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6章 死的怀念-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746章 死的怀念

    第0746章死的怀念

    今晚的顾柒玩得特别疯,身边围绕了一堆辣妹。≦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经年都看愣了,小心翼翼问了顾浣一句:“柒爷她是不是那个?”

    “哪个?”

    经年红着脸,“同性恋……”

    “应该不是吧,虽然柒爷喜欢和女人闹着玩,但是这么多年来,她最多是和女人们玩玩,不会真的做什么。”

    经年看着那最醉生梦死的顾柒,“我觉得柒爷是一个很神奇的女人,分明和她隔得这么近,却觉得和她离得好远。”

    “别说是你了,就算是我和湄儿跟着她这么久,也没有真正看明白她这个人。

    你说她没有心吧,为了你一个陌生人,她可以花一亿救你。

    但你要说她有心,她这人看着大大咧咧,其实比谁狠心,以前有个人喜欢她喜欢得要死,柒爷她都能不为所动。”

    顾浣的话让经年来了兴趣,“柒爷性格特别,招人喜欢也很正常吧,你看那些小姑娘,哪个不喜欢她?”

    “我说的那种喜欢可不是普通的喜欢,那个男人为了她可以死的,当真是爱到了骨子里。”

    “那后来呢?”

    “说起来两人也算是相识一场的好朋友,从小长大的好兄弟。

    在追求多年未果以后,他以死要挟,强迫柒爷答应他。

    你想啊,这么多年的朋友,人家都要死了,再怎么你得去见一面敷衍一下吧,至少别让人做傻事。

    柒爷倒好,跟个没事人一样,压根就没去,后来听说那人跳了海,家人连尸体都没有打捞到。”

    经年脸色一变,“柒爷当真如此狠心?”

    “是啊,当时那人跳海的时候,柒爷就在酒吧和人玩飞行棋。

    我问柒爷她为什么不去,她只回答我别说他以死相逼,算是拿刀架在她脖子上,她不喜欢还是不喜欢。

    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人能逼她做不愿意的事情,她的身体和灵魂都是自由的,那一年,柒爷就十六岁而已。”

    经年的眼中闪过一抹星光,“为什么我觉得柒爷好有个性。”

    “是啊,能没有个性吗?你看哪家的女儿是像她这么顽劣的。

    我觉得柒爷投胎的时候本来应该是男儿身,脚一滑才滑到女人这边来的。”

    经年一脸崇拜道:“我倒不这么想,柒爷是没有遇上真正喜欢的人吧,如果她遇上并且爱上了他,一定会为他舍弃一切,包括自由。

    柒爷爱憎分明,爱就是爱,恨就是恨,没有人能强迫她做任何事情。”

    “你个小丫头知道什么叫爱?我看你就是胡思乱想罢了,我就担心这么下去,咱们柒爷都要成为老姑娘咯。

    送上门来的男人她没有一个瞧上眼的,就连南宫……”

    顾浣是唯一一个能进顾家的人,所以她清楚顾家发生了什么。

    一考虑到经年的妹妹已经失身给南宫离,偏偏南宫离又是顾家定好的姑爷,这层关系够复杂的。

    “南宫怎么了?”

    “没什么,今晚不要打扰柒爷,她应该会喝很多酒。”

    “为什么?”经年刚刚跟着顾柒不久,还不太熟悉她的脾性。

    每次觉得她清楚顾柒的性格了,转眼顾柒又会做出一件让她懵的事情。

    想要看穿顾柒,除非你有一颗七窍玲珑心。

    “明天,是我刚刚说那个朋友的忌日。”

    “其实柒爷心中也并非没有任何感觉的吧。”

    “柒爷的喜怒悲欢,都是我们看不透的。”

    经年定定的看着那在女人堆里,举止行为十分放荡的人。

    柒爷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呢?

    顾柒和她们调笑到半夜,她脸上的笑容很甜,谁都看不清楚她是开心还是难过。

    天快亮的时候,她回到车上,打发了经年等人离开。

    “柒爷不是回家,她要去哪?”

    “去那人的墓地,她不会要我们跟着的,有司机送她回来,我们先回去吧。”

    “她不会出事吧?”

    “放心,柒爷的酒量比十个你还厉害。”

    车子沿着安静的街道慢慢行驶,万缕金光从车窗中洒落进来,落在那垂眸的女人身上。她眼睛半阖,“路边花店停一下。”

    “是,柒爷。”

    顾柒下了车,明艳花房少女嘴角笑容灿烂,“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

    换做平时顾柒一定撩撩对方,然而今天她却是满脸严肃。

    “帮我包扎一束洛丽玛丝玫瑰。”

    “是。”

    少女见她满脸严肃,也不敢再开口,默默的给她包花。

    顾柒看着四处各种娇艳的鲜花,她的心情却是灰暗一片。

    “好了先生。”

    她丢下一叠钞票离开,花房姑娘上前,“先生,太多了。”

    那人却已经上了车,车子在蜿蜒曲折的路上行驶,最后停在了一片安静的墓地。

    带着十字架的墓碑成片,顾柒将花束放到其中一个墓碑前。

    洛丽玛丝玫瑰,死的怀念。

    重瓣白玫瑰,上面还有几颗露珠,在阳光下绽放着盛开着娇艳之极的姿态。

    她一脚踢向墓碑,“混蛋,谁让你死的!不答应你,你就要死,我宁愿从来没有过你这个兄弟。”

    十字架墓碑上面只有寥寥几句英文,并没有死者的照片。

    当年他跳海身亡,打捞了一个月也没有影子,最后下葬的只有他生前喜欢的几样东西。顾柒说着不在意,每年的忌日都会过来。

    她坐在墓碑旁边,要是别人看到一定会觉得她对死者不敬。

    顾柒却是一脸天真无邪口中碎碎念道:“我还记得第一次我们见面的时候,你瘦得跟只小老鼠一样。

    那时候你被人堵到墙角挨揍,我出来打跑了他们,从那天起我就成了你的大哥,罩着你。

    每天我的功课都是你帮我做的,我们一起上学放学。

    可是你这个混蛋,我拿你当兄弟,你他妈却想要上我。”

    顾柒说到这里,又对着墓碑踢了几脚,可想而知在她心中对这个人有着多深的印象。

    “你怎么那么懦弱,我不答应你就要以死相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性格。

    你越逼我我越反感,我本来以为你是骗我,没想到你这个混蛋居然真的跳海了。”

    顾柒的眼框之中落下两颗温热的泪,砸落在花瓣上。

    拳头打着墓碑,“混蛋,就算我不喜欢你,可我们一起长大,我一直都拿你当我亲哥哥啊,你为什么要死?

    你知不知道,你死了都没有人陪我一起疯。”

    顾柒抱着他的墓碑滑落,跪在他的墓碑前面。

    “迈克,三年了,你是不是还在怪我?

    我答应过你,不喜欢你也不会喜欢上任何男人,这是我对你的这条命的补偿。

    可就算是这样,你也不会再回来了,这三年来,我没有一天梦到过你,混蛋迈克,你就那么恨我吗?”

    “原来没心没肺的柒爷,竟然也是有心的。”一道熟悉的男声出现。

    顾柒抬头一看,南宫离从一块墓碑后面走了出来。

    “南宫少爷还有扮鬼吓人的癖好?”

    “不,我只是无聊四处转转。”他迈着长腿朝着顾柒走来。

    这样的顾柒他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在船上肆意妄为,在他面前卖萌装可爱。

    不管哪一面都不是真实的她,唯有这一刻才是真正的她。

    她的身上还带着浓烈的酒气,眼中却无半点醉意,只有悲伤。

    他弯腰俯身,伸手捧住了她的脸,小脸上还带着泪痕,犹如一只被人遗弃的小狗。

    纤长的睫毛犹如羽翼,眼睛润湿一片,清澈见底。

    “顾柒,这才是最真实的你。”

    “滚开。”

    “你警告我不要爱上你,那么我告诉你,哪怕万劫不复,我也只会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