    南宫离没有回答,房间之中一片死寂。

    悠悠更害怕了,是不是他已经昏迷了?

    她没办法,想到自己可以从书房外面的阳台跳到南宫离主卧的阳台。

    向来温柔的悠悠还是头一回站在阳台上,虽然这是别墅二楼,并不算太高,她仍旧有些腿软。

    闭着眼睛用力一跳,她的运动细胞并不发达,还好她的腿长迈了过去。

    她面前稳住身形没有摔倒,拉开阳台门就冲了进去。

    床上的被子很乱一团,和平时南宫离的习惯不同。

    如果不是在痛苦之中,他不会将被子弄得这么乱。

    房间里并没有南宫离的身影,主卧的门却是反锁的,那就只有一个地方。

    他在浴室,悠悠看向浴室的门。

    手指轻轻一拧,门开了,还好没有反锁。

    “少爷,你怎么样了?”

    悠悠推开门一看,南宫离泡在浴缸之中,双眸通红,他手指不停。

    已经经历过这种事情,悠悠也知道他在干什么。

    少爷也没有女人,自己解决很正常吧。

    “对不起少爷,我马上就出去。”

    在南宫离开口之前她主动离开,但她突然想到一件事。

    南宫离刚刚看她的眼睛都透着血色,从下车开始他的身体就不太正常的火热。

    他不是发烧,而是被人下药了。

    悠悠之前被下过药,也知道那种感受。

    南宫离脸上的表情就很痛苦。

    才退出来的悠悠赶紧又回去,南宫离低哑的怒声响起:“你来干什么?出去。”

    他明明锁好了门,悠悠怎么进来的!

    “少爷,你是不是被下了药?”

    “和你无关。”

    看到南宫离双瞳中的血色,因为自己在,他不能再继续,脸上全是痛苦的神情。

    悠悠只觉得心疼,“少爷……”

    南宫离能够感觉到自己现在就是一头野兽,悠悠过来就会伤害她。

    “你别过来,出去!”

    悠悠跪在浴缸边缘,心疼的抚摸着他的脸颊。

    她不知道南宫离去顾家吃饭,怎么就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既然他选择回来,没有在顾家,那么她就得帮他。

    那张英俊的脸颊此刻却溢满了痛苦,悠悠真的很心疼。

    她那高贵的少爷不该是这样的,她不能让他难受。

    “少爷,我可以帮你。”

    “我用不着你帮,滚出去。”南宫离怒嚎道。

    第一次第二次他已经很后悔,他不爱悠悠,就不应该碰悠悠。

    那样只会给她无尽的伤害,他并不想这样。

    悠悠是个很单纯的女孩,可惜他并不喜欢她。

    既然不喜欢就不能害了她,他不能一错再错。

    他甚至想好了,悠悠无家可归,他会养着她,培养她,将来有一天给她找一个好的人家,给她准备一笔丰厚的嫁妆。

    他南宫离是高傲的,并不会因为顾柒对他不喜欢,他就去将就别人。

    那样是对他不公平,更是对悠悠的不公平,他不愿意如此。

    可是悠悠却在这个时候闯进来,南宫离内心中的野兽在拼命的挣脱锁链。

    他想要扑向她,将她吞噬干净,现在的他仅存一线理智而已。

    “少爷,你很难受。”

    “和你无关,我命令你马上出去。”

    “我不要,我不要少爷痛苦。”悠悠摇头。

    那双干净的紫色瞳孔就像是漂亮纯净的宝石,他怎么能再染指。

    南宫离用最后的理智道:“悠悠,我不喜欢你,之前的事情是意外,我不能再伤害你了。”

    “可是少爷,我并不在乎,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你喜欢顾小姐。

    我从未想过要在你身上得到什么,我只是想要看着少爷,服侍少爷。

    如果有一天你谈婚论嫁,我就离开,不会打扰你的生活。

    可是少爷现在还是一个人,我就会一直陪着少爷。

    因为……少爷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我不想你那么孤单。”

    这个傻姑娘,南宫离眼中有些动情,“可你知道,我对你并无男女之情。”

    “我不在乎,我只要少爷开心。”

    “我不爱你,碰了你,那样只是将你当成发泄欲望的对象而已。”

    悠悠含着眼泪一笑,她捧着南宫离的脸轻轻道:“其实我知道……少爷一直都很温柔,很温柔,如果是为了少爷,我不在乎我自己付出什么。”

    没有再顾忌什么,“少爷,至少在这一刻,你需要我。”

    “悠悠,你不要后悔。”

    “我永远不会后悔。”

    她吻向他紧皱的眉心,想要将他眉心的褶皱抚开。

    下一秒身体被南宫离狠狠拽入水中,水花四溅,在冰冷的水中却有他足够温暖的体温。

    她抱着南宫离的脖子,温柔的看着他。

    “少爷,今天你可不可以不要把我当成别人,我是悠悠,只属于少爷的悠悠。”

    前两次她都被当成了顾柒的替身,她不想这一次还是如此。

    她听到南宫离在她耳边轻轻道:“悠悠。”

    没有没有哪个时候,她觉得自己的名字被别人叫出来这么好听。

    只有南宫离的口中,她很喜欢他的声音。

    主动拥住了南宫离,在心中默默道。“少爷,我爱你,很爱很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