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9章 一见钟情-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799章 一见钟情

    阿才的感觉很敏锐,哪怕经年没有说什么话,也就只是一眼而已,他就察觉到了里面不悦的情绪。

    “都坐啊。”

    顾柒本来有意想要撮合邬湄和阿才,谁知道邬湄压根就没有这个心思,一屁股就坐到阿旺身边去了。

    她们三人从小一起长大,是顾柒将她们从孤儿院带出来的。

    在三人心中,她们就是亲人一般的存在。

    顾柒聪明狡黠,顾浣相比之下就要老实娇弱很多了。

    这一次陪顾柒去中国,谁知道她自己先带了一个男朋友回来。

    作为好姐妹的邬湄当然要好好查查这个阿旺,不能让自己妹妹吃亏不是。

    “能喝酒吗?”邬湄挑着眉,看样子是打算试探阿旺。

    酒品如同人品,她倒是要看看阿旺醉后是个什么样的人,可不能委屈了顾浣。

    顾柒看邬湄的心思都在阿旺身上,那架势便是今天要和他不醉不归了。

    她只得打消这个念头,也不怕,来日方长,有的是机会撮合两人。

    经年的目光朝着她看来,“柒爷,听说你之前腿受伤了,现在怎么样了?”

    “当然是能跑能跳了,小经年,你这么担心我,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我都快无聊死了。”

    “柒爷,我……”

    经年的消息都是邬湄告诉她的,邬湄说经年很刻苦。

    初来美国,语言不通,自己找了人教她,只学习语言还不够,她还跟着邬湄一起学习经营公司,说是要好好报答顾柒。

    每天就连走路都在背单词,下班以后也是在学习。

    短短时间她进步很快,除了一些专业生僻词她还在学习,已经可以正常和外国人交流。

    至于金融管理,她更是努力认真,偶尔出去谈生意,经年漂亮的外貌能帮到很多。

    她很聪明,善于利用自己的美貌,最近公司的业绩蒸蒸日上。

    邬湄说最多只要半年,自己就可以脱手让经年自己做了。

    这样努力的经年,却没有给她打过一个电话。

    “好啦,知道你每天学习太忙,我可没有怪你。”顾柒捏了捏她的脸颊。

    “好久不见,我们喝一杯。”

    “是,柒爷。”

    打从经年坐下那一瞬间开始,阿才的视线就很难从她身上移开。

    他却发现了不对劲,经年对任何人似乎都是冷冷的。

    唯独在顾柒身边就变成了一个小姑娘的样子,刚刚顾柒捏她的脸,她是红了脸吗?

    酒吧的灯光本来就不是正常的光线,这一点无法确认。

    经年看顾柒的神情分明和别人不同,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在阿才的脑中升起。

    难道经年喜欢的人是顾柒!

    当初经年和悠悠在黑船上被顾柒所救,顾柒那时候就穿着男装。

    她平时说话就没个分寸,说不定一开始经年以为她是男人就喜欢上她了。

    后来就算知道她是女人,也很难改变这种感情。

    怪不得之前自己和她握手,她的眼中有些敌意,阿才也能想通。

    顾柒喜欢的人是先生,自己又是先生的人,在某种程度上经年将先生当成了敌人,自己是敌方的人,她自然会心生讨厌。

    短短时间阿才已经想通了这一点,看着娇羞得手足无措,每次顾柒对她靠近她就会慌乱的女人。

    阿才一口气喝下一杯酒,他和阿旺不同,不像阿旺后知后觉。

    他一直都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当第一眼看到经年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心动了。

    只可惜这朵名为爱情的花,还没有开放已经凋零。

    见他一个人在喝闷酒,顾柒将经年推了过去。

    “小经年,咱们是东道主,你帮我好好招呼一下客人,在中国的时候,我可没少被他们照顾。”

    邬湄和阿旺在拼酒,暂时无法顾及她们。

    本来觉得自己心中的花凋零,顾柒又将经年推过来。

    她的力气很大,经年本来就没注意,一个不小心她被推个满怀。

    阿才条件反射揽住了经年的身体,一股淡淡的香味飘入鼻端。

    撞到他怀中的那个瞬间,阿才心跳加快,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柒爷这个神助攻。

    “啊,小经年抱歉,我太用力了。”顾柒吐吐舌头。

    经年已经从阿才的怀中出来,坐直了身体,阿才明显看到了她眼中的厌恶。

    犹如一盆凉水将刚刚心中那抹雀跃给淋得透透的。

    当然他希望这只是自己的猜想,并不是真实的。

    “凉先生,这杯酒我敬你,谢谢你对我们柒爷的照顾。”

    她举起了酒杯,虽然是说着感谢的话,眼中却隐藏着冷漠。

    要是别人这样,阿才肯定不会接酒。

    他是穆先生身边的人,也是高人一等的,除了先生之外用不着看任何人的脸色。

    可这酒是经年敬的,哪怕知道她不是真心,他也心甘情愿。

    爱情这个东西很难说,正应了那一句话。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喝下这杯酒,喉头尽是苦涩。

    “小经年,你帮我陪着阿才,我去打个招呼。”

    经年无法拒绝顾柒的任何请求。

    看着顾柒又去调戏不远处的辣妹,辣妹娇笑着。

    “经年小姐酒量怎样?”阿才看到经年眼中的苦涩,更加觉得自己猜对了,她喜欢的人就是顾柒。

    只是顾柒以为她是普通的姐妹之情。

    “怎么,凉先生想要和我拼酒?”经年将炮火对准了阿才。

    明明小姐无拘无束,没有喜欢的人,唯独他家的主人。

    顾柒不在身边,她的身上立马竖起了很多锐利的尖刺。

    “经年小姐可否赏脸?”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经年和悠悠的性格又不同,她倔强强势,从来都不肯认输,哪怕对方是男人也要一较高下。

    她将对还没有见过面的穆南枢怒气都发泄在了阿才身上。

    邬湄和阿旺拼得正热闹,“我警告你,我家小浣熊看着温软,我和柒爷可不是那么简单的,要想娶小浣熊,就得过我这关。”

    经年一边倒酒,一边冷漠的问道:“怎么不见你家先生的踪影?”

    “我家先生事务繁忙。”阿才知道,经年恐怕更想拼酒的是穆南枢。

    “呵,事务繁忙,我家柒爷也不闲,一个大老爷们居然让女人千里迢迢去找他。”

    经年的言语之中颇为不满,穆南枢是阿才和阿旺的底线。

    说什么都可以,千万不能说他家先生。

    “经年小姐,如果你不了解我家先生,请你不要说这种话,我家先生对顾小姐的感情远比你想象的要深。”

    “是么。”经年显然不相信。

    她的美貌从小就被男人惦记,她现在虽然年龄不大,对男人早就死了心。

    不仅不喜欢男人,她甚至痛恨男人,在经年眼中男人和畜生没什么两样。

    她并不认为穆南枢有多深情,所以才会嗤笑阿才的话。

    在这个世上只有悠悠和顾柒待她最好,她打算一辈子都留在顾柒身边。

    “经年小姐,你对先生,或者说对我有什么偏见,时间还长,不如你慢慢了解。

    或许你会觉得其实我们并不是你想象中那样,先生对顾小姐也是真心。”

    “真心?你们男人的真心是这个世上最廉价的东西,就算双手捧着给我,我也不会要。”

    这句话让阿才心中一沉,她对男人的偏见太深。

    “那今天我们就不谈这些,喝酒。”

    “让我来领教一下,穆先生的人有多厉害。”

    经年直接拿起瓶子,“用杯子太麻烦,用酒瓶如何。”

    “奉陪到底。”

    等顾柒转悠了一圈回来,发现桌子上摆满了酒杯和酒瓶。

    顾浣酒量最不好,趴在阿旺的腿上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