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9章 我想你了 小枢枢-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749章 我想你了 小枢枢

    这熊孩子熊起来,顾浣恨不得剪掉她的舌头,还略略略。

    “柒爷,姐姐带你回家吃棒棒糖。”

    “就不,我要脱裤子。”说着她手放到了自己拉链上。

    台下的男男女女都咽了咽唾沫,这个小妖精太撩人了。

    南宫离上前一步,“回家脱。”

    顾柒眨巴着眼睛,“为什么要回家脱?”

    你不要妄想和一个酒鬼胡说八道,因为酒鬼压根就没有正常的思维能力。

    “因为他们没给钱。”南宫离一本正经道。

    “对哦,你们没给钱,我不脱。”说着顾柒还真的乖乖下台了。

    像个小朋友一样被南宫离乖乖牵着离开,“你会给我钱吗?”

    “会。”南宫离嘴角微勾。

    顾浣已经看呆了,这是什么神仙套路!!!

    顾柒就这么被带走,简直太离谱了吧。

    “柒爷。”她连忙追了上去,这么下去两人肯定要完。

    虽然顾柒本来就和他有关系,顾家认定的未婚夫。

    可顾柒现在并不清醒,要是稀里糊涂将自己交出去,她醒后会怎么办?

    南宫离已经将她带上车,顾浣想要上车却被阻挡在外。

    “南宫少爷,我家小姐……”

    “她是我未过门的未婚妻,我带她离开有什么不妥?”

    “这……”对啊,没有什么不妥,“小姐只是喝醉了,请你高抬贵手不要伤害小姐。”

    她说得很委婉,言下之意就是你不要趁着这个时候占顾柒的便宜。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也不会伤害她。”

    说着南宫离摇上了车窗,顾柒趴在他怀中,这些天来唯一一次他能这么近距离靠近她。

    她就是一只调皮的小猫,平时你一抓她就逃,连根尾巴上的毛都摸不到。

    然而此刻南她没有逃跑,而是这么乖巧的躺在他的怀中,南宫离觉得自己像是做梦。

    他不敢开口,生怕打扰了这美好的一刻,他可爱的小丫头。

    手指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发丝,小时候她就和别人不同。

    其她名媛被逼画画弹琴,行走坐卧也都是十分规矩。

    而她调皮拔光了孔雀的尾巴,这让南宫离气到了极点,却记了她十多年。

    “柒妹妹,嫁给我好不好?”南宫离温柔的问她,如果娶了她,家里的生活一定会很有趣。

    “哼,我才不要嫁呢,不嫁,就不嫁。”顾柒因为他是穆南枢,习惯性的团在他怀中。

    被她主动拥抱,南宫离是开心的。

    就连车子到了顾家,“自己能走吗?”

    顾柒耍无赖,以前她和穆南枢外出回来,就会缠着他抱自己,穆南枢倒也宠她,让他抱就抱。

    “我要抱抱才起来。”

    南宫离刮了刮她的笔尖,“小丫头。”

    顾柒将头埋在了他的怀中,将她送回自己的房间,顾柒一把将他拉下来。

    “你要去哪?”

    “回房休息,你乖乖睡觉。”

    “不要,我要你陪着我睡。”

    她不知道这一句陪我睡会掀起怎样的波涛,南宫离是一个正常男人,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他的眼眸渐深。

    “真要我陪你睡?”

    “要。”

    他一本正经的回房洗漱干净,还拿着毛巾过来,给顾柒擦脸,擦完还带着她的脚丫子一起擦了。

    顾柒往他怀里一钻,双腿盘着他的腰身,鼻子嗅来嗅去。

    穆南枢身上的衣服都有熏香味道,尤其是睡衣,上面有薰衣草和其它草药混合的味道。

    见顾柒在他胸前嗅来嗅去,南宫离有些狐疑,他本来就有洁癖,特地回房洗干净了的,应该没有酒味,她在闻什么?

    “找什么?”

    顾柒不仅闻来闻去,还在他的胸前抠来抠去。

    “怎么没有了?”

    “什么没有?”南宫离奇怪的看着她。

    顾柒比划了一下,“味道啊,小枢枢,你身上的香味怎么不对?”

    小叔叔?南宫离以为是她很依赖她的叔叔。

    “你喜欢什么香味?”

    “薰衣草,也不完全是,就是你平时用的熏香啊,你今天怎么不用了?”

    “我明天就用。”南宫离摸了摸她的头,“睡吧。”

    “我不要。”她抱着手一脸不开心的样子。

    “为什么不睡觉?”南宫离很有耐心的哄着她。

    “要亲亲。”她指了指自己的脸颊。

    南宫离无奈一笑,真是个磨人的小丫头,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顾柒这才开心的抱着他的脖子睡觉,“小枢枢,我们分开多久了?”

    南宫离心中觉得有些奇怪,她和这个叔叔似乎关系太好了一些?

    因为只是亲脸,小孩子和长辈之间的互动,他也不会在意。

    “你说分开多久了?”他顺着顾柒的话继续说下去。

    “一天两天,好像不是,咦,我怎么有二十根手指?又变成十六根了。

    呜呜呜,我数不清,小枢枢,你真的放我走了吗?”

    顾柒白天没心没肺的笑,但她内心有一个疑问,她总觉得她离开得太轻松了一点。

    而且以穆南枢的势力,他早就知道自己的真实名字,也知道她是来自美国。

    美国顾家,很好查的,可她回来这几天一直都没有任何事情,仿佛那人真的放过了她。

    想到自己被穆南枢放走,这是自己想要的,但内心深处就是有些不爽。

    明明是她要逃,真的逃掉了反而还不开心。

    她没有让任何人看出来,就是每天晚上去喝酒而已。

    因为只要她一闲下来,就会想到那个男人。

    穆南枢仿佛有毒,渗透到她的五脏六腑之中。

    那个云淡风轻,偏偏对她却是无尽宠溺的男人。

    顾柒一直都将自己的情绪压得很深很深,只有这一刻她醉了才能真正的认清自己的感情。

    放她走?南宫离觉得话中有话。

    如果真的是她叔叔,又何必不让她走?

    “嗯。”他继续套她的话,“不是你想走吗?”

    顾柒天性如此,仿佛一片云彩,谁也抓不住她,如果要走那一定是她提出来的。

    聪明人和蠢人的区别就是他可以根据你的想法猜测。

    “我是想走,可你明明说过,我要是逃,你会砍断我的手脚,这辈子都不让我逃。”

    “我……”南宫离已经觉察到不对。

    顾柒捶着他的胸口,“小枢枢,你是不是真的不要我?不管我了?你还说过要我等你”

    “你很喜欢我?”南宫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眼中一片冷意。

    顾柒的心里不是不容人,而是早就容下了别人!

    “我……我不知道……我看不到你就会想你。”她将头埋在他的怀中。

    “我说要你在火山口修建城堡,我是让你知难而退,你这个傻子是不是真的去修城堡了?”

    南宫离双手紧握,顾柒分明已经对那个男人动了情,只是她自己还不知道。

    她倒是将这份心藏得够深!

    顾柒突然爬起来,“小枢枢,我喜欢你吻我的样子。”

    她就要亲下来,自己心爱的女人,要是其它时候,南宫离一定很开心。

    可是这一刻她将自己当成了别人,他只有愤怒,没有任何愉悦。

    他伸手将她拉开,翻身下床。

    “小枢枢,你去哪?”

    南宫离猛地将门一带,查,他一定要查清楚,那个小叔叔究竟是谁!

    分明她的过去自己了如指掌,她是什么时候爱上了别人!

    三年前迈克以死相逼,她都不愿意,今天究竟是谁夺走了她的心。

    顾柒自己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小枢枢怎么走了?

    挠挠头没有答案,她乖巧的滚进了床里,睡得像头小香猪。

    直到第二天中午,顾柒扶着自己晕乎乎的头起床。

    那酒也太厉害了,连她都醉成这个样子,昨晚她不是和南宫离比试来着?最后谁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