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8章 生一个大胖小子-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838章 生一个大胖小子

    昨晚虽然顾柒浑浑噩噩被人带到了一个地方,但她记得那是在一栋别墅里面。

    而现在她躺在浴缸里,浴缸就在玻璃边,她们似乎是在很高的楼上。

    一转头就能看到外面繁华的夜景,一边泡澡一边看夜景这是何等的享受。

    夜景也就罢了,顾柒清楚的看到在这栋大楼四下的高楼大厦外面灯光闪烁,灯光组合成一串字母“生日快乐”。

    只要她能看到墙体上面灯光闪烁着生日快乐,从她这栋大楼一直延续到视线所看不清楚为止。

    他竟然用这样的方式给她庆祝生日,谁说这个男人不懂浪漫的。

    这里是最繁华的地段,光是商业区大屏幕的广告费用就是天价,这个男人包下了整个片区的广告。

    “你钱多了花不完吗?这得花多少钱?”

    穆南枢却是淡定的拿过按摩精油,将她手臂从水里拿出来细细按摩酸软的肌肉。

    “没多少,这里疼吗?”

    “疼……”顾柒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

    “抱歉,今天有点没有分寸。”穆南枢并不觉得他做了一件多感人的事情。

    那天价广告费用还不如他手中的这瓶精油重要,至少这瓶精油可以缓解顾柒身上的痛苦。

    “现在知道心疼了?我让你停下来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停?”

    “刹车坏了,停不下来。”

    穆南枢一本正经的样子反倒让顾柒有些无语,这人怎么能一脸仙气说这样的话呢?

    “小枢枢,看着你也不算很健硕,你体力怎么这么好?”

    “是你太差了,以后好好训练,要是再晕过去,我就把你再做醒。”

    顾柒撇嘴,“禽兽啊!”

    穆南枢给她全身做了一个肌肉按摩,顾柒时不时哼唧两声,他的眸光一暗。

    声音沙哑在她耳边道:“再这样叫,我饶不了你。”

    顾柒一脸委屈,“你是电动小马达吗!什么时候有可以的,难道都不需要充电。”

    “对你不用。”

    顾柒只好忍着不叫出声,不过穆南枢的手法太好了。

    他熟知人体的每一个穴位和经络,每一下都恰到好处,让她觉得轻松了不少。

    等他给她冲洗好,还用大浴巾将她包裹住放回床上。

    顾柒就像是一个大孩子,他是专职奶爸好好照顾她。

    顾柒也很乐得被他服侍,乖乖的裹着浴巾坐在床上。

    这时候顾柒才仔细打量着这个温馨又浪漫的房间,布满了鲜花,显然是被人刻意布置过的。

    穆南枢拿出一条睡裙给她换上,顺便还给她披上了一件厚厚的大衣。

    “饿了吧,我们去吃饭。”

    今晚的穆南枢很温柔,顾柒撒娇道:“我要你背我。”

    “调皮。”嘴上这么说着,他仍旧弯下腰来,让顾柒爬到了他的背上。

    顾柒将头靠在他的肩头,“南枢,谢谢你能赶来给我过生日。”

    穆南枢心中有些愧疚,“小柒儿,对不起,我确实有点忙,明早我就得返回巴黎。”

    “你又要走?”顾柒嘟着有些不开心,“你真的有那么忙么?”

    穆南枢在她额头上吻了吻,“对不起,等我忙完,我就过来娶你。”

    顾柒眼睛一亮,“真的?”

    “真的。”

    顾柒“吧唧”在他脸上亲了一下,“你就不陪我回顾家见见我家那两个老头子,要是他们见了你,一定很喜欢你的,也不会发神经这么对我。”

    “下次吧,等我处理好了所有事情,会亲自登门拜访。”

    “那我们说定了哦,等我在顾家待一段时间我就来巴黎找你。”

    “好。”穆南枢将她放到椅子上。

    他早就准备好了浪漫的烛光晚餐,请了一流的演奏家来伴奏。

    阿才推着生日蛋糕过来,顾浣等人随着伴奏唱起来生日歌。

    “祝你生日快乐……”

    经年、阿旺、湄儿都在,这些对顾柒最重要的人。

    其实顾柒并不喜欢那样张扬的生日晚宴,能和穆南枢在一起就很好。

    “小姐,祝你生日快乐。”

    “柒爷许个愿望吧。”

    顾柒光着脚丫,站在地上虔诚的许了一个愿望。

    演奏师们离开,顾柒吹熄了蜡烛。

    “你们猜我许了一个什么愿望?”顾柒扬起笑容。

    “小姐,哪有人说愿望的?说了就不灵了。”

    “我这个肯定灵,我许的愿望就是我要给小枢枢生一个大胖小子。”

    “噗……”阿旺刚刚端起一杯柠檬水,谁知道顾柒说了这样一个愿望。

    “咳咳,小姐你可真是不走寻常路,许的愿望都是这么非比寻常。”

    顾柒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脚丫悬空荡来荡去。

    “柒爷,为什么是大胖小子,而不是千金?”经年一本正经问道。

    顾柒歪着个小脑袋十分可爱的样子,“因为……我喜欢小枢枢,就想要个和他长得一样的宝宝,一个和他一样的翻版,你们有没有觉得很萌?”

    大家看了一眼穆南枢那万年不变的淡定脸,根本就不敢想象他的孩子是什么样子。

    “你们想,他平时这么无聊,像个小老头似的,宝宝就活泼多了,我可以带他爬树,带他蹦迪,带他泡妹子,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生成了女儿身。”

    “小姐,你要是生成了男儿身,那也遇不到穆先生了。”

    顾柒就着孩子这个话题说得很开心,光是想想一个和穆南枢长相很像的宝宝,她就可以逗他了,比穆南枢有趣。

    光是想想顾柒就觉得自己的未来一片光明,生孩子一定要提上日程。

    顾柒向来就是一个风风雨雨的女人,说什么就要做什么,她丝毫没有发现穆南枢眼中那一闪而过的复杂。

    “不是饿了?说话就能饱?”穆南枢打断她的话。

    顾柒招呼着几人坐下,“今天是我生日,大家都坐下用餐,不用拘礼。”

    顾柒本来是和穆南枢相对的,她索性坐到了他身边。

    穆南枢也觉得这丫头恢复得真快,之前在床上奄奄一息,这会儿又生龙活虎。

    不仅如此,她的气色很好,就像是一朵被灌溉的花朵娇嫩无比。

    顾柒则像是一个刚刚跳入爱河的少女,时时刻刻都要跟着自己心爱的情郎在一起。

    “小枢枢,我要吃虾,你给我剥。”

    穆南枢那骨节分明修长的五指做什么都很好看,此刻却拿来给顾柒剥虾。

    剥完不说,顾柒还张着嘴要他喂。

    这边阿旺给顾浣剥好放到她的盘中,阿才拿起了虾就被经年打断,“我自己来吧。”

    虽说经年和阿才关系比以前好多了,她还是没有办法像是顾柒这样在人前小女人模样。

    邬湄不干了,“你们这成双入对的,就我一个单身狗。”

    顾柒看了她一眼,“谁让你不把握机会的,要不我让人给你换成狗粮?”

    邬湄:“……”

    那晚顾柒乱点鸳鸯谱,想把她和阿才凑成一对,谁知道阿才对经年一见倾心。

    邬湄这个傻子只知道和阿旺拼酒从而错失良机,不过她本来也没看上阿才,倒也不遗憾。

    只是这个时候大家都成双入对,她一个人凉在了一边。

    席间大家嘻嘻哈哈,丝毫没有严肃的气氛,等到顾柒吃饱喝足,邬湄上前就用奶油糊了她一脸。

    “叫你笑话我。”

    顾柒也抓了一把,“单身狗单身狗。”

    她做了一个假动作,转手就糊到了穆南枢的脸上。

    其他人皆是心里一紧,先生会杀人吧。

    谁知道穆南枢却是淡淡道:“准备奶油投掷机。”

    “哇呀,你耍赖皮,你这是作弊。”

    顾柒被糊了一身,欢声笑语不断。

    这是她这辈子最开心的一天。如果可以,她希望快乐一直延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