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3章 因为他长得帅-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803章 因为他长得帅

    悠悠手中的茶杯摔到地上,“少爷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这就收拾干净。”

    她蹲在地上手忙脚乱的收拾,顾柒向来怜香惜玉,“小悠悠,你歇着,我来,割破你的手就不好了。”

    顾柒刚说完,自己大手大脚却被碎片狠狠割破。

    “柒爷,你的手……”经年心疼道。

    同时另外一道身影比她更快,第一时间将顾柒的手抓了起来含在嘴里,将她嘴里的血吸了出来。

    这一幕落在悠悠的眼中,她将自己也受伤的手藏到了背后。

    明明一早就知道他喜欢的人不是自己,她从来也没想过要和南宫离有什么进一步的瓜葛。

    但苦痛哪有这么容易控制,此刻疼得不是她的手,是她的心,很疼很疼……

    她收拾好碎渣,拿着创可贴过来。

    “给我。”南宫离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少爷,给。”

    “你是小孩子吗?这么笨手笨脚的还说要帮别人。”

    南宫离一边数落她,另外一边却是心疼的将手指给她包扎好。

    顾柒一脸无所谓的态度,“这么点伤口算什么,我之前骨裂的时候还能飞身跃起踹人呢。”

    见她那眉飞色舞的样子,南宫离有些无奈又有些无语,“是是是,知道你厉害。”

    “对了,说回正题,今天我过来就是为了……”

    顾柒还没有说完,悠悠打断了她的话,“顾小姐,姐姐,我去做晚餐,难得你们来一趟。”

    “也好,你多做一些川菜。”南宫离想也没想的吩咐道。

    “南宫哥哥,不得不说你心思倒是挺细腻的,还记得我喜欢吃什么。”

    南宫离很想说,你的喜好我早就了如指掌。

    自从上一次顾柒将话给他说明,南宫离从顾家离开,顾柒就觉得这桩婚事肯定成不了。

    在她心中和南宫离只是哥哥一般,相处起来也愉快了很多。

    “柒爷,我去帮悠悠。”

    “好。”

    顾柒则是又起身往楼上走,“难得来一趟,南宫哥哥还不带我参观一下你的豪宅。”

    其实这别墅并不豪华,南宫离一直都在欧洲发展,这里只是他的落脚点之一。

    如果不是悠悠在这,他也不会留在这里。

    这里没什么好参观,顾柒这么说自然有她的用意。

    “这个房间是谁的?”顾柒问道。

    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参观是假,真正的目的是想探究悠悠和南宫离的关系。

    这个别墅只有两人,孤男寡女,不知道悠悠有没有吃亏。

    她的小心思就算不说南宫离也很清楚,他直接挑开了话。

    “我们一直分房而睡,之前的事情是意外,在我心里我只拿她当妹妹。”

    “那就好了,我害怕你欺负小悠悠呢。”顾柒甜甜一笑,那笑容像是一轮小太阳,让他花了眼睛。

    南宫离上前一步,将她推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

    “南宫哥哥,你干嘛?”顾柒有点小心虚,在她心中南宫离是正人君子的代表。

    顾柒用双手抵住他的胸膛,“你别靠得这么近,怪不自在的。”

    “柒柒,为什么会回来?”

    他甚至期待有没有一个可能是顾柒和穆南枢闹了别扭,所以顾柒选择回来。

    “回来挖坟。”

    “挖坟?”她的脑回路永远都让人弄不明白。

    顾柒一把将他推开,“回来有两件事,一是悠悠,二是挖坟,你知道我的过去,我在中国见到迈克了。”

    在南宫离确认自己心意想要和顾柒在一起的时候,他就彻查了顾柒的过去。

    迈克是她青梅竹马,几年前跳海身亡,现在顾柒看到了他,确实有些灵异。

    “你没有看错?”

    “我和那混蛋小子一起长大,他化成骨灰我也能认识他,这次回来我就是为了查他的身份。”

    “那穆南枢呢?”

    顾柒见他这么在意的样子,不由得轻笑了一声:“南宫哥哥,你是不是心里想的是我和小枢枢感情不合,你准备捡漏呢?”

    南宫离弹了弹她的脑门,就没见过这么没皮没脸的女人。

    人家女人都是矜持不已,偏偏她这个小混蛋什么话都敢说。

    她都这么说了,自己还装什么矜持。

    “那也得看你给不给我这个机会。”

    “南宫哥哥,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你要不赶紧找个女人订婚吧,我这辈子认定他了。”

    两人说得轻快,南宫离戳了戳她的脑门,“你管我。”

    “南宫哥哥,我真的很喜欢他。”

    “喜欢他什么?”

    “他长得帅啊。”顾柒将他当成了自己的大哥哥,直言不讳。

    亏得南宫离还以为她会说出更厉害的事情来呢,谁知道她说了一个这么肤浅的答案。

    “难道我不帅?”

    “你也帅,只不过不是我喜欢的那种帅。”顾柒情商超高,很快就将这个问题混过去了。

    “难道你就喜欢棺材板里的老古董。”

    “我不许你这么说他,小枢枢和别人不同,他又帅又聪明。

    如果我是那大闹天空的泼猴,他就是西天如来佛祖,将我吃得死死的。

    以前我所经历的男男女女,都是我吃他们,小枢枢是我唯一一个不能掌控的男人。”

    南宫离冷哼一声。

    “南宫哥哥,你看咱们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以后啊我保证给你找一个漂亮的大嫂,让你也开开心心的。”

    “我的事情不要你管。”

    厨房。

    经年看着眼中带泪还在自己缠着手指的女人,“我来吧。”

    “姐姐,我自己来。”

    经年接过她手中的创可贴,给她擦拭干净血,消了毒再给她贴上去。

    “你喜欢他?”经年和她一起长大,她的一言一行经年都能知道意思。

    悠悠慌乱的摆手,“没,没有,姐姐你不要胡说。”

    “你不要骗我,是不是那一晚之后你就喜欢他了?”

    女人的第一次是很重要的,绝大多数的女人都会对第一个男人很在意。

    那一晚又是悠悠在药效发作之下主动靠近南宫离,顾柒说了好几次南宫离是正人君子。

    像是悠悠这种经历了太多苦难,遇到一个好男人,她会喜欢上南宫离也很正常。

    “我……我是喜欢他,但是我没有其他心思,更没有妄想嫁给他。

    少爷收留我,给我买衣服,教我识字,还给我办了绿卡,他对我很好很好。

    姐姐,我只想留在少爷身边。”

    “可他却不爱你。”

    刚刚的反应就很能证明问题了,顾柒和悠悠两人都受了伤,但是南宫离的眼睛只有顾柒。

    他第一反应就是将顾柒手指上的血迹吸走,给她包扎,悠悠在他心里没有任何地位。

    “我知道,我一开始就知道,所以我说我没有奢求过那么多。

    姐姐,你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现在我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怎样的感觉。

    不是占有,只要远远的看着他,听到他的声音,他吃我做的饭我心里就很开心。

    我想要陪着他,一直陪着他,不要带我走好不好?”悠悠抓着经年的手恳求道。

    “可他终究会娶别人,你应该明白,以我们的身份是不可能嫁给他的,那时候你要如何?”

    “我……”

    经年怎么会不懂她的心思,她也爱上了一个人,一个本不该爱的人。

    但她比悠悠幸运的是自己可以以朋友的身份一直陪着她,再也不离开。

    悠悠不同,她的身份注定了和南宫离没有办法相爱。

    南宫家是绝对不会同意娶她这样身份的人,最关键的是南宫离不爱她,一如顾柒也不爱自己。

    “如果真的有那时,少爷不再需要我,我就会自己离开,再也不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