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2章 你能挤奶吗-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782章 你能挤奶吗

    顾柒转身离开,为阿旺寻找一个合适的女人。≦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女人倒是很好找,但是合适的却很难。

    毕竟阿旺又不是那种坏男人,随时随地看到漂亮姑娘就可以上那种。

    他守身如玉这么多年,顾柒还是希望给他找一个好女人。

    皮肤白白,个子小小,眼睛大大,没想到阿旺要求倒是挺多的。

    顾柒上前撩了几个,才撩了几句就发现女人不是省油的灯。

    在这种酒吧,大多都是带着各种心思的女人,万一缠上老实巴交的阿旺怎么办?

    顾柒找了一圈又一圈,酒倒是请了好几杯出去。

    她觉得自己就不应该来酒吧找,怎么看谁都像是渣女的类型。

    顾柒看到一个长发女人,她正要过去攀谈,视线之中却突然出现一人的侧脸。

    当看到这人的时候,顾柒已经傻在了当场。

    她是做梦了吗?

    顾柒揉了揉眼睛,那个身材高挑的西方男人在一群亚洲男人中十分亮眼。

    不可能错的,她们从小一起长大,他的各个角度她了如指掌!

    迈克……

    他不是跳海死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顾柒失魂落魄朝着那个男人跑去,那人似乎已经和朋友说完转身离开。

    “迈克!”顾柒大声叫他的名字。

    然而这里可是她故意挑选最大最热闹的酒吧,她的声音被嘈杂的音乐声所吞没。

    多年前的各种回忆一起浮上心头。

    “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我喜欢了你很多年。”

    “为了你,我学了这么多年的中文,现在我连老子孔子庄子都分得清了!”

    “给我一个机会,和我交往好吗?”

    “为什么要拒绝我?你不是说喜欢我吗?”

    “顾柒,我会等你,如果你不来,我就带着对你的爱葬身海底。”

    “顾柒,我爱你。”

    本来就喝了好几杯鸡尾酒的顾柒突然觉得有些醉意,以前各种各样的回忆全都在脑海中闪过。

    人人都说她冷漠,她是没有心的吗?迈克和她一起这么久。

    就算她不爱他,好歹也是她的朋友,这么多年没有爱情也没有友情吗?

    其实谁都不知道顾柒心中有一块伤心之地,上面储存着所有和迈克在一起的回忆以及悔恨。

    她对不起他,欠他一条命。

    这是从过去一直纠结到现在她内心中的阴影。

    “迈克,别走,等我!!!”

    两人的距离不算远,中间就隔着一个舞池。

    舞池中一大群犹如抽羊癫疯的人在抽风,顾柒艰难从人群中挤过去。

    “迈克,迈克……”

    “小哥哥,你能再请我喝杯酒吗?”之前被顾柒放弃的女人之一特地迎上来。

    顾柒心中担心着迈克,身体又被人拉着,平时的怜香惜玉消失得无影无踪,如今只剩下暴躁。

    “滚开大母牛。”

    “你说什么?”引以为傲的大胸女人愣了。

    “母牛,我可不想每天挤奶喝。”

    “啪”的一声被人打了一巴掌,“你混蛋。”

    顾柒追了出去,酒吧门外哪里还有那个男人的身影?

    她看到一辆车发动,顾柒赶紧跑上去。

    “迈克,迈克……”

    车中的司机看了一眼反光镜,“有个人在追车。”

    男人随意扫了一眼,“不用理,直接走。”

    车子突然加大了油门,顾柒追了好几百米,最后还是看着那辆车远去。

    是迈克吗?她视力那么好,一定不会看错的。

    可是一个死去的人又怎么会活过来?人死不能复生。

    她满脑子都充满了疑惑,迈克究竟有没有死!

    就在顾柒一头雾水的时候,她的耳边传来一道女人的声音:“就是这个混蛋,刚刚骂我是奶牛,哥,你要帮我。”

    顾柒的身边围了十几个小混混,有的叼着烟,有的拿着棒球棒,还有的人背后背着刀。

    “小子,就是你欺负我妹妹的?”一个痞里痞气的男人道。

    身穿低胸女人的母奶牛抖了抖胸前的圆润,“小子,你现在跪下从我脚下钻过去,这件事就算是完了。”

    要是平时的顾柒还能调侃几句,见好就收。

    迈克就是她心中的一根刺,此刻的她沉浸在悲伤之中被人打扰。

    顾柒沉着一张脸冷冷道:“你能挤奶么?”

    “老娘不是奶牛,哥,给我打,别打花了他的脸,晚上我要他。”

    “兄弟们,上。”

    顾柒并没有逃跑之意,借着酒劲,她躲过旁边的一棍子,一脚将那人踢飞,夺走他手中的铁棍和大家厮打在了一起。

    阿旺一瓶接着一瓶喝着,中途有好几个身着暴露的女人过来搭讪。

    不过阿旺光是看了一下那些人的穿着心中就很难受,总觉得她们一胸就可以将自己呼死。

    顾柒说给他找好看的小姐姐,让他等着,那他就等着。

    喝了二十几瓶,阿旺的酒量也到头了。

    他晕晕乎乎,也忘记了自己来干什么。

    心里想的就是天黑了,我该回家了。

    阿旺压根就忘记了顾柒这回事,迷迷糊糊回到大院子。

    本来顾浣的房间就在他隔壁,黑灯瞎火他也没看个清楚,迷迷糊糊就开门进去。

    顾浣之前受了阿旺的惊吓,病似乎更严重了。

    偏偏顾柒也没来,她高烧不退,昏迷不醒。

    阿旺闭着眼睛一边脱衣服一边去浴室随便冲了冲就打算上床。

    掀开被子,直接躺在了顾浣的身边。

    顾浣本来就在发烧,突然有一个凉冰冰的东西过来。

    她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在沙漠行走,她好累好渴。

    突然她的面前出现一根大冰棒,顾浣开心的紧紧抱着大冰棍舔。

    阿旺本来就神志不清的,怀里多了一个光溜溜的小人儿。

    胸前一热,阿旺眼神立变,有种莫名的感觉从小腹传来。

    他一把揽住了女人,借着酒劲吻上了她的唇。

    顾浣觉得自己啃住了大冰棒,也在不停的吸来吸取。

    两场大战蓄势待发……

    穆南枢熬了整整一夜,等他从书房出来,清晨的阳光普照着大地。

    他伸了伸懒腰,小家伙应该又会生气他熬夜吧。

    好在这段时间所有数据资料他已经整合完毕,接下来就是去欧洲一带的山脉看看了。

    推开门,房间中并没有顾柒的身影。

    被子整整齐齐叠着,穆南枢看到被子眼眸一冷。

    他可以确定一件事,顾柒昨晚没有在房里睡觉。

    因为那潇洒的小东西起床从来不叠被,她就算是良心大发也只是将被子铺平。

    之前自己还因为这件事说过她,她还说被子铺着多方面,晚上滚进来就可以睡了。

    从这一点穆南枢就能确定小丫头昨晚没在房间里睡觉,难道又去其他地方折腾?

    “阿才。”

    “在,先生有什么吩咐?”

    “小柒儿昨晚在哪睡的?”说不定鬼机灵去宅子其它房间了。

    阿才脸色有些难看,“顾小姐没有回来吗?”

    穆南枢面色一冷,“她去哪了?”

    “顾小姐说要带阿旺去打野食,重新塑造阿旺的男人信心,昨晚我在莲池附近遇到阿旺,便以为她们一起回来。”

    “她去什么地方了!!!”

    “酒吧,先生你不要着急,兴许是有误会,我去找阿旺。”

    阿才昨晚也疏忽了,要是顾柒出事,阿旺肯定就废了。

    往阿旺房间跑的时候他腿都在发软,还没有跑到就听到一道女声尖细的嗓音。

    “啊!!!混蛋!!!”

    出事了。

    阿才一把推开门,床上两个顶着鸡窝头的男女。

    顾浣赶紧拉上了被子将自己裹得结结实实,阿旺露着上身显然也是一脸懵,还没有弄清楚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们……”阿才一时半会儿也没能接受这个消息,阿旺和顾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