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6章 剁手-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816章 剁手

    顾浣是最先跑过去的,“小姐,你没事吧?你总算回来了!”

    “乖啦小浣熊,你看我活蹦乱跳的像是有事的样子吗?抓我的也不是别人。

    迈克你见过的吧,我们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他也不会对我怎么样。”

    “迈克?他真的没死吗?”

    “没死没死,活得好着呢,人家现在还抱上了一条特别粗的大腿,对了,经年这是……”

    顾柒这才注意到经年和ea的造型,阿才一眼就注意到了,只是碍于穆南枢在场,他不能太过担心经年的样子。

    经年白净的小脸上还有些血色,手中握着一把刀,这是怎么弄的?

    穆南枢就不同了,他的眼里除了顾柒再也看不到旁人。

    见顾浣在她怀中停留的时间过长,已经超过了十秒,他不耐的将顾柒拽了回来。

    顾浣见到穆南枢,那种压迫感又传来,她只好退了一步。

    便在这时,ea终于见到了心心念念的穆南枢。

    穆南枢就是她的生命源泉,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量,她一把推开了经年爬了起来。

    自信自己美貌的ea,第一时间冲到了穆南枢身边,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先生,这个贱女人竟然敢伤我的手,我的手这么宝贵,以后怎么给你酿酒啊!”

    阿才眉头微皱,经年的性格他还是有所了解,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伤人。

    “先生。”他刚想要开口给经年辩解,穆南枢已经开口。

    “刀。”

    穆南枢的话就是命令,哪怕只有一句,他一旦开口,那就代表着有人要完了。

    ea得意洋洋道:“先生,我记得当年你亲口说过我的手很漂亮,这个女人竟然要伤我的手,你可要将她手剁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ea还朝着顾柒看了一眼,脸上很是得意。

    顾柒根本就不是那种因为她一句话就生气的人,她比任何人都了解穆南枢是个怎样的人,她又怎么会因为ea几句挑拨的话语生气。

    阿旺将刀递过来,阿才心中很是紧张,“先生,经年她……”

    “先生,凉棱被那贱女人所迷惑,你可不要听他的,砍了……啊!!!”

    顾浣已经吓呆了,只见穆南枢一刀砍断了ea的手,连骨连皮,干净利落的一刀。

    血喷洒出来,溅在了穆南枢的袍子上,他眉头微皱。

    “容我去换身衣服。”

    “我陪你。”顾柒就知道会是这样,之前阿才就说过穆南枢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触碰他。

    当初自己落到他的怀中没被他弄死,自己真的是命大。

    ea显然并不了解穆南枢的性格,当她用手抓住穆南枢手腕的那一瞬间,顾柒就知道她是这个下场。

    所以她任由着ea抓着他的手,反正和她又没什么关系。

    经年都会拔刀伤人,可见这个ea一定做了让人很厌恶的事情。

    既然如此,她又何必当什么圣母,旁观这一切就够了。

    顾柒挽着穆南枢离开,经年静默的站在那里,这是她第一次看到穆南枢。

    上一秒还觉得犹如仙人一样的男人,此刻她只觉得这人就是个恶魔。

    很可怕的那种恶魔,他斩断ea手的时候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

    和顾柒目不斜视从她面前经过,从头到尾穆南枢也就只说了几个字。

    但他身上所展现的气场却是让生人勿进,颤栗从脚蔓延到头发。

    这个男人很可怕,地上的ea苦苦哀嚎着,血流了一地。

    “手,我的手……”她一直重复着这句话,穆南枢没有回头,连脚步都没有慢一点。

    那缓慢从容的步子,却深深的刻在了经年的心上。

    阿才迎了上来,“你没事吧,你的脸?”

    他伸手抚着她的脸颊,还好,不是她的血。

    “我没事。”经年不耐的将阿才的手给拿开。

    阿旺眼里心里只有顾浣,“怎么眼睛这么红,又哭过了?”

    “我担心小姐。”

    “不是说了有我们,担心什么?我陪你回房好好休息一下。”

    “嗯。”顾浣刚刚被穆南枢的举动给吓坏了,有阿旺陪着心情缓和了许多。

    倒是经年一副冷傲冰冷的样子,她走到ea面前。

    “这就是你应得的下场。”

    ea痛苦的看着她,朝着她吐了一口唾沫,“臭婊子!”

    阿才一脚朝着她的嘴踩去,他终于知道经年会什么会动刀,这个女人的嘴比厕所还要臭。

    经年看着她受到了教训,顾柒也顺利回来,身体一放松,她头一歪,身体倒了下去。

    “经年。”阿才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了她。

    顾柒消失的一天一夜,她不眠不休不吃不喝,一直站着,心里还有很大的压力。

    此刻一放松戒备,身体陷入了休克状态。

    ea一个人留在地上哭叫着,甄管家朝着她走来,脸上也是一片无奈。

    “我早就劝过你,收敛一点,你要是听我的话,也不至于沦落到这个地步。”

    ea眼中流着泪水,“是我的错,我忘记了先生的脾气,他明明不喜欢别人碰他的。”

    “你也知道他说的是别人,那位顾小姐可是碰了他没事,死心吧ea。”

    “不,我不会死心,永远都不会死心。”

    “哎……我先送你去治伤。”甄管家无奈的摇头。

    顾柒挽着穆南枢的胳膊,“小枢枢,你刚刚好帅,出手也太果断了。”

    穆南枢看着身边这个女人还眉飞色舞的小模样,“你不害怕?”

    别的女人见到这样的场面都会吓得花容失色,失声尖叫吧。

    顾柒偏偏就是一个例外,不仅没有叫,而且还这么开心。

    “有什么好害怕的,和明显她欺负了小经年,她就是活该。”

    她自信洒脱的眉眼落在穆南枢眼中,穆南枢心中一片温柔。

    他的女人就该这样,不惧血色,哪怕刀锋嗜血,她依然能站在自己身边,没有觉得自己是怪物。

    顾柒不知道穆南枢在想些什么,一脸好奇道。

    “对了小枢枢,你不喜欢别人碰你,我第一次就落到你怀里,你怎么没弄死我?”

    “你跑得快。”

    穆南枢才不会说他当时脑子死机了,毕竟在顾柒之前还从来没有女人这么大胆。

    不,当时她还是男装的模样,说要和自己搞基。

    不仅说出这样惊世骇俗的话,甚至还亲了自己一下。

    那时候他一向聪明的大脑就像是遇到了一种从来没有见过的病毒,当场死机。

    等他重新启动完毕,那小东西已经逃之夭夭。

    顾柒嘿嘿一笑,“毕竟我从小就爬树爬惯了,如果那时候我没逃,你也会砍我手脚吗?”

    “不会。”穆南枢肯定的回答。

    “为什么?”

    “你和别人不同。”

    别人哪怕是触碰他的衣角他都会心生厌恶,顾柒落到他怀里的那一瞬间并没有。

    顾柒在他唇上亲了一下,“小嘴真甜,会说话你就多说一点。”

    推开门,顾柒往床上一躺,“终于回来了,小枢枢,你快帮我将手铐解开,怪不方便的。”

    “等我沐浴完。”身上溅了血,他觉得好难受。

    “我要看你洗。”

    不死心的小坏猫,直到这个时候还在想些坏主意。

    “好。”这一次穆南枢回答得很干脆。

    顾柒心里甜滋滋的,是不是自己失踪这一次让小枢枢开窍了?

    这是好事,想到一会儿就可以吃到穆南枢,顾柒低着头捂着嘴,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穆南枢垂头看了一眼顾柒,她那犹如小老鼠偷到粮食的开心猥琐小模样。

    他忍不住在心里想到,真是个傻孩子。十分钟之后,浴室传来顾柒惊天动地的吼声:“穆南枢,你大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