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0章 她一定会死-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820章 她一定会死

    阿旺郁闷死了,之前顾柒说他是个变态也就算了,怎么现在穆南枢都这样说他。

    这个锅他不背!

    “先生,我哪里变态了?难道你第一次杀人不会害怕吗?”

    穆南枢:“……”

    看到穆南枢的表情,阿旺更是愤愤不平。

    “先生,你倒是说啊,我变态在哪里了?”

    穆南枢无奈道:“你不是变态,是傻。”

    两人鸡同鸭讲了半天,阿旺似乎还没有发现问题所在。

    “先生,我知道我不如阿才聪明,可先生的心思哪里是我能琢磨透的。”

    “我问的是你和顾浣第一次。”

    阿旺刚刚愤慨不已,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在先生的心里就是变态的印象。

    脸都气红了,准备好好和穆南枢解释解释,自己才不是变态呢。

    谁知道听穆南枢这么一说,他愣在了当场,那个……是他误会了。

    “咳咳,先生,抱,抱歉。”阿旺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他果然够蠢的。

    不过以前穆南枢清心寡欲惯了,谁会想到他说的第一次竟然是指这个。

    “那个……那一晚我喝醉了,就是身体的本能。”

    “本能?女人第一次应该会很痛。”穆南枢可不想自己的心上人也稀里糊涂没有了第一次。

    “这个好办,先生,我去给你找点东西,到时候你记得用一下。”

    看阿旺这二百五的样子,穆南枢也没打算从他能教自己有用的东西。

    “去吧。”

    果然还是只有靠自己。

    穆南枢打开了电脑,他连各国官网都能随便侵入,更不要说看点小电影了。

    这是他第一次进入这种网站,满屏都是不雅。

    随便点了几步,穆南枢很认真的学习。

    天黑,管家邀请几人过去用晚餐。

    穆南枢和顾柒坐在桌边,阿才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直心不在焉。

    至于阿旺则是在憧憬和期待着什么,他家先生终于开窍了!

    顾浣则是默默在心里祈祷,晚上小姐一定要顺顺利利,千万不要出什么幺蛾子。

    她的想法是美好的,但事实往往不如人意,尤其是顾浣,压根就没有一个稳定的性子。

    席间一片安静,安静得让人觉得气氛十分尴尬。

    顾柒为了活跃气氛,给穆南枢夹了一些韭菜,“小枢枢,你多吃点,吃饱了晚上才有力气。”

    顾浣:“……”

    我的小姐,这还没到晚上,我怎么就那么紧张呢。

    总觉得顾柒有时候说话脑子像是缺根弦似的,让人很无语。

    穆南枢看着她夹给自己的韭菜,看来小丫头真的很害怕自己没经验了。

    阿旺憋着笑,忍不住开口:“顾小姐,咱们先生的身体很好,你不用担心。”

    顾柒本来只想活跃气氛,这话一说出来就像是变了个意思。

    韭菜本就是之物,这个节骨眼上她还给他夹韭菜。

    “好就好,我就是怕他晚上太累没体力,多吃点。”顾柒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她好像越解释越离谱,两人晚上要洞房花烛的事情恨不得天下人皆知。

    顾浣捂住脸,我的小姐,你这一说所有人都在猜想你们今晚的事情了!

    场中只有穆南枢神情依然淡漠,顾浣小心翼翼看了他一眼,真不愧是穆先生,这种话题也能云淡风轻。

    一顿饭在十分诡异中吃完,穆南枢说要出门散步,顾柒也要去好好准备。

    晚上的蔷薇古堡显得十分漂亮,顾浣挽着顾柒手漫步在里面。

    “小姐,你真的准备好了?你和穆先生还没有婚约呢。”

    顾浣始终觉得这样有些不太妥当,毕竟顾柒身份尊贵,她的伴侣选择至关重要。

    “放心吧,等这边忙完了我就带小枢枢回顾家,像是小枢枢这么聪明的女婿,我爸和爷爷都会喜欢的。”

    见她这么开心的样子顾浣也不再说什么,只要顾柒和穆南枢感情稳定,那也没关系。

    另外一边,阿才有些郁郁寡欢的到了经年的房间。

    房间中空无一人,并没有经年的行踪。

    想着之前经年主动将他拉下来亲吻,阿才当即就失去了一切思考能力。

    经年在干什么?为什么会这么做?

    他可不认为自己就给她喂了点水经年就要以身相许,他并不是一个喜欢占人便宜的人。

    哪怕他喜欢她,如果经年自己不愿意,他也不会逼迫她。

    “经年,你……”

    话还没有说完,经年再次覆上他的唇,让他彻底失去了意识。

    两句身体在床上翻滚,阿才也是男人,在女人的主动下他缴械投降。

    以被动化为主动,他翻身将她身下,吻着她的脖子。

    经年的身上有种淡淡的薰衣草花香,让人闻着很舒服。

    “小年……”他完全是本能想要占有她。

    这样艳丽姿容的女人,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抵御。

    手指试探性的探入她的肌肤,经年并没有拒绝。

    阿才以为她是默认,这才慢慢试探着触碰。

    手中的触感软滑细腻,才只碰触了一下,他内心中那股最原始的激动便已经起来。

    有着最后一点自制力,阿才朝着经年的脸看去。

    “小年,我可以吗……”

    然而他看到的不是浓浓情意,而是厌恶和轻蔑。

    那种眼神好像是在看某种嫌弃的生物,犹如一盆冷水直接泼下来。

    阿才本以为她主动吻自己,就算不爱自己,起码是一点好感的。

    此刻她的眼神深深伤害了阿才,他停下了动作。

    “我又没叫停,怎么不继续了?”

    他替她将衣服拉好,“我没有强迫别人的习惯,你并非真心,我不会碰你。”

    经年一把将他拽回来,柔软的身体主动覆上,犹如水蛇一般缠住了他。

    “经年,我不知道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试探我有什么意思。

    我说过,我是喜欢你,但我想要的是你的心。”

    “到了现在还想要装,我昏迷的时候你不也和其他男人一样对我动手动脚。

    怎么现在我醒了还要装成道貌岸然的模样?装给谁看?”

    “小年,你对男人的成见太深,将来还很长,我会一点点让你知道其实这个世界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坏。

    我会珍惜你,不会再让人伤害你。”

    经年冷笑一声:“说完了?说完了就滚。”

    “我提醒你收好自己的心思,先生来了,要是让他看出你对小姐的心思,他不会饶你。”

    “滚!”

    两人不欢而散,阿才最担心的就是经年控制不住对顾柒的感情。

    穆南枢可是一个聪明绝顶的人,和阿旺那种蠢货不一样。

    很多事情只需要一眼他就可以看明白。

    惹了他,经年只有死路一条。

    此刻看到房间中没有经年的身影,阿才有些担心,这人跑哪去了?

    穆南枢泡在浴缸里,拿出手机很认真的看着信息。

    他花了几个小时,终于明白了男女那点事。

    起身披上浴袍,现在只要等小东西送上门来就可以。

    他推开浴室的门,入眼看到的并不是顾柒,而是身着性感套装的经年。

    她姿态妖娆的躺在床上,声音娇柔道:“穆先生……”

    那个男人披散着长发从浴室走出,这是她第二次见到穆南枢。

    分明是一个看似很平静的男人,偏偏就有一种无形的气场压迫着她,让她喘不过气来。

    她脸上的平静不过是假装罢了。

    穆南枢神情冷漠,好心情一闪而逝。

    经年对自己的容貌和身材有着绝对的自信,她不相信天下间没有不偷腥的猫。

    就算是穆南枢也是一样!等她试探出他的本性,柒爷就能真正看清楚他这个人。

    然而经年不知道等待她的会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