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7章 蛋裂开了-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797章 蛋裂开了

    天亮,顾柒睁开眼的时候穆南枢已经不在身边,这男人老是神出鬼没的。≦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挠挠头,想到昨晚顾浣苍白的小脸,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顾柒顶着鸡窝头,坐着轮椅就去了隔壁。

    但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开门的居然是阿旺,还是穿着浴袍的阿旺。

    胸口大敞,眸光涣散,一看就是没睡醒的样子。

    “淫贼,吃我一拳。”顾柒从轮椅上站起对着阿旺就是一拳。

    “小姐!”顾浣从床上下来,身上也只是穿着浴袍而已。

    房间就只有一张床,很显然两人昨晚是在一起过夜的。

    “你,你们!”

    顾柒突然有一种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白菜就被猪拱了的感觉。

    顾浣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小姐,我……”

    阿旺倒是没什么隐瞒,一把将顾浣拉入怀中,“她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你是不是还想挨揍?小爷辛辛苦苦养大的小浣熊怎么就成了你的?”

    “小姐你别打他,我给你慢慢解释。”说着顾浣就拉着顾柒的手走到一旁,准备好好给顾柒解释清楚。

    虽说之前顾柒也开过玩笑说要将小浣熊嫁给阿旺,那只是开开玩笑罢了。

    现在两人真的走在了一起,顾柒怎么看阿旺都觉得不顺眼。

    “你滚出去,别打扰我们说话。”

    “哦……”阿旺依依不舍的离开,门被顾柒狠狠甩上。

    顾柒朝着顾浣看来,顾浣一脸心虚,“小姐……”

    “你们上床了?”顾柒一开口就是这样的话,让顾浣都羞红了脸。

    “小姐,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

    她以为顾柒一定会对她责骂,谁知道顾柒却是继续问了一句:“什么感觉?”

    “啊?”顾浣向来就摸不透这位大小姐的心思。

    “我问是什么感觉。”

    “那一晚我发高烧,他在酒吧喝了很多酒回来走错房,就那么稀里糊涂的发生了,感觉……我还以为是做了一场梦。”

    “这个禽兽,连生病的你都不放过!看我一会儿出去不打死他。”

    顾浣连忙拉住顾柒的手,“小姐不要,其实阿旺对我挺好的,你不要打他。”

    “哟,这么快就在为他说话了,小浣熊,看来你还真的很喜欢他。”

    如果说之前顾浣还不那么确定,直到经过昨天的事情。

    在危险关头她想到的全是阿旺,昨晚在他怀里她睡得很安慰,从潜意识到心里她对阿旺就很依赖。

    “小姐,阿旺是个好人。”

    “哼,那也是个混蛋好人,哪有趁人之危的。”

    顾柒气鼓鼓道:“所以你和阿旺都已经有了夫妻之实,而我和小枢枢还没有半点进展?”

    “你还没有成功吗?”

    “是啊,他跟个圣人似的,气死我了,难道我就这么不招人喜欢?”

    “小姐,你千万不能这么说,先生真的很喜欢你。”

    “那你说,为什么他喜欢我却不动我。”

    “这……”

    这也不是顾浣能够猜到的,她只能安慰顾柒。

    “算了不提这些事了,那混蛋一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门外传来敲门声,“顾小姐,先生给你买早点回来了。”

    顾浣一笑,“穆先生多有心,特地起早给你买早餐,明明吩咐一声就可以。”

    顾柒这才笑眯眯的出去,一看到阿旺就瞪了他一眼。

    既然顾浣都那么喜欢他,自己也没办法,总不可能棒打鸳鸯。

    顾柒乖乖跟着穆南枢回房,那从容给自己摆放早餐的男人,哪里还有昨晚的脆弱。

    好几次顾柒都想要张口问问他,他的过去究竟发生了什么,他竟然会有那样的一面。

    然而他一转头,对上他平静无波的眸子,顾柒一句话也问不出来。

    “怎么?”

    她终究还是压下了要问的问题,阿才不愿意提及的一定是不太好的一面,她又何必因为自己的好奇在人家伤口上撒盐。

    “哼,我还在生气呢。”顾柒故意装出生气的样子。

    穆南枢不紧不慢,“我买了你喜欢的那家鸡丝粥。”

    “不吃。”

    “还有拇指煎包,对了,上次你不是说挺喜欢吃杨师傅做的早点,我还特地让他准备了八样拿手早点小吃。”

    顾柒眼睛亮了亮,“你一天不让我得到你,我就一天不吃饭。”

    穆南枢并不理会她的威胁,优雅的坐下,自顾自舀了一碗粥。

    “原本还打算你吃完了早餐,带你回去看白孤的孩子。”

    昨晚就能看出来顾柒胆子很大,不但不排斥蛇,似乎还挺喜欢赤霄。

    回来的路上她一直在问赤霄白孤的事情,还说要看看白孤的小蛇。

    现在一听穆南枢要带她看,她眼睛一亮,“真的?”

    “当然。”

    穆南枢嘴角勾起一抹浅笑,有时候顾柒聪明狡猾,有时候却单纯得像是个孩子。

    “那我要你喂我。”

    “小妖精。”穆南枢忍不住轻叹,还是一个爱撒娇的小妖精。

    顾柒努努嘴,“那你就早点吃了我,我就不妖了。”

    穆南枢乖乖给她喂着,雨后放晴,阳光温暖的普照在两人身上。

    顾柒突然觉得这样也挺好,他的过去也没有太大的必要知道,现在幸福不就好了。

    在顾柒的催促下,用完早餐就去了大宅,昨晚顾柒和顾浣进来犹如鬼宅。

    如今雨过天晴,空气清新,白墙黑瓦,看着就让人觉得很舒服。

    顾浣似乎想到了什么,小脸还是白的。

    院子早就被人打扫过,仍旧和过去一样雅致。

    如果不是她亲眼所见,谁都不会想到昨晚这里发生了什么。

    到了后院,顾浣脚步发虚。

    “你就别去了,瞧你都快吓死了,阿旺你好好照顾小浣熊。”

    阿旺本来就有些于心不忍,一听顾柒说这话,瞬间就展露出笑容。

    “好,顾小姐放心。”

    顾柒被穆南枢推着,阿才跟在他们身后,默默在心中感叹。

    先生的眼光果然是最好的,若是换做其她女人就会像顾浣这样吓得瑟瑟发抖。

    他并不认为这样的女人适合做穆南枢的妻子,他家先生本就不是普通人。

    能够站在他身边的女人必然不畏惧这一切,显然顾柒就是他一直在等的人。

    哪怕知道前面是蛇窟,她也义无反顾,没有丝毫畏惧。

    大门缓缓打开,里面已经没有了血迹,只有少量几条蛇懒洋洋的趴在那晒太阳。

    但你要仔细看去,各种角落,假山下,石穴之中,都有一些蛇盘着身体。

    见有人来了,蛇群纷纷探着脑袋出来。

    穆南枢感觉到顾柒的手心有些薄汗,“怕吗?”

    她只是胆子大,但也没大到天不怕地不怕的地步。

    今天是她第二次见到,还是有些本能的害怕。

    “有点。”

    “别怕,有我。”他牢牢的牵着顾柒。

    蛇并没有像是攻击那些人一样疯狂缠上来,有的还是趴在远处,有的则是探头探脑打量来人。

    赤霄远远便出来迎接,昨晚见它是在夜色里,如今在阳光下可以将它看得清清楚楚。

    这样一条巨大的黑蛇,你要是在野外见到不被吓死才怪。

    赤霄似乎挺开心,围绕着穆南枢和顾柒绕来绕去。

    这次顾柒学乖了,见它脑袋就在那,伸手摸了摸它。

    赤霄黑色的鳞片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像是将士的铠甲一般好不威风。

    “走吧,赤霄要带我们去看它的孩子。”

    走到一处,顾柒看到一条盘绕的白蛇。

    她本以为蛇类都是让人胆怯害怕的,可是看到这条白蛇,她眼睛都睁大了。

    “好漂亮的白蛇。”

    “她就是白孤。”

    白蛇蜷在一起,在中间有几枚蛇蛋,它在守护这些蛋。

    突然一颗蛋裂开,顾柒激动死了。“小枢枢快看,蛋裂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