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4章 卑微的爱-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804章 卑微的爱

    经年和悠悠准备了一大桌子的饭菜,面对经年和悠悠这两个美女,南宫离看都没有看一眼。

    经年和悠悠两人虽然长相相似,性格却是天壤之别,就有些像是春花秋月,各有千秋。

    要是别的男人看见两人定然眼睛都看直了,而南宫离将两人当成了隐形人。

    经年一直在暗中打量着南宫离,从两人的婚配考虑,南宫离真的是一个好男人。

    要是她们家境和南宫家般配,经年一定愿意将悠悠嫁给他。

    从小到大两人的长相引来了无数的风波,悠悠是她拼死保护下来的。

    她也希望自己妹妹能得到幸福,千不该万不该,她喜欢上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人。

    经年在心中叹了口气,明知道这种情况自己应该将悠悠强行带走。

    长痛不如短痛,趁着悠悠还没有陷入太深,早点让悠悠离开南宫离才是最好的选择。

    可她又经不住悠悠的乞求,她们姐妹到底是相似的。

    一样的宿命,一样爱上了不该爱的人,一样为了爱人而委曲求全。

    她连自己的心都管不住,又怎么能管悠悠呢?

    “少爷,小姐吃饭了。”悠悠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女仆。

    顾柒一把将她拉到身边坐下,“别忙了,你坐着。”

    “经年,你也坐。”顾柒倒真不把自己当外人。

    悠悠看向南宫离,“少爷……”

    “都坐吧。”

    他特地拿出了自己珍藏许久的好酒,只因为他知道顾柒喜欢喝酒。

    顾柒摇晃着杯中的红酒,“南宫哥哥,这些天多谢你对悠悠的照顾。”

    悠悠听到这话心中一紧,她知道顾柒是好心,她却舍不得离开南宫离。

    “之前是我手头比较紧,才让你暂时照顾一下悠悠。

    现在我手头宽裕了,那一亿我连本带利给你,就当是利息和你对悠悠照顾的费用。”

    悠悠没有出声,她看向南宫离,因为她想要知道对于南宫离来说她悠悠是什么位置。

    就算没有男女之情,他会不会有一点不舍呢?

    南宫离淡定道:“钱就不用了,本来也没多少,以后你好好照顾她便是。”

    他竟是没有一丝犹豫,悠悠的心在滴血。

    经年在此刻开口:“既然如此,悠悠……”

    现在南宫离已经表达清楚他的意愿,但凡他有一点不舍,自己也没有意见。

    可人家摆明了对自己的妹妹没有兴趣,又何必再留下呢?

    “顾小姐,姐姐,我想留下来。”

    南宫离的视线朝着她看来,顾柒也有些惊讶,“你不和我们走?”

    “谢谢小姐好意,我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少爷在教我英语还有其它东西,我想要跟着少爷继续学。”

    顾柒本来想说自己也可以找人教她,但她这样的人精,脑子一转就明白了。

    之前在黑船让她跟着南宫离的时候她就没有一点点不满,自己暴打南宫离她还出来解释。

    很显然她对南宫离是有好感的,说不定这些时间好感化成喜欢,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悠悠漂亮又单纯,和南宫离不是很相配嘛。

    眨眼间的功夫顾柒就已经看明白了悠悠的心思,在她看来这是一桩好姻缘。

    “既然悠悠你不愿意我也不强求,一会儿我把电话号码留给你,要是你哪天想离开了,随时都可以来找我们。”

    “谢谢小姐。”

    这样好的顾柒,悠悠根本就讨厌不起来,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南宫离会那么喜欢她。

    悠悠不敢看南宫离的眼色,她怕南宫离觉得她是厚脸皮。

    就算是厚脸皮,她也要留下来。

    顾柒发现了她紧张,立马打圆场,“哇,小悠悠的手艺真好,南宫哥哥你太有福气了,天天都可以吃到这么好吃的菜。”

    她这句话是想要给悠悠解围,没想到南宫离却是回答了一句:“以后你可以天天过来吃,我没意见。”

    吓得顾柒差点没被呛死,南宫离将水递给她,“好吃还有很多,我不和你抢。”

    显然南宫离对她也没有死心,一顿饭在她的尬聊之中吃完。

    饭后,顾柒觉得自己再呆在这就太影响南宫离和悠悠的感情了。

    顾柒看得很清楚,南宫离喜欢的是她,悠悠喜欢南宫离。

    南宫离对自己越好,悠悠就越伤心。

    南宫离将她送到门口,“以后想吃随时过来。”

    “好啦,那我走了。”

    “柒柒。”

    “嗯?”顾柒回头。

    “你生日快到了吧。”南宫离提出这句话。

    之前她在顾老爷子面前的说辞就是两人订婚的消息在她生日宴上宣布。

    南宫离没打算放弃,顾家和南宫家也不会。

    顾柒娇笑道:“谢谢南宫哥哥提醒,拜拜,小悠悠再见。”

    “顾小姐慢走。”

    顾柒和经年离开,上车后经年对她说了一句话:“柒爷,谢谢成全。”

    哪怕她提前没有对顾柒摊牌,顾柒也凭借自己聪明的大脑猜到了。

    “我能成全什么,这得看她的造化,如果南宫哥哥能收了悠悠,这也是一件好事。”

    “希望如此。”

    经年是不报任何希望的,她们的出身……

    好在她千辛万苦保护下来的妹妹是干净的,也只在南宫离那里被破了身体。

    南宫离要是能对她负责,自己也就没有遗憾了。

    看着窗外的落叶,她的思绪飘向多年前。

    “你们这些畜生要对我妹妹做什么?”

    “又来了一个小美女。”

    “我求你们,要碰就碰我,不要碰我妹妹。”

    “姐姐,不要!!”

    “怎么了经年?”顾柒一转头,看到经年的脸颊赫然有两行泪痕。

    经年双手抱着自己的身体,很没有安全感的样子。

    顾柒一把抱住她,“怎么哭了?”

    “柒爷。”经年擦着眼泪,“你看我这是伤春悲秋,怎么哭了我自己也没感觉。”

    她若无其事擦着泪水,越是这样越让人觉得心疼。

    邬湄说过,经年很没有安全感,也很反感男人的触碰,但她很会利用自己的美貌。

    有男人的局都是她上的,她会给男人一点甜头,但不会真的让男人碰她。

    邬湄是见过的,她之前被人碰了一下手,表面上笑意盈盈,回去就疯狂用洗手液消。

    那疯狂得快要将手上的皮都搓掉,从那以后邬湄就不太敢让她去了。

    顾柒只听就知道经年过去的经历不好,她从来不问究竟发生过什么。

    就像是现在,她明知道经年是想到了什么不太好的过往。

    她温柔的抱着经年,“我还以为是你舍不得悠悠,妹妹大了,想要嫁人了,别难过,以后会再见她的。”

    顾柒高情商化解了她不愉快的过往,经年回抱着顾柒。

    “嗯。”

    柒爷,你要真是男人该有多好。

    顾柒抚摸着她柔软的发丝,“乖,别怕,以后有我了,我会代替悠悠好好照顾你的。

    湄儿,小浣熊,我们都是你的家人,不要再哭了。”

    “嗯,谢谢柒爷。”

    顾柒的安慰经年何尝不懂,她也不是蠢人,相反她比悠悠聪明太多。

    柒爷,就算是你也不会看明白我对你的心思。

    这样就好,让我用这样的方式一辈子留在你身边。

    她说悠悠卑微,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悠悠关上门,小心翼翼的看向南宫离,“少爷,对不起。”

    一只大手放在了她的脑袋上,“想留下就留下,我又没有赶你走,以后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我不会吃了你。”

    “少爷,你不反对?”

    “如柒柒所说,你走了我去哪吃这么正宗的中国菜?”

    “那我不走了,一辈子留在少爷身边给少爷做菜。”

    “真是个傻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