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9章 只有死人才能留下-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829章 只有死人才能留下

    没等穆南枢出手,顾柒自己先是气得跳了脚。

    从小到大都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她什么时候能被人欺负了?

    该死的玩意儿,敢打她。

    顾柒松开穆南枢,一把抓住了艾玛,将她往床上一推,坐在她身上就开始狂揍。

    “混蛋,想打我,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货色。”

    本来顾柒一向怜惜女人,一般情况下她不会动别人。

    艾玛实在让她忍无可忍,左勾拳右勾拳,将艾玛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先生救我,先生……”艾玛本来就只有一只手灵活。

    加上顾柒从小到大就是一个泼猴,别说是打女人了,打一群男人她都不会喘口气的。

    穆南枢见顾柒打得开心,也就没有出声阻拦。

    这几天她小脸过敏,顾柒在房间里可是憋坏了。

    难得有人送上门来给她当作调剂品,穆南枢开心还来不及。

    等顾柒打够了,艾玛的脸已经鼻青脸肿。

    她只有一个感觉,这女人好彪悍!

    顾柒手都打痛了,她一脚将艾玛踢到床下,眼神看向穆南枢。

    “现在该你了,你这个负心的渣男。”

    她揪起穆南枢的衣领,就要一拳往他脸上打去。

    离他脸还有几厘米,顾柒停下了手。

    “怎么不打?”穆南枢脸色一片淡定。

    “正常的套路不应该是渣男给自己辩解,说他不是故意的吗?你怎么不说?”

    穆南枢笑了笑,“因为我不是渣男。”

    “那你昨晚和她做了什么?”

    “什么都没做,不过说了几句话而已。”

    “什么话?”顾柒怒气冲冲道。

    穆南枢却是在她的唇上亲了一下,“回头给你解释,气消了?”

    “才没有,你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我非得捏爆你的蛋,我说到做到。”

    皮猴儿说的顾柒,一个女孩子家,身上却没有一点女孩子的样子。

    穆南枢这觉也没法睡了,起身叫阿才和阿旺进来。

    当阿才阿旺看到那被打得鼻青脸肿,在地上嗷嗷直叫的女人。

    “先生,你什么时候开始打女人了?”两人也都吓了一跳。

    穆南枢从不打女人,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怕脏了他的手。

    就算是谁惹了他,有的是法子,也没必要打女人。

    顾柒翘着腿坐在窗台上,十分霸气道:“我打的,下一个就得打你们先生了。”

    看着艾玛那可怜兮兮的样子,阿才和阿旺不由得抖了抖。

    这顾小姐下手可是真重,以后得罪谁也不能得罪顾小姐。

    就算不问事情的来历,两人也知道发生了什么,艾玛压根就不是省油的灯。

    没想到她断了一只手还不知道好歹,竟然还妄想着不属于她的东西。

    “将她关到黑屋,一会儿我过来。”

    “是,先生。”

    “另外让人将这个房间打扫干净。”

    “我这就叫人进来打扫。”

    阿才将艾玛拖走,艾玛懵了,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先生,你不能这么对我!”

    等人被拖下去,顾柒这才开口:“解释吧,解释得不好你就给我跪刺猬。”

    穆南枢笑着将昨晚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顾柒听完就知道艾玛是误会了。

    穆南枢问的那几个问题,分明是在让她准备好后事。

    愚蠢的艾玛竟然误以为穆南枢要收了她。

    从这个故事就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人得有自知自明,不然连死到临头都不知道。

    “你打算怎么处理她?”

    “坏了规矩,就按照规矩处理。”

    穆南枢没有详细说明,“这里被她弄脏,你先回我的卧室。”

    顾柒看着他离开,她并没有恳求穆南枢放了艾玛。

    这是他的本性,她认识他的时候他就是一匹狼,自己爱得就是这样的他。

    顾柒和其她单纯善良的女人不同,她要穆南枢一直都是一匹狼,她不会妄图将他改变成哈士奇。

    经年和顾浣看着阿才拖着艾玛离开,两人有些意外,“发生什么事了?”

    经年看着他们是从穆南枢的房间将艾玛带走的,她心里有了计较。

    艾玛对穆南枢的心思人尽皆知,没想到她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进了穆南枢的房间。

    想着自己上次差点没被穆南枢给弄死。

    从穆南枢一刀斩断她的手就能知道,穆南枢对她没有任何感情。

    恐怕这一次艾玛死定了,下场很惨。

    顾浣单纯,她只是本能的畏惧穆南枢,并不知道穆南枢真的有多可怕。

    “估计是那个女人惹恼了穆先生,我们去看看柒爷吧。”

    “好。”顾浣也就没有多想什么。

    等问清楚了顾柒,那个女人是被顾柒给胖揍的,两人也有些无语。

    “柒爷,你也太彪悍了,刚刚我看到艾玛的脸都变了,你想当于给人家整了一次容。”

    顾柒嘟着嘴,谁让她不怀好意,活该。

    “柒爷,穆先生不可能看得上她那样的女人,我猜是她自作多情,你不要多想。”

    这一点经年是很有先见之明的,这个答案是她差点从死亡中得出来的。

    “哼,那是当然,两人要是真的有一腿,我就徒手捏爆穆南枢的蛋。”

    “徒手?”顾浣打了个寒颤,“你就不能带双手套吗?弄得满手都是好恶心。”

    “小枢枢的蛋不恶心。”

    经年对这对主仆两人的对话有些无语,捏蛋就那么重要吗!

    “咳咳,柒爷,你的脸已经好了。”经年岔开了话题,要是不岔开,还不知道这两人就着捏蛋的话题会说多久。

    “真的?”顾柒赤脚跑到了洗手间,发现自己的脸果然恢复好了。

    不仅没有留下一点痕迹,还白嫩了许多。

    “哇,我终于可以出门了,走走走,咱们今晚就去巴黎的酒吧嗨。”

    “我的大小姐,你脸才刚好就要作妖!”

    “我这不是为了庆祝嘛。”

    黑屋里,艾玛被铁链锁着,她怕极了,怎么也想不通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求求你,凉先生,你帮我给先生求求情。”

    阿才对艾玛一早就心生厌恶,谁让艾玛当初要对经年出手。

    “上一次先生砍了你的手,没想到你还这么大胆,你活该。”

    “凉先生,我不知道会变成这样,求你了,只要你能救我,我就是你的。”

    艾玛觉得就算是先生不喜欢自己,自己配阿才他们总可以吧。

    阿才看到她都觉得恶心,怎么可能有兴趣。

    “做梦。”

    “先生会对我怎样?”艾玛提前问道,不知道穆南枢会对她做怎样的事情。

    “很快你就知道了。”

    以阿才对穆南枢的了解,如果穆南枢要杀她,只会吩咐自己,然而却是让自己带到黑屋。

    说明他是想要折磨这个女人,她的死相一定很凄惨。

    刚刚说到这里,黑屋的门打开,一道修长的人影逆光而来。

    就像是第一次艾玛看到他的那样,那人神情淡漠,步履缓慢且从容。

    不管在任何时候,他身上的气场都是疏离和冰冷。

    “先生。”阿才退到一边。

    艾玛现在还有最后一丝希望,“先生,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求你饶了我!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眼前。”

    穆南枢在她身前站定,他神情冷清的看着她。

    “离开?你不是说要永远留在这个古堡里?”

    “先生,只要你饶了我,离开留下我都听你的话。”

    “艾玛,你知道怎么才能永远的停留在一个地方吗?”穆南枢突然声音轻轻道。

    那声音虽然轻,但每个字都让人心中升起一丝未知的恐惧。

    艾玛背后已经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汗毛竖起。

    “先生,我,我不懂你的意思。”穆南枢在她耳边一字一句道:“只有死人才能永远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