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3章 这一天来了-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833章 这一天来了

    通过这次巴黎之行,顾柒认清出穆南枢的心,在她心里穆南枢就是最好的男人,她一定要嫁给他!

    她知道穆南枢什么都不缺,向来喜欢扮作男人的她,她也想做点什么。

    首先第一步就是赚钱,她要赚很多很多的钱,送一座地下赌城给穆南枢。

    两个小脑袋歪在一起商量作战计划,怎么把凯拉给追回来。

    巴黎。

    悠悠站在二楼的窗口,看着院子里繁花开遍,远处是各种各样的欧式建筑。

    一阵风吹来,她将发丝拢到耳后。

    这样漂亮的风景,她本该细细欣赏才是,心中却始终萦绕着一些琐事,将她的心揪起。

    晚会那一晚她也在,那是悠悠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晚会,她不再是被人关在笼子里的商品。

    还在这里遇上了姐姐经年,她开心极了。

    当她看到南宫离主动接近顾柒,哪怕一开始就知道南宫离喜欢的人是顾柒,她也没有肖想过什么。

    想是一回事,心要是能被自己控制,那么这个世界上也不会有那么多痴男怨女。

    这段时间南宫离和她形影不离,让悠悠觉得十分自在,她都几乎快忘记了顾柒的存在。

    当顾柒一出现,南宫离的视线之中只剩下顾柒一个人。

    姐姐问她值不值得,怎么能不值得呢?她只想要有个机会能够看着他就好,哪怕心里很是苦涩。

    姐姐和一个男人去跳舞去了,悠悠站在角落之中,她从来就不敢奢求南宫离会过来和她跳舞。

    “美丽的小姐,可否请你跳一支舞?”

    耳边响起了法语问候,悠悠听不太明白,但从他的表情和动作之中悠悠猜出他的用意。

    身边的男人高大俊美,典型西方帅哥,悠悠连连摆手表示拒绝。

    因为也不太懂法语,她蹦出一个刚刚学会的英语单词,“sorry。”

    对方见她害羞的模样也舍不得离开,“女士……”

    悠悠见他纠缠不休心中很是不舒服,“你究竟要做什么?不要缠着我。”

    然而她的中文对方压根就听不懂,一个劲的纠缠着她。

    “放开她。”南宫离见悠悠被人缠住,第一时间走了过来,用流利的法语交谈道。

    悠悠则想是见到了自己救星一样,往南宫离的背后一躲,像只可怜的猫。

    “少爷,帮我。”

    对方显然是认识南宫离的,和他打起了招呼。

    “嗨,南宫先生,抱歉,刚刚我以为这位美丽的小姐没有男伴才想邀请她跳舞,她是你的女朋友吗?”

    南宫离看到他对悠悠表露出浓浓的兴趣,要是自己否定,那他一定会继续找悠悠的麻烦。

    “是,她是我女朋友。”

    “你女朋友真漂亮。”

    “谢谢。”

    打发走了那人,悠悠这才从他背后出来,好奇的问道:“少爷,刚刚你和他在说什么?”

    “他夸你很漂亮。”

    “是吗?”悠悠捂着自己的脸有些不好意思,“他还说什么了?”

    南宫离则是不悦的看着她,“他夸你你这么开心?”

    悠悠和经年都是难得一见的美人胚子,像是画中的人一样,一颦一笑都透着美好。

    如果自己不是喜欢上了顾柒,或许也会喜欢她,她这样的女人对男人来说是很有吸引力的。

    别人夸她也很正常,可为什么见她这么开心的样子他有些心烦。

    悠悠并不是因为别人夸她开心,而是从南宫离口中说出来,她就觉得像是南宫离夸自己一样。

    刚刚南宫离像是英雄一般的出场给她解围,悠悠自然很开心了。

    “少爷,你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南宫离看了她一眼,神情冷漠,“没有。”

    “那……我可不可以和你跳一支舞?”悠悠小声道。

    这些天的相处让她知道了南宫离其实并没有她初见之时那么冷漠,一般的要求他都会同意。

    悠悠从来没有奢望过他能答应,她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

    南宫离朝着她伸出手,“我能邀请你跳一支舞吗?”

    悠悠勾唇一笑:“好。”

    他的心咚咚跳得飞快,他这是怎么了,不过就是跳一支舞而已。

    手中一软,一只小手放到了他的手心。

    在浪漫的舞曲之中,南宫离托着悠悠的腰翩翩起舞。

    悠悠和经年之前被人抓住的时候,为了让她们更有价值,她们被迫学习了很多东西。

    其中有一项就是舞蹈,悠悠并不会陌生。

    以前都是姐姐和她一起跳,今天是高大的南宫离。

    她抬头看着他俊朗的容颜,两人目光相对,下一秒悠悠又飞快移开了视线,她不太好意思。

    南宫离的脑子里此时很乱很乱,他已经碰过悠悠两次,一次是在她药效发作之时。

    另外一次则是酒后失态,自从那以后南宫离一直提醒着自己,不能再做任何放肆的举动。

    当手接触到南宫悠悠的腰,那一瞬间他只有一个感觉,女人的腰都是这么软的吗?

    一些不该想起来的画面在南宫离脑海中浮现,南宫离眉头紧皱。

    他想的全是悠悠那一晚主动迎合他,像是一只妖精。

    手指接触的那块皮肤蓦然发烫,的体温在两人相碰的手指间蔓延开来。

    悠悠小心翼翼靠着他,将头放在他的肩膀上,享受着和南宫离亲密时刻。

    好想一直停留在这一刻,永远永远。

    然而这一切因为顾柒的失踪彻底破碎,经年和阿才慌乱离开。

    南宫离听到顾柒出事的消息,第一时间放开悠悠冲了出去。

    上一秒还温柔的两人,这一秒却消失不见,只为了他心爱之人。

    悠悠站在人群之中,看着南宫离的背影越来越远。

    分明没有到达冬天,为什么她觉得好冷。

    “少爷。”悠悠轻轻的叫他的名字。

    后来她一个人回了住的地方,南宫离第二天才回来。

    悠悠打起笑脸迎了上去,“少爷,顾小姐找到了吗?”

    “嗯。”

    他脸上的表情不好,悠悠不敢多问。

    当晚他就提出离开,他走得十分匆忙,悠悠知道,一定和顾柒有关系。

    回来的南宫离变得越发冷漠,他整天都像是心不在焉,不再和自己亲近,就连教学都没有继续进行。

    直到那一天,悠悠听到他接了一个电话。

    电话是顾家的人打来,说是要谈谈他和顾柒的婚事,顾柒的生日快到了。

    “今晚我不会回来,你自己先吃。”

    悠悠弱弱的问了一句:“少爷,你要去哪?”

    “顾家。”

    悠悠握紧了双拳,“少爷是要去商量婚事吗?”

    “嗯。”南宫离没有隐瞒,尽管他知道顾柒心中没有他,但他仍旧有一丝丝期待。

    万一……

    “怎么了?”南宫离看向悠悠。

    “没,没事,少爷要早点回来,我会给你留着灯的。”

    “早点睡,不要等我,女孩子不能熬夜,不然皮肤不好。”

    “好。”

    南宫离穿上西服外套离开,“少爷等等。”

    悠悠追了上去,将他衣领的皱褶抚平,“好了。”

    她已经习惯了照顾他的衣食住行,南宫离也习惯了被她照顾。

    “少爷加油,希望你能成功。”

    她知道,南宫离喜欢顾柒,就像自己喜欢南宫离一样,求而不得,他终究不是自己所能控制的。

    悠悠站在门口一直看着南宫离的车远去,直到消失不见。

    经年曾经问过她,就算她不求任何名分,那将来南宫离娶妻生子了呢?

    她说她会陪到南宫离有了伴侣的那一天,这一天终于来了吗?

    “少爷,我希望你能成功,但我又希望你不成功,我是不是很坏呢?”她无奈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