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7章 天要变了-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787章 天要变了

    房间里,顾柒百无聊赖躺在床上,穆南枢为了让她好好休养不让她下床。

    她本来就是顽皮的性子,这下突然让她安静下来,让顾柒怎么适应?

    顾柒已经在床上呆得要发霉了,偏偏穆南枢还不许人将电子产品带到卧室。

    所以之前顾柒一直都不知道他的电话号码,毕竟这位爷自己都不爱玩手机。

    她就是不懂,这样一个看似很排斥电子产品的人玩程序却是那么666。

    在她都要无聊死了,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谁啊?”

    “小姐,是我。”

    “进来吧。”

    一般穆南枢在房间的时候顾浣在她身边也呆不了多久,她本能害怕穆南枢。

    在确定自己身体没有大事以后顾浣也放心了很多,这会儿她来干什么?

    顾浣看了一眼在书桌前面看书画图的男人,男人只有一个背影,那与生俱来的气场也让顾浣胆战心惊。

    “小姐,你好点了吗?”顾浣收回视线,眼神有些心虚。

    “倒是不怎么恶心想吐,就是无聊,小浣熊,你给我找个平板电脑玩。”

    “小姐你不是有手机嘛,要什么平板?”

    顾柒朝着穆南枢看去,“还不是某人不让我长时间玩手机,说会影响视力什么的。”

    “玩平板就不影响视力了么?”顾浣疑惑的问道。

    “我不管,他只说不让我玩手机,又没说不让我玩平板,我就要。”

    “好好好,我去给你找,不过小姐,我有事要和你说。”

    “好啊,你说。”

    顾浣不太放心的又看了看穆南枢,虽说卧室很大,他在三米之外的书桌工作。

    见顾浣心有顾忌,顾柒无所谓道:“别怕,他认真工作的时候是听不到外界声音的。”

    “好吧,小姐是这样的……”

    顾浣凑到顾柒耳边小声将事情经过讲述了一遍,顾柒眼睛一瞪。

    “不是吧,小阿旺被打了八十鞭还被关起来了?”

    “是的,小姐你行行好求求穆先生,他的伤势很严重,还不能吃不能喝,现在就剩一口气了。”

    “我还以为他被派去做其它事情,没想到受罚了。

    诶,不对啊,你和他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还特地来给他求情?”

    顾浣小脸一红,“小姐,我感冒的时候是他给我送药,我这是还他情。”

    看顾浣的模样顾柒就知道她春心萌动,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坏事。

    阿旺除了直一点还是个好男人,此刻顾柒还不知道阿旺和顾浣的事情。

    要是让她知道了,估计和南宫离一样又是一顿暴打。

    阿旺现在这个虚弱的体质,还不被顾柒打得当场去世。

    顾浣深知道顾柒这个小暴脾气,刻意没有在她面前提到那件事。

    “别解释,我懂,我都懂。”顾柒暧昧一笑。

    明明知道顾柒还不清楚那晚的事情,顾浣仍旧有些心虚。

    “小姐,我去给你拿平板。”

    “好咧。”

    顾浣飞一般逃走,等她一走,顾柒抽了一张纸巾团成团,刚想要往穆南枢头上砸去。

    穆南枢已经转身,被他抓个正着,顾柒脸上尴尬一笑。

    “小枢枢,你看看我团的这个纸团好不好看?”

    论化解尴尬小能手如果要数顾柒第二,没有人敢当第一。

    穆南枢朝着她走来,顺手给她盖好被子。

    “想给他求情?”

    “你怎么听到了,那我每次叫你都要叫好几遍。”

    “我不习惯屋子里有别人的气息。”

    顾柒调皮的捏了捏他鼻子,“你是属猫的?”

    穆南枢就像是一只大猫,平时慵懒得不行,一旦亮出锋利的利爪,那就是取你性命之时。

    “不管你是属什么的,你都是我的,小枢枢,你干嘛罚得那么重!

    阿旺可是你的左右手,你要是打死了他,到时候伤心的还是你。”

    “他没有照顾好你,让你受伤。”穆南枢轻轻抚摸着她脸上那一道浅浅的伤痕。

    红肿已经消下去了,但印记还在,吹弹可破的小脸上有了伤疤,他看一次疼一次。

    “关他什么事,是我带他出去,也是我让他喝酒的。

    小枢枢,你打都打了,就放他出来,人家平时给你做这做那也很辛苦的。”

    “既然你求情了,那我就网开一面。”

    “我们家小枢枢最通情达理了。”顾柒连忙狗腿的摸着他的脸。

    “我去看看他,你乖乖不许动。”

    “保证乖。”

    穆南枢松开她的手离开,顾柒松了口气。

    别看她平时老是和阿旺赌气,其实也真心疼阿旺。

    穆南枢推门离开,出门的那一刻他身上温柔气息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冰冷。

    黑暗中一人单膝跪在他面前,“先生,都办好了,除了那天欺负顾小姐的小混混们都被判了死刑和无期。

    至于白虎的窝点已经被特警查封,所有人捉拿归案。

    目前警察还在清点他们的罪行,不管是贩毒还是走私,随便一条罪名都能让他们牢底坐穿。

    该无期的无期,该死刑的死刑,彻底完了。

    不过还有一个坏消息,在激战中白虎被众人掩护逃了,怕他会对先生怀恨在心……”

    “一只被拔了牙齿和爪子的丧家之犬不足为惧。”

    “虽说如此,但此次先生做得太绝,坏了规矩,恐怕白虎不会善罢甘休,狡兔三窟,不得不防。”

    “嗯,安保设施交给你了,保护好顾小姐。”

    “是,先生。”

    穆南枢负手而立,看着将月亮掩住的乌云,“这个天是该变一变了。”

    顾浣抱着平板走来,正好听到这两句话,天要变了吗?她抬头看了看。

    穆南枢博学多才,说不定就能夜观星象看明天的天气。

    不知道是不是要下雨了,她得提醒顾柒多穿点,不要着凉了。

    回头多看了两眼,穆南枢负手而立,衣袂飘飘的特别仙。

    她似乎有些懂了,为什么她家小姐这个不喜欢那个不喜欢,最后偏偏喜欢上了穆南枢。

    这个男人太过独特,恐怕天地间再也无法找出第二个像他这样有风韵的男人。

    穆南枢站在窗口看了一眼里面的小人儿捧着平板乐滋滋的小模样。

    这才是应该出现在她脸上的笑容。

    顾柒并不知道她一时找小泄愤,对a市产生了怎样巨大的影响。

    在顾浣走后阿旺就像是痴呆了一样,嘴唇上仿佛还有她喂牛奶的余温。

    “你说她这么担心我是不是喜欢我?”阿旺美滋滋的问道。

    之前苍白的脸上瞬间有了一些生气。

    阿才抱着手,“你觉得呢?”

    “我怎么知道!不过我喜欢这样。”阿旺笑得像个花痴。

    “要是喜欢就好好追求人家,别让人家觉得你是个不负责的男人。”

    “阿才,要怎么追求女孩啊?我没追过。”

    “我也没追过,不如你看看先生是怎么对顾小姐的。”

    “可我不会编程,也没有先生那样的人格魅力。”

    “不,你也有,你身上有股很傻的气质,这是谁也无法弥补的。”

    “你小子,你信不信我揍你!”

    一道凉凉的声音响起:“看来罚得还是不够。”

    阿才站直了身体,阿旺变了表情,“先生。”

    穆南枢看着他赤裸的后背,伤口已经在发炎。

    “让灵越给你看看。”

    “可是还没到三天。”

    “真是蠢,还不谢谢先生。”

    阿旺这才反应过来,“谢先生手下留情。”

    “这次的教训给我好好记着,赶紧将身体修养好,接下来有事情要做。”

    “是,先生。”

    “用我的药,好得快。”

    “谢先生赏赐。”

    穆南枢转身离开,阿才和阿旺对视一眼,“我怎么感觉先生有大动作了。”

    阿才猜到几分,“先生为了顾小姐,这代价可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