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9章 变态 丑男都不放过-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739章 变态 丑男都不放过

    顾柒最擅长说谎,每次说起谎话来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南宫离皱着眉头,他这是遇到了一个什么怪人。

    “我更想要看看,你究竟丑成了什么样?”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知道吧?我比那癞蛤蟆还要丑上一百倍,我不让你看是为了你好。”

    南宫离看着她小嘴旁边的肌肤白玉无瑕,她要真像癞蛤蟆才有鬼了。

    “好,你不摘,我来摘。”

    南宫离昨晚就很好奇她的身份,这人知道他是南宫家的人,却不肯透露自己的身份。

    究竟会是谁呢?

    顾柒一头扎进他的怀里,脸紧贴着他的胸膛,不让他触碰自己的面具。

    “不给就是不给,大不了我让你打我几下,面具比我衣服还要重要,不能摘。”

    她在南宫离怀中挣扎,身体在他腰间扭动,很快她便感觉到他身下起了反应。

    “呀,你这个变态,居然连我一个丑男都不放过。”

    此刻南宫离脸都快要红得滴血,她刚刚那么用力在他身上动来动去,他起反应也很正常吧!

    顾柒趁着他脸红的时候快速起身,“妈妈说过,好孩子不能和变态一起玩的。”

    她逃离的时候还不忘扯开他的浴巾,让他无法追出来。

    南宫离看着仓皇逃离的那人,脸色十分难看,究竟谁是变态!!!

    顾柒终于逃出生天,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柒爷,你没事吧?”

    “我哪能有事,南宫小哥哥善解人意,很快就放我出来了。”

    顾柒才不会说是她扒了人家的浴巾这才离开的。

    “悠悠,昨晚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当真没有欺负你?”

    悠悠红着脸摇头,小声将昨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经年很奇怪,她们在之前都被注射了药剂,那个节骨眼上,她们根本就没有选择的机会。

    既然是一同注射的,为什么她没有反应?只是很困罢了。

    “也罢,想不通就不要想了,悠悠,你再等我一段时间,等我回了美国就找钱将你赎回来。”

    顾柒刚刚才胖揍了南宫离,逃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久呆。

    赶紧下了船,乘坐快艇离开。

    经年还没有时间好好和悠悠说话,就被顾柒强行带走。

    “柒爷,你跑得这么快干什么?后面又没有大老虎。”

    “后面可是比大老虎更可怕,再晚点我就逃不了。”

    刚刚她能揍南宫离,那是人家正在洗澡,要是在正常的情况下,自己早就被打死了。

    想象南宫离那被揍青了的脸,她就觉得太惨。

    顾柒迎风张开了双手,“我又自由了!”

    快艇已经离开游轮很长一段距离,她回头看了一眼,看到甲板上有着一个白色的小点。

    为什么她觉得那个小点那么像是穆南枢呢?

    “湄儿,你帮我看看,那甲板上是不是站了一个人?”

    “好像是三人吧。”

    “我怎么觉得像是穆南枢呢?”

    “距离太远我看不见,柒爷,你别自己吓自己,如果真的是穆先生,你觉得他可能放你离开吗?”

    “不可能。”顾柒摇摇头,“打死都不可能的。”

    “那不就对了,柒爷,咱们可要赶紧回去了,过不久就是老爷子的大寿,你呀也得收收心装装样子。”

    “对哦,爷爷的生日快到了,湄儿,我账上还有多少钱?”

    “三千多万。”

    “这么少?”

    邬湄拿着计算器,“你还知道少呢?这次的利润一个多亿你就花了一亿,就剩几千万。

    其它钱暂时无法周转出来,你花钱如流水,动不动就大把大把的用钱,赚的还不够给你花。”

    顾柒托着脸颊,“就只剩几千万了啊?我之前就看好了一副古画,要六千多万呢,爷爷可喜欢他的画了。”

    “要不是我们拦着你,这几千万都没了。”

    “对不起,柒爷,都是因为我……”

    看经年自责的样子,顾柒连忙宽慰道:“你别在意,我只是暂时手头不宽裕,又不是我真的穷,不就一个亿,你也太小看我了。”

    顾柒盘算着,“我好久都没有见到洛哥哥了呢,哈,不如去拜访一下洛哥哥吧。”

    邬湄见她脸上出现这个表情,就知道某人又要遭殃了。

    顾浣一拍手,“对哦,beard向来出手阔绰,肯定愿意当这个冤大头的。”

    “小浣熊,洛哥哥聪明睿智,怎么能叫冤大头?再说从奸商嘴里抠点东西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顾浣笑了笑,“柒爷,也就只有你脸皮最厚。”

    “嗯,我当你是在夸我。”

    几人有说有笑,甲板上的白袍男人衣袂飘飘。

    阿旺和阿才都急了,“先生,顾小哥可是真的逃了,你就这么看着他走?”

    “让她走。”

    不管走得再远,她都是他的笼中鸟。

    “这顾小哥怎么离开得这么匆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畏罪潜逃呢。”

    两人讨论着,不知道今早究竟发生了什么。

    穆南枢负手而立,目送着顾柒离开。

    小柒儿,你逃不掉的。

    顾柒几经周转回到美国,回去的第一件事就去找beard。

    地下堵城,顾柒熟门熟路的进去,来这里她只要刷脸就行。

    一见她的到来,这里的人都是点头哈腰,“柒爷来了。”

    有的则是叫着她的英文名,不管是什么人群,来这里的人一个个都对她很恭敬。

    到现在经年都还不知道顾柒的身份,总觉得她很神秘,而且还很吃得开。

    “柒爷,咱们来这种地方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当然是来敲诈,不不不,是来看我可爱的洛哥哥。”

    “我刚刚似乎听到了敲诈两个字。”

    “不,你听错了,我这样奉公守法的好青年怎么可能去敲诈别人呢?”

    说着她带着经年走到了顶楼,“小经年,一会儿要是有男人要轻薄你,你记得扇他两耳光!”

    “哦。”

    顾柒推开了门,一进门就甜甜一笑,翻脸比翻书还快。

    “啊,我的心我的肝,天底下最可爱的洛哥哥……”

    她操着一口流利的英文朝着一人扑了过去。

    在沙发上坐着一个金发绿眼的男人,手中夹着雪茄。

    见着顾柒扑过来,他习惯性的将雪茄移开了些,生怕烧着了她,稳稳接住顾柒。

    “小家伙,好些天没有见着你,真去中国了?”

    “那可不,刚回来呢,第一时间就来看你了,洛哥哥,你看小甜心我可是随时随地都想着你的哦。”

    明知道她是虚情假意,他也喜欢,揉了揉她的头,“中国好玩吗?”

    “当然好玩啦,有好多好吃的,还有好玩的。”

    “都玩什么了?”

    顾柒小嘴很甜,巴拉巴拉说了一通,最后掏出一个小东西。

    “喏,你看,我还特地给你带了中国的特产呢。”

    洛看了她手中的小东西一眼,那是一枚康熙年间的古币。

    这还是顾柒从穆南枢家里顺走的,她当时带了一口袋,毕竟小。

    “就一枚?”

    “对啊,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真货。”

    “行吧,心意我领了。”洛也不在意那么多。

    “洛哥哥,你看我给你送了礼物,我从中国学到一句古话,礼尚往来,你是不是也要送我东西?”

    “嗯?要什么?”

    “这不爷爷的生日要到了,我没钱买礼物,我看了一幅画。”

    洛把玩着手中的货币,“这一票就算他吃了你一些,你也赚得不少吧?”

    顾柒笑眯眯道:“我都花光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性格。”

    “败家子,给你买画也行,不过最近我可看上了一个小姑娘,你负责给我搞定!”

    “哟,还有姑娘不买你的账?没问题,包在爷身上了,她是哪家的?”“凯拉·史密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