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3章 糟老头子来了-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753章 糟老头子来了

    不会错的,一定是穆南枢那个糟老头子。

    说起糟老头子还是顾柒给他取的别名,说他明明长得那么好看。

    每天过得像是个老年人,喜好也和老年人一样。

    要是穆南枢让她不开心了,她就在心里骂他是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今天这样的物件,除了他之外,顾柒想不到别人。

    在大家都惊叹于那玉石之时,顾柒跑出了顾家大门。

    大门外并没有任何人,别说是人,连车子都没有。

    “小枢枢。”她叫着那人的名字,既然他来了,为什么不出来?

    这是顾柒从穆南枢身边离开以后,她的身边第一次出现穆南枢的线索。

    证明他没有将她放开,顾柒心情好了很多。

    可是她奇怪的是,以穆南枢的性格,他早就将自己抓走了,为何迟迟没有动静?

    爷爷过生日,他还专门送上了这么贵重的礼物也不现身。

    顾柒不知道,此刻她脸上的表情被黑夜中一只小小的飞虫所拍到。

    很快她的画面就传到一台电脑上,穆南枢坐在车里,看着小东西脸上的表情。

    这是他自己设计的侦查飞虫,不像是无人机那么目标庞大。

    在顾柒回了顾家以后,他就让人投放了这些小飞虫。

    从外形来看,这就是普通的小虫子,谁也不会在意。

    其实顾柒发生的事情穆南枢一清二楚,见她今天穿着一条民国时期的旗袍,明艳又婉约。

    “这顾小姐打扮起来还真漂亮。”阿旺忍不住道。

    想到他第一次看到顾柒穿着白裙,光着脚丫进来的时候,他还以为是天上的仙女下凡来呢。

    “先生,顾小姐在叫你,你都来了,不如下车见见她。”阿才在一旁提醒道。

    本是说不来的,不知道怎的,穆南枢突然改了主意过来。

    过来就过来吧,他却没有打算露面,就在顾柒的五百米内。

    穆南枢看着屏幕上那漂亮又精致的女人,她果然还是女儿装最好看。

    “先生,刚刚我从小飞虫接受到一个信息,一会儿顾小姐要准备一个蒙面的化装舞会,似乎是为了撮合别人,不如你……”

    阿旺和阿才也觉得奇怪,明明先生这么在意顾柒。

    顾柒身边有一个南宫离缠着不放,他还不以为然,每天在深山里跑来跑去。

    要不是这次顾老爷子的生日,他也不会来。

    来了吧,他还不愿意去见顾柒。

    顾柒看了看周围,没有车辆和人,只得有些失望的回去。

    在院子里就被洛给抓了一个正着,“你刚刚失魂落魄跑去哪里了?”

    顾柒很快又恢复过来,任谁也感觉不到她之前的不开心。

    “我还不是出去透透风,怎么,想我了?”

    “想你才怪,你之前说的给我想办法,什么办法?”

    “我让人准备了面具舞会,一会儿我给你黑幕,把你安排给凯拉。”

    洛心花怒放,“我的好妹妹,你太可爱了,哥哥没给你白买那幅画。”

    “我的哥你别这么恶心的说话,总之一会儿你记得拿小狐狸面具。”

    “好,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哥的终身大事就在你手中了。”

    顾柒给他打了个手势,“放心,包在我身上。”

    本以为这几天洛会对凯拉兴趣减少,谁知道他依旧这么浓烈,说不定他真是动了心。

    既然如此,她是应该好好帮帮洛。

    玉石风波之后,来宾们该祝贺的都祝贺了,顾柒上台点燃了气氛。

    “各位来宾,今天晚上我特地准备了一个面具舞会,希望大家踊跃参与哦。”

    说着顾柒就让顾浣抬着一堆面具过来,“大家都可以自由挑选面具,一会儿我会随机点出两张面具的主人跳舞。”

    “顾小姐,请问我有幸和你跳开场舞吗?”一位男士问道。

    顾柒一愣,本来她搞这个舞会就是为了洛,谁知道将自己也牵扯了进来。

    她是主人,理应跳开场舞的,不过这男伴的选择。

    南宫离不动声色的看了她一眼,他的眼神之中似乎在说选他。

    要是真的选南宫离,岂不是从侧面证实了两家联姻的事情。

    聪明的顾柒娇俏一笑,“一会儿我会随机叫到一个动物面具,那位男士便过来和我一起跳开场舞。”

    顾浣招呼大家道:“美丽的女士来这边拿面具,男士就去那边哦。”

    为了保持神秘的气氛,顾柒让人关闭了大厅所有的灯,只余下壁灯,令光线十分暗淡。

    顾浣手中捏着一个面具,等凯拉一过来,就将手里的面具递过去。

    凯拉没有多想,顺手将面具戴到了脸上。

    今晚来的还有不少年轻人,大家都很喜欢这种神秘的感觉。

    顾柒站在舞池中,犹如dj一般调节气氛,“大家都准备好了吗?一会儿我叫到的动物面具,就请那人出来和我一起跳舞哦。”

    男士们纷纷答应,顾柒心想,这么多人,她随便叫一个也不会叫到南宫离的。

    “有请毒蛇花纹面具的男士。”顾柒随便叫了一个。

    大家都在看周围的人脸上是什么面具,一人上前一步,他脸上的面具正好画着一条张着大嘴吐着蛇信的毒蛇。

    “他可真幸运。”

    “是啊,早知道我就拿那个丑丑的面具了。”

    顾柒站在台上,“这位先生,你可以和我跳一支舞吗?”

    男人没有回答,而是径直朝着她走来。

    有那么一瞬间,顾柒将面前的男人和记忆中那个人重合在一起。

    穆南枢是很有格调的一个人,行走坐卧永远是不慌不忙,每一个动作都很是优雅。

    坐着是一幅画,躺着依然也是最高贵的。

    一般人根本无法走出他那样的步伐,看似云淡风轻,犹如天上谪仙踏月而来。

    身上却散发着让人不敢高攀的气场,让人望而却步。

    不,不可能的,这个人身穿一身绅士的西装,短发,又怎么可能会是那个他。

    他们只是身材相仿,让自己想多了。

    饶是如此,当他在自己面前做了一个标准的绅士礼,邀请自己跳舞之时,顾柒的心还是跳快了些。

    将手指放到他的手中,浅浅的温度从指尖蔓延看来。

    这温热的触感,顾柒更是有些失神。

    穆南枢和常人的体温不同,他的体温偏低,尤其是炎热的时候,抱着他睡很舒服。

    音乐响起,顾柒被他一把带入怀中,他的手臂强壮有力。

    她正在发呆,一时间身体扎入他的怀里。

    顾柒嗅到一股若有似无的浅浅香味,这个味道是……穆南枢独有的。

    但她很快又在心里否定自己,一些男人本来就喜欢喷香水,或许只是香味相似呢?

    不过……这味道真的太像是穆南枢了。

    那一瞬间她差点叫出他的名字,小枢枢。

    身体跟着他旋转,他的舞技很好,点到即止,从来不会有过分的举动,十足的绅士派头。

    顾柒自言自语道:“那个糟老头怎么可能跳舞……”

    她无奈的笑笑,自己是想太多了,他万年不变的长袍和长发,又岂会打扮成这个样子出现。

    顾柒说的是中文,今天来的大多都是外国人,因为他的身材高挑,顾柒肯定他是外国人听不懂中文。

    面具后面的男人眉头微挑,糟老头?自己在她心中就是这么老的形象?

    放在她腰间的手收紧了一点,让她更靠近他的怀中。

    那一瞬间,顾柒感受到强烈的占有欲。

    “小枢枢。”她忍不住叫出口,“是你吗?”

    顾柒觉得自己就是有病,以前人家不让她走,她天天想着逃。

    后来人家放她了,她倒好,整天心里都在想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