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3章 你来接我了-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783章 你来接我了

    虽然顾浣很快就缩进了被子里,但视力超级好的阿才一眼就看到了顾浣的脖子上以及胸前全是暗红色印记。

    被子凌乱不堪,不用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前两天阿旺就奇奇怪怪的,还说什么要去整容,难道是看上小姑娘了?

    可事情显然没有这么简单,小姑娘一副要拆了他的骨头,喝他的血的模样。

    想到穆南枢的吩咐,阿才正色道:“我没有时间来问你们发生了什么事情。

    阿旺,我就问你一句顾小姐呢?她不是和你一起出去的吗?”

    阿旺这才从酒醉之中清醒,“顾小姐没有回来?坏了,昨晚我喝醉就打车回来了。”

    “我看你最好还是赶紧去给先生解释一下,先生要发火了。”

    说罢阿才替两人带上了门,顾柒一夜没有回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阿旺看着身边的女人,他一边下床找衣服,一边道歉。

    “对不起,昨晚我喝醉当成我自己的房间,我会对你负责的。”

    “你这个混蛋,竟然……”顾浣泪水吧嗒吧嗒滚落。

    她本来是想要打这个大混蛋的,可是一听说顾柒没有回来,她瞬间就忘记了自己的事情。

    “小姐呢,我家小姐不是和你一起出去,你为什么没有将她带回来?”

    “昨晚顾小姐让我在吧台喝酒,她去给我找猎物,我等了一整晚,把自己喝醉了她也没有回来。

    酒醉之后我就忘记了这件事,第一时间回家,你放心,顾小姐那么厉害不会出事的,至于我们的事情我回来再说。”

    阿旺匆匆忙忙换上衣服连滚带爬的去了穆南枢的房间。

    穆南枢端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一双眸子却是蕴含着怒气。

    空气中弥漫着山雨欲来的紧张感,阿旺站在原地,脚不知觉的发抖。

    将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顾浣也换好衣服跌跌撞撞赶来。

    “穆先生,我家小姐从美国过来就是专门来投靠你,她绝对不会贪玩不告而别,小姐一定是出事了。”

    顾浣很清楚顾柒的性格,顾柒玩归玩闹归闹,对她还不至于不告而别。

    况且现在穆南枢对她放纵了很多,她出行都是自由的,犯不着出去一趟就不回来。

    “让人去将酒吧附近所有的监控调来,现在带我过去。”

    “是。”阿旺也不敢再说其他什么话,穆南枢不说话,但他的神情却是冷得可怕。

    他刚刚准备上车,顾浣的手机响起。

    “是我,警察?有事吗?什么……好的,我马上来。”

    顾浣挂了电话,脸色惶恐道:“警局打来的电话,说小姐街头斗殴,被带走了。”

    街头斗殴?小混蛋倒是能耐了。

    “为什么不打我的电话。”穆南枢有些不悦,这种时候她居然让警察联系的是顾浣,将自己当成什么了。

    “穆先生,恕我直言,你好像并没有告诉小姐你的电话号码,而且你平时似乎很少用电话。”

    穆南枢:“……”

    他身边的事情都有阿旺和阿才两人给他打理,所以他根本就不用去操心那些琐事。

    穆南枢平时最喜欢研究,有时候泡在书房里十天半月也是常态。

    他不喜欢有电话来打扰,所以他很少使用电话,要什么只要吩咐阿旺和阿才两人就可以。

    “走。”

    警局。

    顾柒和一大群人关在拘留所,一大群人愣是被顾柒打得不成人样。

    “小子,你知不知道我的身份?

    我告诉你,你前脚踏出拘留所,马上就有人弄死你信不信?”

    换成平时顾柒肯定会和他好好聊聊,但现在她确实没有这个心思。

    她的酒已经醒了,昨晚那个人绝对是迈克。

    如果真的是迈克,他是怎么死里逃生的?

    既然他没有死,为什么这么多年没有一点音讯。

    他就那么恨自己吗?从那以后再没有联系过自己。

    顾柒心里很烦躁,所以才会和人打起来。

    “闭嘴。”她冷冷道,扬起了拳头。

    昨晚她一个人力战群雄,此刻她才扬起手小混混就不敢说话了。

    当穆南枢进来的时候,顾柒一个人坐在角落,像是一只孤寂的小兽。

    从他认识顾柒开始,她是活泼且狡黠的,大多时候她笑容灿烂。

    可谁来告诉他,那个靠墙而坐,低垂着头,短发留下一片阴影,脸上挂彩的女人还是他认识的顾柒吗?

    今天的顾柒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暴戾的气息,排斥任何人接近。

    这不是她的处事风格,她要是真的发现危险会选择逃跑,不会主动上前。

    警察赶紧替她打开了牢门,“顾柒,你可以走了。”

    顾柒抬头,对上穆南枢那双探究的眼。

    同时她小脸上的伤痕也全部入了穆南枢的眼睛。

    她的脑袋应该被打了一棍,血迹顺着头发脸颊流下来,脖子上还有身上不知道是谁的血迹。

    右脸有些红肿,显然是挨揍的。

    而她身边的那一圈人,一个个鼻青脸肿,一个比一个惨。

    当然这些是穆南枢看不到的,他的世界就只剩下顾柒。

    满脑子都是他的女人被打了。

    顾柒也不知道怎么了,以前看到他老远就笑眯眯的狂奔而来。

    此刻她静静的坐在墙角,像是被世界所遗弃的孩子,眼中流露出一抹伤痛。

    穆南枢的心被击中。

    他朝着顾柒走去,警察讨好谄媚道:“先生,里面晦气,你就不好进去了。”

    穆南枢仿若没有听到,全世界就只剩下了他和顾柒。

    他的脚步声一步步靠近,每一步虽然很慢,却给人一种压迫感。

    顾柒扬起带伤的脸勾唇一笑:“你来接我了。”

    笑容仍旧灿烂,里面却多了不少自嘲和悲伤。

    是谁夺走了她的笑容?

    穆南枢缓缓蹲下身,轻轻擦拭着她脏兮兮血糊糊的小脸。

    有些血迹早已经干涸,穆南枢将她抱起,声音哑哑道:“是,我来了。”

    他的声音很轻很轻,轻得就像是天上的浮云。

    顾柒伸手,“抱。”

    穆南枢将她抱起,旁人早就看呆了,这不是两个男人吗?

    他抱着顾柒离开,从头到尾没有看那些人一眼,仿佛他们是空气一般。

    阿旺等人都在门外等候,见到顾柒这么狼狈的样子,一个个脸色大变。

    “柒爷,你怎么伤成了这样?”顾浣心疼的泪水都落下来了。

    “是谁对你下手,这么狠!”

    “小浣熊别哭,你是没看到,我下手更狠呢,有的门牙被我打掉,有的脸都被我打开花了。

    我没事,我只是……有点头晕。”顾柒头部中了一棍。

    如果不是那一棍她也不会受伤,正好警察来得及时,将她们全部带走。

    她一直保持着冷静,做了一晚上的笔录。

    因为她长得好看,又是被群殴的对象,警察对她很客气。

    最后将她丢进去的时候,顾柒一直咬牙苦撑,她不能昏睡,否则面对那群饿狼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苦苦熬到现在,她一放松,人彻底昏迷了过去。

    “送她就医。”穆南枢查看了一下她的伤势,确定没有生命危险,将她平稳的放到车上。

    “先生,那你呢?”

    “我还有事。”

    牢房里,那一群小混混还在讨论,“刚刚那个穿唐装的男人是谁,气场好强大啊。”

    “对啊,我都快吓尿了,这个年代还有穿唐装的,要是老头也就罢了,还是个大帅哥。”

    “那两人是同性恋吧!”

    “肯定是。”

    “唐装,气场,他不会是……传说中的穆先生吧?”

    “哪个穆先生?”

    “就那一个而已,哪里还有别人,这次我们死定了,我们动了穆先生的人!”

    就在大家惶恐不安,门再次打开,一人的身影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