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6章 嫁了个土豪-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826章 嫁了个土豪

    顾柒过敏之后就不愿意出门,除了穆南枢,她谁都不见。

    这个消息不胫而走,就出现了很多个版本。

    ea修养了几天,手虽然不能好,但也不疼了。

    她一直都不肯死心,留在蔷薇古堡,想要找机会接近穆南枢。

    ea始终觉得自己的颜值身材都不差,穆南枢不可能看不上自己。

    那一天一定是特殊情况,要不是那个该死的女人……

    一想到经年,ea觉得经年一双紫色瞳孔,说不定她也会去勾引穆南枢,自己不能让她抢了先。

    平时穆南枢一直都在国内,好不容易才飞过来,自己必须要抓住这个机会。

    当ea得到顾柒毁容的消息,她简直开心得疯了。

    就知道那个贱人没有好下场的,报应来得这么快。

    她那张花容月貌的脸毁了,看以后还拿什么去勾引穆南枢。

    ea越想越开心,觉得自己的时代已经到来。

    这次她一定要策划好,一定要爬上穆南枢的床。

    顾柒最近很闲,闲得发慌那种。

    穆南枢怕她无聊,还专门给她装了一个投影仪。

    “啊,好无聊啊好无聊!”

    穆南枢推开门进来就看到在床上滚来滚去的顾柒。

    “怎么又无聊了?”

    “小枢枢,我脸怎么还没好,好烦啊。”

    “已经在结痂了,小心一点,等痂自动脱落,不然会留疤。”

    穆南枢将她捞起来放到腿上,仔细看着她的脸。

    顾柒光是想想就觉得肯定很恶心,穆南枢面无表情,认真的给她抹药。

    “快了,就这一两天就能完全脱落,你记住不要去抠。”

    顾柒眨巴着大眼睛,“小枢枢,你不会觉得很恶心吗?看着不想吐吗?”

    穆南枢一脸淡定道:“比你恶心的东西我见得更多。”

    “坏蛋,你说我是恶心的东西,小枢枢你这样是会失去我的。”

    顾柒气鼓鼓的从他腿上滚下来,背对着他,双手环胸。

    “哼,我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一面鼓伸到了她的面前,顾柒眼睛一亮,“非洲鼓?”

    “知道你无聊,给你找个乐子。”

    “你会吗?”顾柒见过穆南枢弹琴,不知道这种鼓他会不会。

    “过来,我教你。”

    在古堡的阳台上,顾柒坐在穆南枢怀里学着打鼓。

    经年在下面的葡萄架下坐着,看了一眼阳台上交叠的人影,她觉得自己过去的偏见太深了。

    “怎么又出来了?你病才刚刚好一点。”阿才拿着一件披风披到经年的身上。

    那天之后经年大病了一场,这几天阿才都寸步不离的跟在她身边照顾她。

    经年对阿才、穆南枢有了很大的改观。

    “没关系,我在听柒爷打鼓。”

    “是不是太菜了?顾小姐什么都好,就是在打鼓方面没什么天赋。”

    穆南枢和顾柒的鼓声很容易分辨出来,一听到鼓点密集、松弛有度且连贯的就知道是穆南枢。

    要是鼓点一开始正常,后面就乱七八糟,那肯定是顾柒。

    非要形容两人,穆南枢更像是大家闺秀,文静谦和。

    你要问顾柒?嗯,她一定就是套马杆的汉子,乱七八糟、放飞自我。

    穆南枢就喜欢她这洒脱的劲,任由着她放飞自我。

    “人何必要那么完美呢,柒爷我觉得挺可爱的。”

    “能让先生上心的女人必然是可爱的,不过在我心中你才是最可爱的。”

    经年小脸一红,“你什么时候也学得这么油嘴滑舌。”

    阿才从背后抱住她,“不是油嘴滑舌,是事实。”

    在缭乱的鼓点之中响起了悠扬绵长的乐器声。

    “是埙。”经年似乎很激动的样子。

    “先生在吹,小年你喜欢吗?”

    “嗯,小时候我爸爸也喜欢。”

    “你爸爸为什么会丢下你们姐妹这么久?”这是阿才一直都很费解的,之前怕她不愉快所以他也没问过。

    “我还记得那一天,爸爸说让我们乖乖在家,他去找妈妈,很快就回来。

    我们等了很久很久,爸爸再没有回来过。”经年直到现在都能记得那天爸爸离开的背影。

    她以为那一别只是暂时分开,殊不知竟然成了永别。

    “别难过,如果你的家人还在这个世上,我会帮你找到你的家人。”

    经年点头,乖巧的将头靠在了阿才的肩膀上。

    她慢慢知道了男人宠着女人的感觉,尤其是她在生病的时候,那时候烧得连人都看不清。

    是阿才每天给她喂饭菜喂药,给她仔细的擦洗身体,陪着她,宽慰她,是不是还说一两件柒爷作妖的事情逗逗她。

    经年慢慢习惯了阿才的存在,将自己的身体交托给他,对他产生了信任。

    两人无言,听着楼上传来的埙声,就好像童话故事一般。

    远处的阿旺和顾浣坐在石阶上,阿旺宝贝似的从兜里掏出一个东西藏在手心。

    “浣儿,我有礼物要送给你。”

    “嗯?什么东西啊?”

    “你闭上眼睛我告诉你。”

    顾浣闭上眼睛,紧接着她感觉到自己的手指被阿旺抬了起来,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被套到了手指上。

    “你……这是干什么?”

    顾浣看到自己手指上套着大鸽子蛋戒指,她吃惊极了。

    “求婚啊,你喜欢不喜欢?”阿旺傻乎乎道。

    顾浣先是惊叹了一下这钻石的大小,嘴里不由得吐槽了一句。

    “求婚不都是跪下来的嘛。”

    “抱歉……第一次求婚没有经验。”阿旺单膝下跪跪在了顾浣面前。

    “我最可爱最漂亮的浣儿,你能不能嫁给我?”

    “能。”顾浣赶紧将他扶起来,虽然有些草率,不过看在阿旺的这份心思,她也觉得挺好。

    几秒钟之后她反应过来,“你不是所有卡都给我了,你哪里的钱买这个大钻戒?你是不是藏私房钱了?”

    “我没有,浣儿,是我找阿才借的,阿才听说我要给你买钻戒,就很开心赞助给我了。

    不仅不让我还,还嘱咐我给你买颗大的。”阿旺诚实的回答。

    顾浣看着自己手上这颗大钻戒,价值可是不菲啊!没有几百万是买不到的。

    几百万阿才都不让阿旺还,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那个……你们很有钱吗?”

    在外人看来两人就像是穆南枢身边的侍卫一样,除了保护主人,一个月能有多少钱?

    阿才和阿旺两人本来就很朴素,也没见两人穿过多大牌的衣服,戴过多贵的表。

    别说他们了,穆南枢永远都是长袍加身,当然穆南枢所有衣服其实都是高定,著名大师每年只单独给他一个人做。

    他的衣服上没有任何logo,阿才和阿旺自然也是。

    他们这样的人就很像是平时看着挺简单的,谁知道顾柒找穆南枢要钱,还没说完就给了她几十个亿。

    顾浣现在就能理解顾柒的心情了,这几百万的钻戒说送就送。

    “我卡和密码都给你了,你没去看看?”

    “没呢。”顾浣觉得始终都是他的钱,自己哪好意思。

    “其实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我和阿才每年的底薪是两百万,至于奖金全凭先生高兴。

    我和阿才也不太喜欢花钱,钱都没怎么动,顺便就拿去投资,应该早就翻了几十倍或者一百倍吧。”

    阿旺轻描淡写的口气,顾浣心里只有一个感觉。

    土豪!真正的土豪!

    别说是投资的钱,光是底薪这么多年都有不少了。

    “明天你还是把钱转给阿才哥哥。”

    “好,我都听你的。”

    顾浣突然觉得自己那几张卡有些重,里面的钱财怕是比自己想得还要多。

    “浣儿,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等咱们回美国就去办理结婚证。”

    想着顾柒还没有成功,“你别在小姐面前提,不然你会被她打死的。”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