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2章 求你-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822章 求你

    经年显然是吓坏了,在阿才的怀中瑟瑟发抖,直到阿才将她抱回房间。

    用被子裹住经年,安抚着她的情绪,“小年,好点了吗?”

    其实他担心的是穆南枢给经年的药究竟是什么药,他本来是想叫医生。

    可穆南枢既然在让她吃药,便不会让自己救经年,否则自己就是违抗他的命令。

    跟了穆南枢这么多年,阿才还是明白他的性格。

    违抗穆南枢的命令,经年可能真的就是要死了。

    “冷……”经年从未体验过这样的感觉。

    以前顶多是男人接近她让她不悦,可从来没有人想要将她置于死地。

    被穆南枢收紧了手,那一刻她呼吸困难,感觉到空气越来越稀薄。

    如果不是阿才来得及时,恐怕她已经死在了穆南枢手里。

    生平第一次她离死亡那么近,直到现在死亡的阴影还笼罩着她无法散去。

    阿才又将被子裹得严实了一点,看到经年那忍不住颤抖的睫毛,阿才很心疼。

    “我说了先生不是寻常人,你今晚犯了他两个大忌,以后你还是和顾小姐保持距离。”

    经年想到他说的那句话,“他真的会挖了我的眼睛吗?”

    “如果我没来,他一定会,先生言出必行,除了顾小姐他会网开一面,至于别人……”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来,相信经年已经能够感觉到了来自穆南枢的残忍。

    “今天谢谢你。”经年也并非不识好歹的人,之前她并不是恨阿才,只是最讨厌男人罢了。

    那时候阿才冒着穆南枢的火气上来跪着给她求情,经年是有些感动的。

    “你只要不接近顾小姐和先生就好,有我在,先生不会伤害你。”

    阿才柔声道:“其实先生并不是那么无情的人,他很护短的。

    如果你今天不是做了这样的蠢事,先生会看在你是顾小姐的人,自然不会亏待了你。

    要怪就怪你不听我的话,非要一意孤行,以后学乖点,先生不会动你了。”

    “他给我吃的是什么?”

    “这个我也不知道,总之不会要你性命,应该是让你长点教训的东西。

    你放心,今晚我会陪着你,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在你身边。”

    “谢谢。”经年是发自肺腑。

    她对阿才也有了改观,“阿才,你说这世上的男人真的有不在乎美色的?

    我以前接触的男人,他们接近我和悠悠都是不怀好意。

    阿才你知道吗?其实我以前也曾经和悠悠一样,单纯善良,相信每一个人。

    很多年前,我们相信的一个叔叔,他一直对我和悠悠很好。

    那一天我回家,却是看到他和其他人准备对悠悠不轨。

    悠悠是我的妹妹,是我相依为命的血脉,我没有办法,根本就打不过他们。

    最后我跪地请求,我主动服侍他们,让他们放过悠悠。”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的声音哽咽,阿才紧紧抱着她,“小年,别说了,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他们为了让我主动,答应了我的请求,那一年我那么小。

    我让悠悠闭着眼睛不要看,我是姐姐,我应该保护她的。

    第一个要我身子的男人就是那个叔叔,在爸爸离开我们以后,我把他当成爸爸一样的人。

    那件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即便是过了这么多年,我还清楚的记得他们每一个人的样子。

    我知道他们尝了一次就会上瘾,当天晚上我就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带着悠悠离开。

    爸爸一去不归,我们想找到爸爸,我们小时候没去过学校。

    都是爸爸教我们识字算书,我家有很多书,哪怕我们看了很多书本,却依然看不懂人心。

    我和妹妹漂泊在外面,也被人骗了很多次,一直到最后一次被卖上黑船被柒爷所救。

    这些年来所有男人接近我们都是贪恋我们的容貌,想要占有我们。

    我对男人早就失去了信心,就算是你,我也觉得你是虚情假意。”

    听到她主动说起自己的过往,阿才心里很难受,就像是有人拿刀在剜他的心一样。

    他根本就不敢去想象那么笑傲的经年究竟是怎么熬过来的。

    “那些畜生!他们还活着吗?”阿才怒气冲天。

    如果不是他们,经年和悠悠也不会到处漂泊,一直到现在。

    怪不得她那么依赖顾柒,正是因为她对男人失望透顶。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阿才觉得自己未必有她那样的勇气活下来。

    “应该还活着吧,那时候他们也不过三四十岁,现在也顶多四五十而已。

    不过那又怎么样呢?那是我噩梦的开始,我这辈子都不敢再回去。

    女人就算生了再漂亮的容貌,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给男人泄欲的。”

    “胡说,谁说女人是拿来泄欲,女人天生就应该是被男人好好疼惜的才是。

    小年,对不起,我现在才遇上你,我知道你反感男人,以后我就像是哥哥一样对你。

    你不用有什么心理压力,反正我也只有阿旺和先生两个亲人,让我照顾你好吗?”

    说不感动是假的,经年那颗冷寂许久的心在此刻被他的炭火慢慢烤热。

    “真的?”她试探性的问道。

    阿才将手伸到了她的面前,“嗯,从今往后,先生在我心里是第一,你就是第二,我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害你。

    至于从前那些害过你的人,我会给你讨回公道。”

    经年颤颤巍巍将手放到他的掌心,“我真的可以相信你吗?”

    “可以!”阿才语气坚定道。

    经年突然想到了什么,她有些不好意思道:“那个……你是不是觉得我今晚特别不要脸。

    其实我并不是喜欢穆先生,我,我只是觉得天下的男人都是渣男。

    不想柒爷被骗,所以才想要揭开他的真面目,可我没想到,他竟然那么冷漠。”

    “我知道,我都知道,傻瓜,我早就给你说过先生不是看人皮囊那么肤浅的男人。

    他喜欢顾小姐是因为有趣的灵魂,并不是顾小姐的脸,你要是早信了我该多好。”

    “对不起……”

    阿才抚着她的泪水,今天晚上他算是更近一步了解了经年。

    她比自己想象中还让人心疼,从今往后他一定不能再让人伤害她。

    “阿才哥哥……”

    “乖,我守着你,你睡吧。”

    在他的怀里经年像是小时候回到爸爸的怀抱,那么温暖那么安全。

    她闭上眼睛想要好好睡一觉,身体却突然变得燥热起来。

    “怎么了小年?”

    “热,我好热。”

    “对不起,是我捂得太紧了一点。”阿才将她松开了些。

    经年身体的燥热越来越明显,视线也发生了变化。

    “阿才哥哥,我知道我喝的什么药了。”

    不用她说,阿才也知道。

    “对不起经年,我不能给你是用镇定剂。”

    要是用了,先生的惩罚岂不是就不算了?阿才不能违背他的命令。

    他飞快朝着浴室跑去,放了一浴池的冷水。

    “小年,委屈你了。”

    他将经年丢到水里,让冷水缓解她身上的燥热。

    一波过去之后还有一波,经年主动朝着他攀附过来。

    “阿才哥哥,我……好难受。”

    “我知道,我都知道,你再忍忍。”

    “我忍不住了,全身都有小虫子在爬,你要了我吧。”她抱着他的脖子哀求道。

    “小年对不起,我说了我只当你的哥哥,我不能趁人之危,你再坚持一会儿就好了。”

    “我难受,好难受,阿才哥哥,求你,你要了我。我现在是有理智的,这一次我是自愿,真的,求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