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8章 表演个卖身葬父-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748章 表演个卖身葬父

    接下来的几天,南宫离如影随形,还真的就在顾家住了下来,美名其曰和她培养感情。≦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这让顾老爷子开心坏了,每天拉着南宫离下棋不说,还非要给两人制造机会。

    让两人同吃同住,还要两人约会。

    顾柒白天在大人前面表现的很好,晚上就换上男装去玩。

    她去哪南宫离总会提前到达,这个夜晚他又到了。

    “又是你!你就那么闲?”

    南宫离摇晃着手中的鸡尾酒,“柒柒,我可是按照承诺,我不会约束你。”

    是啊,他没有约束自己,只是自己撩妹他一定会跳出来打扰。

    不去酒吧去赌场,南宫离也会出现。

    原本自己魅力无限,正要成功的时候,南宫离一出现必定让自己破功。

    毕竟他身材高挑,男人味十足,走得还是冷酷路线。

    自己勉勉强强扮男人,也只能走中性路线。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自己撩的妹子全都被他给抢走。

    不仅如此,他的赌术也比自己好,自己在哪他就在哪。

    这几天顾柒也不敢去找洛,不然洛一定缠着她要凯拉。

    要是现在自己去找凯拉,南宫离又来插一脚,洛估计是真的要砍了她。

    “和你发展感情,这不叫闲,这酒叫调情,味道不错,尝一口?”

    他优雅的将酒杯递过来,南宫离和穆南枢两人的性格完全不同。

    穆南枢看似温吞,但一击必中,就像是蟒蛇缠物。

    一开始在角落中观察猎物,等着她出现之时,便会霸道缠身,不让她离开半步。

    南宫离看似给她自由,让她飞翔,其实如影随形,就在你身侧看着你,守着你。

    温水煮青蛙,慢慢的消磨着你的性子,让你屈服。

    不得不说,这两个男人的手段都是让她难以招架的。

    看到酒,顾柒眼睛一转,“南宫哥哥,要不然我们打个赌。”

    “什么赌?”他就知道,每当她甜甜叫着自己的时候,这就有问题了,小丫头又憋着坏呢。

    “咱们就比酒,要是我赢了,以后你就放弃我。”

    顾柒酒量最好,毕竟这些年在夜场也不是白混的,靠着酒量,谈生意的时候她放倒了不少人。

    南宫离摇晃着手中的酒液,“那如果我赢了呢?”

    “我也不可能嫁给你的!”顾柒小机灵鬼,提前封了他的路。

    “那这样吧,要是我赢了,以后你就不许再赶我走,至少给我一个机会,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顾柒认真想了想,要求是不过分,而她绝对也不会给他机会赢。

    酒吧内开始热闹起来,“瞧啊,又有人看上柒爷了,两人要拼酒。”

    “柒爷的魅力还真是大,男女通吃呢。”

    “要是能睡到柒爷,我死了都愿意,瞧柒爷那腰,比女人还细,滋味怕是比女人好多了。”

    打顾柒的主意可不止一两个男人。

    顾柒大手一挥,“去,把我的宝贝拿来。”

    “是。”

    顾柒喜欢酒,她尝过很多酒,不然行走江湖,在外面一喝就醉了,她还能每天蹦跶吗?

    各国的酒她都有研究,但论起烈酒,她就认一样。

    中国的白酒,比起那些威士忌白兰地要厉害多了。

    别看着平时在酒吧一喝喝一晚上,大多都是一些低度数的,要是你一来就醉了,酒吧怎么赚钱?

    顾浣和邬湄提着几大瓶老白干就过来了,外国人很少喝过这种酒。

    南宫离又是一直生活在国外的,喝得大多都是红酒这些。

    这酒是洛之前送给她的,二十年的老白干,度数62度。

    “规则。”南宫离挑眉,一点没怯场。

    “简单粗暴,一人一杯,一直到对方放弃。”

    顾浣着急坏了,“柒爷,这种方式喝酒很伤胃,你还是对自己好点吧。”

    就算酒量再好,也不是你这么来糟蹋身体的。

    顾柒要的就是速战速决,直接要南宫离倒下。

    然而南宫离并没有怯场,他已经开始倒酒。

    桌子上的空杯被倒满,“我先干。”

    接着所有人就看到两人如同是喝白开水一样,你一杯,我一杯。

    只有划破喉咙灼烧的热度在提醒着她们,这不是白水,是货真价实的酒。

    能喝下一瓶老白干的,那绝对是算酒量好的,两人不到五分钟,就一人喝了一瓶。

    喝得这么急,白酒的劲自然比红酒要大多了。

    饶是顾柒心里也是火辣辣难受死了,她赶紧喝了点水缓和一下。

    再看南宫离,人家面色如常。

    尽管顾柒一早就知道他的酒量不可能太差,但也没想到会这么好!

    喝下一整瓶酒还跟个没事人一样,难道她今天会输给他?

    不,这绝对不可能。

    顾柒开始想花招,她要去洗手间吐出来,将之前喝的白酒都吐了。

    “你要去哪?”

    “尿急去尿尿。”

    “比完了再尿。”南宫离将她的心思猜得十分准确。

    “你这人怎么这么讨厌,要不我滋你一身你信不信?”

    南宫离也都喜欢了这丫头口无遮拦,也并不觉得粗俗,反而觉得可爱。

    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

    “如果你想,我不拦着。”

    说罢他一杯喝下,“该你了,要是你不喝就算你输。”

    “谁要输?”顾柒一口喝下一杯。

    两人你一杯我一杯,南宫离的速度越来越快,顾柒有些力不从心。

    本来应该她掌控主导权的,谁知道最后被南宫离掌控。

    她站着就有些头晕,看人的视线越来越不准。

    “你……怎么变成两个头了?”

    “柒爷,你不能再喝,你醉了!”

    “我没醉,谁说我醉了,你看我还能喝。”顾柒又是一杯。

    南宫离也不甘示弱,周围的人都在等待着结果出来,顾柒的小脸已经染上了一片晕红。

    之前喝得酒后劲上头,她摇摇晃晃,都忘记了自己为什么要喝酒。

    “来,今天大家都在,我,我给大家表演一个节目。”

    顾柒摇摇晃晃朝着台上走去,顾浣心道不好,这人是真的醉了。

    “我的爷,咱们回家洗洗睡。”

    “睡?夜生活才开始呢,睡什么睡?”

    顾柒抱着钢管,打着酒嗝,“各位父老乡亲,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我今天给大家表演一个卖身葬父的节目。”

    顾浣扶额,早知道就不让她看最近的古装剧了,把里面卖艺的那些江湖话都记住了。

    要是顾爸爸知道她要表演卖身葬父,还不气得打死顾柒这个不孝女。

    很多外国人都不懂,什么叫卖身葬父?卖身葬父还能表演的吗?

    顾柒突然将自己身上的皮夹克一脱,不对啊!这不是卖身葬父。

    她妖娆一笑,突然盘住了钢管,“你们还想要我脱吗?”

    顾浣反应过来,这不是卖身葬父,这特么是跳脱衣钢管舞啊!

    要是她脱了,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顾柒平时酒量很好,她们还从来没有见过她喝醉的样子,也就不知道她居然这么疯狂!

    “想!”

    “脱!”

    “柒爷,你最好了,让我们看看。”

    大家倒是巴不得看的,这个磨人的小东西。

    顾柒手指放在自己衬衣口,“你们想看?”

    “对!”

    “我偏不给你们看。”她哈哈一笑。

    就算是醉了,她也是逗人的那个。

    “柒爷,你这是在耍我们呢?”

    “是啊,就是在耍你们,算了,我脱个裤子表达一下礼貌吧。”

    什么!不脱衣服要脱裤子,还表达礼貌?我的乖乖,你这是哪国的礼貌!

    顾浣不知道自己跟了个什么主子,早知道今天就不来了,太丢脸了啊!

    “柒爷,你稳住,裤子不能脱啊。”

    脱了就露馅了,况且她还没嫁人呢。

    “不,我就脱,略略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