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6章 想她给我生孩子-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786章 想她给我生孩子

    顾柒小脸气鼓鼓的,“这个混蛋,我还以为他真的死了,这些年没少为他伤心,要是他没死,我非得打死不可。≦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他对你来说很重要?”穆南枢并不太喜欢别人在顾柒的心里占据太多的位置。

    顾柒平时看着笑眯眯的,其实骨子里的血是凉薄的,谁也进不了她的心。

    正是因为穆南枢太过了解她,才会放心让她回去。

    连南宫离出现穆南枢都没有太大反应,唯独昨晚在看到迈克之后顾柒的反应太让人吃惊。

    穆南枢敢肯定一件事,迈克在顾柒心中是不同寻常的存在。

    “毕竟是一起长大的,就算没有爱情也有友情。”顾柒已然觉察到他的心思。

    高情商的顾柒马上出言安抚。

    “三天,这三天你哪都不能去。”他近乎命令的口气。

    “小枢枢,你知道一个挖坟人的心情吗?”顾柒抓着他的袖子撒娇。

    “休息三天看看状态,要是恢复得不错,别说挖坟,炸坟我也陪你。”

    他轻轻揉了揉她的脸,“乖。”

    那一声乖酥到了骨子里,顾柒立马败下阵来。

    要知道这人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云淡风轻的模样,别说是说情话了,这样的语气更是少之又少。

    顾柒借机撒娇,“那你不许每天都在书房,你要陪着我,我心情一好就好得很快。”

    “好,陪你。”

    “那你每天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好,亲亲抱抱举高高。”

    “还有……”

    “我都答应,先吃点东西,你昏迷很久饿了。”

    “好吧。”顾柒只有乖乖听话。

    穆南枢果然乖了很多,就算是看书也是在她视线范围内。

    顾柒总觉得这人是不是书呆子投胎,怎么这么喜欢看书呢?稍不注意他就去看书了。

    “小枢枢,我渴了……”

    “小枢枢,我要吃糕点……”

    “小枢枢,我背好痒……”

    顾柒就跟个小妖精一样,每天折腾穆南枢八百遍。

    用阿才的话来说就是:“顾小姐,你就是命好,将先生折腾成这个样子还没被打死。”

    “大概是因为我比较美吧。”

    “嗯,顾小姐天人之姿无人能及。”阿才说这话也不知道是嘲讽还是真夸她。

    顾柒勾唇一笑:“小阿才,你再阴阳怪气的说话,你信不信我告诉先生你调戏我。”

    “顾小姐你赢了,我惹不起你。”

    已经过了一天,顾浣看着旁边的房间,那里没有一点光亮。

    她去了小黑屋,阿旺双唇因为缺水起皮严重,背上的血痕很是可怕。

    一天一夜没有进食进水,身上还带着伤。

    顾柒清醒以后没有太大的问题,阿旺却受了这么严重的伤,要仔细算起来也不能全怪他。

    听到脚步声,阿旺费力睁开了眼睛,本以为是阿才,谁知道是顾浣。

    “你……怎么来了?”阿旺才开口说话嗓子里就像是有火往外面冒。

    “我来看你死了没有。”顾浣说着这样的话,但她心里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阿旺无奈一笑:“我知道你怨我,恨我,也是应该的,那晚是我的错,你要是想报复我,打我骂我杀了我都可以。”

    “我又不是屠夫,杀人是犯法的,我才不敢。”

    顾浣冷哼一声,“你当真没有进食没有喝水?”

    “这是先生的命令,三天都不能。”

    “你现在这个样子,没有上药也没有营养跟上,能活得了三天?”

    “我会撑下去,我还亏欠你太多,至少得活下来让你罚我。”

    阿旺俨然就是钢铁直男的类型,她眉头紧锁。

    还好她提前有准备,悄悄藏了一个面包和牛奶进来。

    “这里有面包牛奶,有人看守我不能拿得太多,你先吃点垫垫肚子。”

    阿旺灰寂的眼神突然多了一抹光亮,“你在关心我?”

    “我是为了让你活下来,我们的帐慢慢算了,你若是死了我找谁去算?”

    她将面包掰成小块喂了一块在阿旺的嘴边,阿旺却抿着唇。

    “先生有命,三天就是三天。”

    “真是个榆木脑袋,你就算是在这里吃了喝了先生又不知道。

    我不说你不说,谁又能说出去?倒是你再这么固执,你真的会死。”

    顾浣都快被气死了,跟着顾柒的时间太久,顾浣也没有那么迂腐。

    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这么老实的。

    记得以前顾柒小时候顽皮做错事,被老爷子罚跪在祠堂不许吃饭。

    人一走她就坐了起来,还让顾浣给她送吃的,实在饿急了她可是连老祖宗的供品都偷吃的。

    再看看阿旺真是笨死了,人都不在这,他还要坚持什么原则。

    “若我死了,你就把我尸体丢给饕餮吧,算是解了你的心头之恨。”

    “我再问你一遍,你吃不吃?”

    “不吃。”

    顾浣当着他的面喝了一口纯牛奶,对着阿旺的唇就喂了进去。

    阿旺懵了,唇上传来软软柔柔的触感,还有温热的牛奶从舌尖蔓延开来。

    渴了这么久,他就像是大漠的植物,一点点水分都足够让他拼命抓牢。

    他完全是按照本能在吮吸着牛奶,连带着那条小舌。

    顾浣推开他,脸已经红了。

    “你,你!喝牛奶就喝牛奶,你干嘛……”

    “对,对不起,我太渴了。”阿旺也很不好意思,不过那种感觉还真挺好的。

    刚刚她吻上自己的瞬间他脑子已经忘记了思考,什么命令,什么规则都被他抛到脑后。

    “现在你总可以自己喝了吧。”顾浣摇晃着手中的纯牛奶。

    “我……”阿旺就像是犯了戒的和尚。

    你说出家人不能吃肉吧,偏偏已经吃了,再说就很矫情。

    可要他违抗穆南枢的命令正大光明的吃,他又觉得很为难。

    顾浣看了看他纠结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再用刚刚的方式给这个别扭的男人喂去,这次阿旺习惯了一些,也不敢再动。

    门推开,一人的声音响起:“我是不是打扰二位了?”

    阿才抱着手在一旁看好戏,阿旺羞得满脸通红。

    顾浣连忙起身,还没有喂完的牛奶顺着嘴角滑落下来。

    “那个,你不要误会,我们……”

    她一边解释,一边擦拭着牛奶,脸上表情更慌乱。

    这画面这么看都像是捉奸在床……

    “我只是见他不吃不喝,想要让他吃点东西罢了,他可没有偷吃。”

    阿才拿过手中的东西,是一个馒头。

    “原来并不是我这样的想法。”

    “你也是来给他送吃的?”顾浣很惊讶,本以为阿才也和阿旺一样死守着规则。

    “我是来给他送吃的,但他未必会吃,他一向愚笨。”

    “你说谁笨?”阿旺不服气。

    顾浣瞪了他一眼,“你闭嘴。”

    阿旺:“……”

    刚刚才尝了甜头,心里美滋滋的,顾浣骂他他也很开心。

    “小浣,先生定的是三天,还有几十个小时,他的伤你也看到了,如果不及时处理会感染发炎,现在已经很不妙。”

    “他自己蠢。”

    “你既然是来给他送东西,说明也不想要他死,现在只有你救救他了。”

    顾浣一脸疑惑,“我怎么救?”

    “我家先生向来最讲究原则,不过遇上顾小姐,他的原则都被狗吃了。

    所以你只需要让你家小姐和先生说一句话,先生就会同意放阿旺出来。”

    顾浣想了想也是,今天一天穆南枢被折腾成什么样子还没有脾气,不得不说还是她家小姐厉害。

    “好,我去求小姐,我话说在前面,我只是为了让他活下来我好折磨他才这样做的,才不是因为担心他。”

    “当然不是因为担心,你最讨厌阿旺了。”

    阿才平时少言少语,正好和阿旺相反,情商智商都超高,他不说话不代表他不知道。

    等到顾浣离开,阿才才说道:“你喜欢她?”

    “我想她给我生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