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7章 你是我的药-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837章 你是我的药

    顾柒将门窗都反锁上,不让任何人进来,也不愿意让人给她注射镇定剂。

    因为她怕,怕穆南枢觉得她已经好了就不过来。

    穆南枢,穆南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人的名字就已经刻在了她的心上。

    想他的时候会疼,不想他时候也会疼,疼到了骨子里。

    顾柒手指紧紧抓着自己的衣服,她身上已经被汗水打湿。

    从天黑到天明,对她而言,像是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直到门被人强行打开,穆南枢到了美国才知道这丫头竟然没有打镇定剂,而且还将自己关在房中整整一晚。

    平时这丫头喝口药就会皱着鼻子叫嚷半天说苦,这次她却是让自己身体被药效折磨了整整一晚。

    他不知道顾柒究竟中了多少分量的药,她能不能撑下来。

    穆南枢心中为她捏了一把汗,让人打开门,卧室中没有顾柒的身影。

    “小柒儿……”穆南枢向来平静的声音此刻却因为顾柒而改变。

    他声音都变了,语气之中说不出的着急。

    当他推开浴室门,发现顾柒躺在满是水的浴缸,她满头满脸全是水珠,分不清楚是汗水还是普通的水。

    见到穆南枢出现的那一瞬间,顾柒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说了一句话,“我……还活着。”

    穆南枢看小脸晕红,发丝紧紧贴在她的两颊,这样虚弱的顾柒他从未见过。

    “小柒儿。”他声音有些涩然,“对不起,我来晚了。”

    顾柒虚弱一笑,“没有……你来得刚好。”

    她用手抚着穆南枢削瘦的脸颊,“小枢枢,我想了你一整晚,你知道吗?”

    这样温柔且虚弱的顾柒,穆南枢心都快融化成水。

    他应该坚持早点过来,他昨晚要是在,他的小女人就不用受这样的苦了。

    不知道顾柒是怎么撑过来,但是他知道,他的小柒儿是这世上最勇敢的女人。

    “为什么不打镇定剂?”他抱着顾柒的脑袋,让她依偎在他怀中。

    平时生机勃勃的顾柒此刻就像是被人抽走了所有的力气,奄奄一息靠着他。

    “因为我……想你要我,这一次,你是不是就找不到借口了。”

    顾柒诚挚的说着这句话,她分明是那样高傲的一个人。

    穆南枢的心仿佛被人狠狠攥住捏了一把,让他无法呼吸。

    “真是个笨蛋,我怎么会找借口?上一次是你自己作妖。”

    顾柒对上他心疼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南枢,我想做你的女人。”

    之前她有些小孩子心性,想一出是一出。

    当昨晚被下药的时候她才想明白,如果被关着不是南宫离,是另外一个男人。

    两人都药效发作,她应该怎么办?她最后悔的是自己的身体连穆南枢都没有碰过。

    穆南枢用浴巾将她从床上抱了起来,来不及去准备那么多。

    他撤下所有的人,用浴巾将她身上的水珠擦拭干净。

    穆南枢虔诚的像是一个信徒,温柔的擦拭着她的小身体。

    “小柒儿,还难受吗?”

    顾柒主动抱住了他,“有你就不难受了,你是我的药。”

    穆南枢低头吻住她的唇,清晨的阳光洒落在床上两人的身上。

    在晨光之中,你能用肉眼看到那飞舞着的尘埃,还有两人肌肤上浅浅的绒毛。

    “怕吗?”

    “不怕。”顾柒坚定的看着他。

    穆南枢将十指一根根和顾柒相扣,十指相扣,就是一生。

    他的脑海回忆起过去和顾柒相遇的画面,她落在他的怀中,一脸邪魅。

    “是啊,小哥哥,搞基么?缺男朋友么?你看我怎么样?”

    “小枢枢,我乖乖听你的话,好不好嘛。”

    “小枢枢,今晚既然你来了,我便不会让你离开了。”

    “要了我吧,我要成为你的女人。”

    “南枢,以后的路,我陪你。”

    欢笑的她,调皮的她,可爱卖萌的她,一颦一笑早就入了他的心。

    他在顾柒耳边轻喃一声:“我的小柒儿……”

    经过了一晚上的药效,顾柒已经准备好,但仍旧有一些痛。

    顾柒疼得泪水滑落,“穆南枢,你混蛋!”

    她一口咬在穆南枢的肩膀上,穆南枢没有动作,任由着她发泄。

    顾柒终于得偿所愿,她觉得自己那颗心终于被填满。

    前段时间她一直觉得穆南枢肯定是有些难言之隐的疾病,不然为什么他都不碰自己的。

    然而今天之后顾柒就被打脸,以前口口声声说要吃了穆南枢的是她。

    到了最后只剩下她哑着嗓子求饶。

    “南枢,不要了,不要了。”

    她太小看一个禁欲多年的男人刚刚开荤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穆南枢咬着她的耳朵柔声哄道:“小柒儿乖,最后一次。”

    “你大爷的,上一次你就说最后一次,你叫最后还是叫一次?”

    平时看着穆南枢就是一个矜贵的王子,不过谁来告诉他,这人为什么从书生变成了野兽!

    以前她觉得穆南枢的身材超级好,皮肤又软又弹性,她看一辈子都看不厌的。

    今天她压根就没有时间去欣赏。

    昨晚她自己为了抵抗住药效,她努力了整整一夜,在精疲力尽的时候她嘴贱。

    天真的顾柒这才知道,有些事情一旦开始了就停不下来。

    就像是列车不到站就会一直向前行驶,列车总是会到站。

    但穆南枢这列车,你不知道他的站点在哪里,什么时候才会停下。

    平时也没见他健身,顾柒压根就不知道他的体力为什么会这么好。

    “大爷,已经好几个小时了,你能不能休息一下?”

    穆南枢那张俊美的脸上滑下一颗汗珠,顾柒又花痴的觉得真帅。

    这样的小枢枢好像从云端走下人间,身上有了烟火气。

    他性感的薄唇轻轻唤着她的名字,“小柒儿,我的小柒儿。”

    像是想要将她融入骨髓深处,天知道他在知道飞机上有炸弹的时候是有多担心。

    他完全无法幻想要是她真的死了自己以后会怎么办?

    不能让她死,为此自己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

    那个狡黠的小女人早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进了他的心,让他彻底无法释怀。

    他的小柒儿,全世界最可爱的小东西。

    一遍又一遍将她吞噬,记住她身上的味道,让她彻底属于他。

    就算是这样还是不够,他想要将她一寸一寸碾压成灰,让她如花绽放。

    他喜欢听她毫无意识的叫着他的名字,那是世上最好听的话。

    他也喜欢和她十指紧扣,仿佛这样她就在自己的掌心再也无法离开。

    越看越想越喜欢越不想放开她,他像是一个机器人,永远不知道疲惫。

    直到顾柒因为体力不支晕过去,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东南西北,不知白天还是黑夜。

    睁开疲惫的双眼,她觉得自己身上被一万头大象踩过,全身上下都是粉碎性骨折。

    肌肉又酸又痛不说,每块骨头都已经散架。

    “穆南枢,你这个禽兽!”

    她在床上无法动弹,然而穆南枢却是身穿白袍出现,优雅得如同仙人。

    呸,她再也不要被他的表面所迷惑。

    这哪里是仙人?分明就是野兽,还是最凶最猛的那种!

    “醒了?”

    顾柒嗓音沙哑,“混蛋!你八辈子没碰过女人是不是?”

    “对不起,新手上路,没有分寸。”穆南枢心情很好。

    顾柒无奈的躺在床上委屈屈,“我饿,我渴,我身体痛……”

    “饭菜都准备好了,我给你准备了药浴,先泡一泡。”

    顾柒任由着他将自己抱入浴缸,她一边咒骂着,一转头,浴缸外面的景象让她呆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