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1章 钢铁直男-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781章 钢铁直男

    阿旺气得不行,“你怎么跟你主子一样蛮不讲理!你打我,我站着让你打,你还有什么不满的?还骂我是混蛋!”

    顾浣委屈得啪嗒啪嗒掉眼泪,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你哭什么哭,我又没躲,你打我就是了。”

    顾浣半天憋出一句话:“你裹着我,我怎么打?”

    阿旺一拍脑袋,“对哦,那我帮你。”

    他这种钢铁直男压根就不知道怜香惜玉,粗手粗脚将人家裹得严严实实,想挣脱都没办法。

    他将被子弄松了一些,想要将顾浣的手拉出来。

    顾浣赤条条的裹在里面,阿旺这手一抓,软软绵绵的,不是手臂这是什么?

    “啊!!!”顾浣失声尖叫起来,也不等阿旺拉她手了。

    她条件反射就将手从被子里伸出来,对准阿旺另外一只眼睛就打去。

    “你这个流氓!滚出去,你再碰我我就去死。”

    为什么还扯到了去死?阿旺也慌了,“你别冲动,我走就是。”

    “快滚。”

    “药我给你放在了那边。”

    “滚!”

    在顾浣的咆哮声中阿旺跑了出来,“这什么人啊,好心关心她,她还骂我。”

    “卧槽,你怎么变熊猫了?”

    路过的阿才看到阿旺顶着青紫的黑眼圈,阿才都被吓了一跳。

    “哎,你来得正好,你跟我评评理。”

    “评什么理?”阿才一头雾水,这阿旺今天怎么怪怪的。

    阿旺正想要说什么,但回头看了一眼门,生怕那只浣熊又冲出来揍他。

    “回房我们慢慢说。”

    回到阿旺的房间,阿旺这才开口将之前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你说,这世界上有这么刁钻刻薄的女人吗?”

    阿旺拍桌而起,一脸的愤怒。

    阿才仿佛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他,“你说你闯进人家的浴室?将还没有穿衣服的人抱到了床上?”

    “对啊,她对我那是拳打脚踢,我还生怕她冷了给她裹上被子。

    裹被子就裹被子吧,她居然还嫌弃我裹得太紧,我只好帮她将她手抓出来。

    也不知道抓到了什么软棉棉的,她还把我这只眼睛都打青了。”

    阿才忍住笑意:“是我,非得要将你满脸打开花。”

    “你什么意思?”

    “阿旺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谁说我傻的?”

    “你不傻,人家在洗澡呢,你一个陌生大男人对她动手动脚。”

    阿旺一脸认真的解释:“注意的你用词,我哪有动手动脚?我只是担心她感冒在浴室昏迷,这是多危险的事情啊。

    你没看到,当时浴室一片白茫茫的雾气,光又那么强烈,我哪里管那么多,抱着她就出来了。”

    “你身上的血怎么来的?”

    “流鼻血,小丫头没穿衣服,我看了几眼就流鼻血,所以我才会好心好意给她裹上被子,你说我哪做错了?”

    “你伸手去摸人家。”

    “我哪有摸,她不是要打我吗?我是想把她手拉出来。”

    “你那是在拉手吗?都摸到别人的胸了,是我就报警抓你这个流氓。”

    阿旺这才反应过来,脸倏然变红,他喃喃道:“原来是胸……怪不得那么软。”

    他的脑中闪过一道画面,小丫头看着挺小挺瘦一只,没想到胸倒是挺大的。

    阿才冷漠脸,“你又在想什么,鼻血流了。”

    阿旺手忙脚乱一边擦着鼻血,一边抽纸,就像个傻子。

    “你还是去找个女人吧。”阿才丢下一句话。

    “喂,你什么意思!好端端的我找什么女人?”

    阿才回头淡淡道:“心火太旺,找个女人消消火。”

    说完他关门扬长而去。

    阿旺挠了挠头,“顾小姐似乎说过要带我找女人的。”

    顾浣又惊又怒,感冒不但没有好似乎更严重了。

    小姐,这里有变态,呜呜。

    顾柒这会儿还在壁咚穆南枢,结局当然是以失败告终。

    她松开手有些愤愤难平,明明说好实践的,他又半途而废,她就这么没有魅力了吗?

    哼,是该给他一点教训才行。

    顾柒头发一抹,今晚去酒吧!

    她换了一套男装,穆南枢似乎很忙,整天都在他的书房之中。

    见自己被冷落,顾柒始终觉得这次回来穆南枢就有些变化。

    以前穆南枢不说对她很火热,但也会有那方面的冲动,那时候都是顾柒逃。

    好不容易她现在不逃了,穆南枢整天都扎在他的书房里。

    顾柒都要怀疑他那书房里面是不是藏了个女人,可就算是女人,也经不起他成天成日的折腾。

    想来想去,她决定不想了,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顾柒一生气,直接杀到了阿旺的房间。

    进门就看到正在换衣服的阿旺,阿旺鼻血洒了满身,刚洗完澡穿了衣服,还没穿裤子顾柒又来了。

    “靠,你这个变态怎么又在换衣服!”

    吓得阿旺赶紧拉起了裤子,他结实的臀部今天已经被顾柒看了两次。

    “顾小姐,这是我房间,你真的不用敲门吗?”

    “哈哈哈,都是哥们,我过来是打算……卧槽,你这眼睛怎么搞的?”

    阿旺一回头吓顾柒一跳,“没什么。”

    想到顾浣说要让顾柒敲碎他的天灵盖,别人不可能,但是顾柒这人的性格是十有八九的。

    虽然他是好心,未必顾柒就会理会。

    “顾小姐找我有事?”

    “我本来想带你去酒吧找找自信,不过看你这个样子,算了吧,跟你在一起会拉低我的颜值。”

    一听去酒吧,阿旺眼睛亮了亮,阿才也说让他找女人降降火,说不定能行呢。

    “顾小姐放心,我去涂一点去血化淤的药膏,保证今晚就看不出来。”

    “行啊,那你可不许告诉你家先生。”

    “不说,先生最近很忙,他从书房出来咱们早就回来了。”

    “哟,小伙子很上道嘛,还有阿才,咱得封死他的嘴。”

    “顾小姐,我保持沉默。”路过的阿才正好听到这一句。

    “那就行,你要是敢多嘴,今晚回来我就撬了你的牙齿。”

    阿才:“……”

    “顾小姐,我们需要准备些什么?”阿旺还没有去撩过妹子,一脸激动。

    “战衣。”

    “什么叫战衣?”

    “就是穿一套你最帅的衣服,你嘴笨不知道说什么,那就我来说,你负责帅,我负责撩,分工合作。”

    阿旺比了一个ok,“阿才你去吗?”

    “都去了,先生身边没人,你们就不怕露馅。”

    “对哦,那你在家值班。”

    顾柒看了看天色,“对了,我让你去看看我家小浣熊你看了吗?她怎么样了?”

    “我给她熬了感冒药,保证药到病除,让她睡会儿捂汗,你不要打扰。”

    “行吧,一会儿我来找你。”

    天色变黑,顾柒穿着一套拉风的战衣敲了敲阿旺的门。

    “走了。”

    “收到。”

    门一开,黑衣黑裤黑墨镜,头发被发蜡梳理根根分明。

    “大哥,你是参加葬礼还是给人当保镖?”

    “这就是我最帅的衣服了。”

    顾柒无语,取下他的墨镜,拉开他的衣服,故意弄得痞痞的。

    “走。”

    到了本市最大的酒吧,一进场顾柒就嗨了起来,阿旺寸步不离的靠着她。

    “大哥,你不是来给当保镖的,你挑选一个猎物,我帮你下手。”

    “随便什么人都可以?”

    “你不相信柒爷的魅力?”顾柒挑眉。

    “不不不,连先生都拜倒在你魅力之下,我从来不怀疑,可是这些女人穿得都很少,我不喜欢。”

    顾柒想着某人第一次开荤,怎么着也得给他找一个好的留下好印象。

    “你喜欢什么样的?”

    “嗯,个子小小的,皮肤白白的,嘴巴小小的,小脸尖尖的,眼睛大大的。”

    “我懂了,小家碧玉对不对?”

    “对,就是这种感觉。”

    “行,你先喝酒看看有没有找你搭讪,哥哥我这就去给你找猎物。”

    “那你快点回来。”

    “知道了,要是有主动送上门来的你记得不要放过。”

    “好。”阿旺开始喝酒,但他没想到,他从第一瓶喝到二十瓶,顾柒还没有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