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5章 我会对你好-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825章 我会对你好

    晨曦,万丈暖阳光芒透过蔷薇花枝洒落下来,在地上投下许多斑驳的影子。

    顾柒神清气爽的起床,穆南枢已经不在身边了。

    “哼,真是一个无情的男人。”顾柒揉了揉眼睛。

    今天天气很好,她心情更好,蹦蹦跶跶推开门出去招摇撞骗了。

    “小浣熊,早上好啊。”顾柒欢快的打了个招呼。

    “哇呀,鬼啊!”

    顾浣被顾柒给吓了一跳,顾柒被她的大嗓门吓了一跳。

    阿旺听到自家小女人的尖叫声,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

    “浣儿怎么了?我来保护你!”

    一看到顾柒的脸,第一反应也叫了一声,“这什么玩意儿?”

    “你说我是什么玩意儿!”顾柒怒了,她就打了个招呼而已。

    “小姐,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变成哪样了?”顾柒一脸懵。

    “你出门都没照镜子吗?”顾浣伸手摸了一个小镜子出来,“你看看。”

    顾柒一看,镜中的自己满脸都是小红点。

    才看了一眼她密集恐惧症都犯了,飞快将镜子给甩开。

    “这什么鬼东西。”

    “小姐,你昨晚不是和穆先生……怎,怎么会过敏的?”

    顾浣像是想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一样,之前她看过一个奇葩的报道。

    有些体质特别的女人会对男人的精液过敏,难道顾柒也是那样的体质!!!

    “小姐,难道你对穆先生那个过敏,天啊,那你以后怎么办。”

    顾柒弹了她脑门一下,“跟了阿旺怎么你也变得猥琐了,我是用天竺葵精油过敏!”

    顾浣脸一红,她都胡思乱想了些什么东西。

    “咳咳,小姐不好意思。”

    “顾小姐,你脸怎么了?”阿才路过也看到她的脸。

    顾柒拍了拍他的肩膀,“还是阿才最稳重,我过敏了,你家先生呢?”

    “先生一大早就去了药房,估计是给顾小姐你配药吧。”

    顾柒捂着脸,“呜呜,我脸没好之前我不要出门了,对了怎么没看到经年?”

    阿才脸上闪过一抹异样,“她身体不舒服,还在休息。”

    顾柒也没有多想什么,急急忙忙就回了房,她不要见人了。

    过不一会儿穆南枢端着药进来,推开门就看到在床上滚来滚去的女人,还用被子蒙着头。

    “起来喝药了。”

    “你放那,我一会儿自己喝。”

    穆南枢不知道她又作什么妖,“快起来,喝完药就吃早餐,我特地请了有名的中厨,做了你喜欢吃的早餐。”

    顾柒的声音闷闷从被子里传出来,“你放着,我自己起来吃。”

    “好。”

    她听到开门声,屋子一片静悄悄,顾柒这才鬼鬼祟祟探出了一个小脑袋。

    探出来一看发现穆南枢就站在床边盯着她,“哇呀。”

    和穆南枢玩心计,你只有被玩死的份。

    穆南枢被她的模样逗笑,坐到床边想要拉开被子。

    “你是小乌龟吗?头一伸一缩的。”

    “小枢枢,你出去,我脸上全是红色小点,我,我不要你看。”

    “笨蛋,你睡着我就早看光了,特地给你熬了药,起来喝。”

    顾柒在被子里捣鼓了一会儿,等她再出来,脸被纱巾包裹严实。

    这造型让穆南枢忍俊不禁,“进城卖鸡蛋的大婶?”

    “药给我。”

    她就只露出两只眼睛和嘴,咕嘟咕嘟一口气将药喝完。

    “好苦。”

    穆南枢一把扯下她脸上的纱巾,顾柒连忙用手遮住。

    “别看我,我现在很丑!”

    “小妖精,你觉得我是喜欢你这张脸?蒙着这个难看。”

    顾柒忍不住问道:“那我要是一辈子都这样呢?”

    “那我就看你一辈子。”穆南枢顺手给她丢了一颗糖,就知道她怕苦。

    顾柒瞬间心花怒放,“真甜。”

    她惬意的眯着眼睛,突然又想到一件事,她的脸色蓦然变得严肃。

    “小枢枢,我要问你一个问题!”

    见她这么严肃的小模样,穆南枢也收起了笑意,恢复平时的淡定。

    “你问。”

    “看着我现在这个样子你还能硬得起来吗?”

    穆南枢:“……”

    就知道这混蛋玩意儿嘴里没什么好话,穆南枢抓起一个绿豆糕塞到顾柒嘴里。

    “吃饭。”

    顾柒胡乱嚼着绿豆糕往里咽,“水,水。”

    穆南枢一边给她喂着水,一边无奈道:“我又不和你抢,你这么着急做什么。”

    看到他眉眼之间的宠溺,顾柒这才相信了穆南枢是真的对她好,和长相无关。

    在穆南枢唇上亲了一口,没看到他的嫌弃之色。

    顾柒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半夜你看到我会不会吓死?”

    “会,所以你要少作点妖。”

    “我们一起吃。”

    虽然昨晚没有吃掉穆南枢,但顾柒仍旧心情十分愉悦。

    “小枢枢,为什么我脸比身体都要厉害。”

    “昨晚只给你抹了身体,你的脸是最后才有过敏迹象的。”

    “那什么时候才会好啊,太影响心情了。”

    “你乖一点,这几天不要乱吃东西,很快就会好。”

    “好吧。”顾柒叹了口气。

    ······

    阿才回到经年的房间,为防止顾柒又不敲门进来,他特地进来的时候反锁上门。

    经年还没有醒来,昨晚折腾得够呛。

    先生可真是够狠的,不知道加大了多少药效。

    看着床上那虚弱的女人,手臂和腿不知觉露了出来。

    分明没有刻意撩人,但不经意露出身上留下痕迹更是让男人想要蹂躏她的心。

    他已经刻意温柔了,没想到经年的皮肤太过娇嫩,稍微用力就会留下痕迹。

    怪不得那些男人都想动经年,经年对她自己的脸那么有自信。

    这具身体,只要是尝过滋味的人估计就是中了毒。

    阿才身体又有了感觉,赶紧拉过被子将她肌肤遮住。

    这么小的一个动作惊醒了经年,嘶哑的嗓音道:“棱。”

    “嗯,我在。”

    她不知道这样的她,不过一个字就能让阿才为她上刀山下火海。

    “几点了?”

    “还早,我给你拿了早餐过来,你吃了再睡一会儿,我给她们说你身体不舒服在休息。”

    “谢谢,柒爷她……”

    想到昨晚自己的举动,经年有些矛盾,不知道该怎么说。

    阿才在她身边坐下,将她的乱发往旁边拨了拨。

    “顾小姐又作妖了,不知道怎么搞的把自己弄过敏,现在满脸的小红点,很吓人。”

    “她没事吧?”

    “别紧张,先生天不亮就去给她熬药了,这个顾小姐真是够折腾人的。

    之前腿骨裂,每天把先生当成奴隶一样驱使,也就先生脾气好,任由她折腾。”

    “他……真的很疼柒爷?”想到昨晚那个差点弄死自己的男人,经年完全无法想象穆南枢疼爱顾柒的画面。

    “比你想象中还要在意顾小姐,你之前说他是看中顾小姐的颜值,现在她都毁容了,先生还是不离不弃。”

    “对不起,我错了。”

    “我能理解,我扶你起来先吃点东西。”

    阿才将她扶起来,一点一点给她喂着东西。

    “慢慢吃,别烫着了。”

    他会体贴到吹冷了再给她。

    “嗯,谢谢。”

    “你我之间不必言谢。”

    看到经年又挂着眼泪,她以前有这么爱哭吗?

    “怎么了?是不是不好吃?”

    “没,很好吃,我只是……很感动。”

    经年咬着唇,“以前我病了,没钱治病,我也不敢告诉悠悠怕她为我担心。

    我只能一个人躺在床上,身体会发冷也会发热。

    那时候我很想喝一碗粥,但没有人给我喂,我只能一个人熬过来。”

    阿才给她擦拭干净嘴,又给她盖好被子。

    “小傻瓜,我说过,以后我会对你好,只对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