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7章 兔子养肥才能吃-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747章 兔子养肥才能吃

    顾柒抬头对上南宫离那一双认真的眸子,这个男人竟然在这么短暂的时间查了她的一切。

    并且还猜到今天自己会来这里,一早就来守株待兔。

    “如果你非要爱我,我当然无法控制,你要知道,我永远不会回应你。”

    “就为了他?”

    “我天性自私,任何人都不爱,我只爱我自己,我骨子里就流着冷酷无情的血液。”

    她从南宫离的手中挣脱起来,指着墓碑。

    “这个墓碑的主人,就算爱到死,我依然不会爱他,他就是鲜明的例子。”

    南宫离深深凝视着这个女人,就算她不会喜欢迈克,至少那个男人成功在她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这片痕迹不会因为时间而褪色,只会在她心中形成越来越深的沟壑。

    以后有男人靠近她,并且喜欢上她,她都会想起迈克。

    她的情绪很激动,南宫离轻轻拥住她,“顾柒,你不要怕我,我没有要逼你的意思,我可以等你。”

    迈克的跳海自杀,表面上顾柒看似冷漠,连他的葬礼都没有出席。

    其实她的心里却受了极大的创伤,对这件事还是很自责的。

    谁说她无情,她的情只是埋藏得太深,无人能知。

    顾柒推开他,“不必了,南宫少爷,我们是两路人,你趁早死心,即便是你非要和我在一起,强扭的瓜不甜。”

    说着她自己擦干眼泪转身离开,对于任何人她都是冷漠的状态。

    南宫离站在墓碑前面,看着那束玫瑰,在微风中轻轻摇曳着花瓣。

    她的青梅竹马以死相逼尚且不能得到她的心,究竟要以什么办法才能让她另眼相看。

    这个浑身都带着刺的女人,强行包裹,只会被她身上的刺扎得遍体鳞伤。

    山风吹动着那抹单薄的身影,直到消失在视野之中。

    “顾柒啊……”

    风吹散他的轻喃。

    落基山脉临时搭建的帐篷里突然传出一声凄厉的咆哮。

    “什么!顾小哥是个女人!”阿旺的声音高八度。

    他拿着资料的手还在抖,甚至擦了擦眼睛,“阿才,你快帮我看看,我是不是眼花了?或者我是在做梦吧,你打我一巴掌试试。”

    脑门上瞬间被人架了一把枪,吓得他身上汗毛都立起来了。

    穆南枢轻飘飘一句话传来:“这样够不够清醒?”

    “够,够了,我的先生,你快放下,擦枪走火了怎么办。”

    穆南枢放下枪,用白帕擦拭着枪口。

    看着穆南枢的淡然,以及阿才脸上也没太大惊讶的表情。

    就阿旺一个人觉得自己像是从外星来的一样,“你们都不惊讶吗!顾小哥是女人诶。”

    阿才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看着他,“先生和她同床共枕,难道会不知道她是男是女?”

    “好吧,先生知道很正常,那你呢!你为什么一点都不惊讶?”

    阿旺使劲摇着阿才的肩膀,不能让他一个人吃惊,这样显得他像个傻子。

    “顾小哥是个女人,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相比阿旺的冲动,阿才少言寡语,心思也更细腻一点。

    “你知道她是女人?你怎么知道的!”

    “很简单,第一,顾小哥没有喉结,哪个男人没有喉结的?

    第二,顾小哥的声音比男人要娇细,调子也要高一些,尤其是和先生撒娇的时候,分明就是女人声音。

    第三,顾小哥的手比男人小很多。

    第四,她有耳洞。

    第五,你不是告诉我说看见她男扮女装,其实那是她本来的模样,只是你一心以为她是男人不愿意相信。

    最重要的一点,我相信先生不是基佬。”

    见阿才平静的列举这么多,更显得自己傻到了极点。

    “你你你明知道她是女人,为什么早点不告诉我?害得我以为她是男人。”

    “你又没问。”阿才翻了个白眼。

    阿旺:“……”

    也是,从一开始顾柒在他心里就是小白脸的印象。

    因此她在和穆南枢撒娇的时候,阿旺都是转了头,顺便还在心中想太辣眼睛了。

    有伤风化,伤风败俗。

    他只顾着骂顾柒,哪有心情去研究她的声音和手。

    “先生,你也真是的,既然顾小哥是女人,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她是我的女人,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她是男是女?”穆南枢问得理所应当。

    “哼,你们都将我当傻子!”阿旺的内心世界彻底崩塌了。

    也是,他好不容易从一开始反感顾柒,到后来慢慢接受顾柒,还一门心思撮合两人。

    现在告诉他,他接受的男人不是男人,而是女人,恐怕重新塑造心理建设了。

    “难道不是?男人和女人都分不清。”

    阿旺竟然无言以对,他这算是明白了,怪不得那么喜欢顾柒的穆南枢,在她和女人同床共枕竟然一点都没有反应。

    亏得他那晚上提心吊胆,生怕穆南枢一个生气就将顾柒丢去喂鲨鱼。

    原来两人都是女孩子,穆南枢当然不用担心了。

    要不是这次穆南枢让他去准备礼物,他才特地调查了一下顾家的人。

    顾家就两位公子,但并不是顾柒,反而有个小千金。

    看到那些顾柒的女装照片,阿旺才认定这个事实。

    只是他到现在都觉得神奇,“你们说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呢?

    翘着腿吃葡萄,经常将鞋子甩飞,初次见面就强吻先生。

    对了,你们见过爬树那么快的女人吗?比男人都野。

    还有上次和先生喝酒,她也喝了不少,怎么看她也不像是个女人!”

    阿才则是笑了笑:“难道你不觉得正是这样的女人才会令先生动心。

    那些女人每日涂脂抹粉,虚情假意,哪有顾小哥,不,顾小姐生动可爱?

    反正我是从来没见过比顾小姐脸皮更厚,胆子更大的女人。

    别说女人了,就算是男人被先生多看两眼就吓得瑟瑟发抖。

    偏偏顾小姐不同,别说是先生瞪她,就算先生那么吓她,她还是该跑就跑。

    实在将先生惹急了,就往怀里一躺,揽着脖子撒娇。

    先生这辈子不怕任何人,唯独啊……被这顾小姐吃得死死的。”

    阿才少言,却是将两人看了个透彻和仔细。

    “先生对她那么好,她为什么还想要逃?”

    这一点也是阿才想不通的,他看向穆南枢,这高深莫测的男人,一定有他自己的打算。“可能先生是觉得顾小姐年龄太小,放回去养两年。”

    “顾小姐又不是兔子,养肥了吃啊?”阿旺没好气道。

    两人嘀嘀咕咕,说了半天也说不出原因,估计事情的真相也就只有穆南枢和顾柒才知道了。

    穆南枢丢下白帕,“礼物准备得怎样了?”

    “已经准备妥当,等到顾老爷子生日我就让人送去,先生不如一起去?”

    “不必。”

    阿旺有些着急:“先生,你又不是没看到顾小姐的性格,她就是一个疯丫头。

    顾老爷子和南宫家可是打算让她联姻的,要是你不看住,疯丫头就嫁给别人了。”

    还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阿旺终于接受了她是个女人的事情。

    穆南枢丢开了枪,在桌子上绘制地形图,旁边还有密密麻麻的数据,没人知道他在干什么。

    他是一个天才,也是一个疯子,很多时候旁人都想不通他在干什么。

    “她不敢。”

    “别人不敢,顾小姐可不是普通的女人,她都骗你好几次了,换成别人早就被剁成肉末,先生也就是你宠着她。

    要是等她嫁给了别人,你后悔都来不及。”

    穆南枢垂下的眼眸一片冷漠:“连我都无法进入她的心,这世上不会再有别人。”

    话语之中是强大的自信和笃定,那个所有人都看不穿的女人,他却一眼看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