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5章 柒爷给你看个宝贝-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735章 柒爷给你看个宝贝

    知道南宫离的身份以后,顾柒显然更加放肆。≦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说实话虽然顾爸爸老是在她耳边叨叨说南宫离有多优秀,但她压根就没有一点感觉。

    在遇上穆南枢之前,顾柒对任何男人都是当兄弟处。

    偏偏一个穆南枢让她动了心,乱了情。

    平时这个点他都在书房里不知道忙什么,每天晚上都是自己睡着了他才回来。

    除了将自己抱在怀中,他并不会做什么。

    他的体温偏低,她就很喜欢抱着他睡,凉凉的。

    当顾柒意识到自己在想穆南枢的时候赶紧摇了摇头,说好永远不再回来,不会再和他见面,怎么又无缘无故想到了他?

    “两位,你们可以领走你们的拍卖品了。”

    笼子中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少女,虽然长相一样,但熟悉了就会发现两人还是有所不同。

    例如见两人过来,一个少女就将另外一个护在了身后。

    一人眼神就像是慌乱的小白兔,另外一人虽然害怕,在害怕中却有一些顽强。

    顾柒一眼就看中前面的那个倔强少女,她托起了少女的下巴,“以后你就跟我了。”

    那轻佻的模样,少女狠狠咬了她一口。

    “啊,好疼,你属狗的吗!”

    “柒爷,你有没有事?都流血了。”顾浣看着一脸心疼。

    “你这女人怎能如此不知好歹,要不是我家柒爷救你,你就等着被臭男人……”

    “小浣熊,别生气,吓坏了小姑娘就不好了,小姐姐,我牵你出来。”

    少女不依,顾柒倒也不着急,“你不愿意跟我走,那我就把你卖给别人吧,毕竟买你花了我一个亿呢。”

    “混蛋!”少女低声骂了一句。

    面前这个少年虽然看不清楚脸,却一副痞气的样子,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我数到三,你要是不出来,我可真卖了,一……”

    少女很害怕也很纠结,她身后的妹妹还楚楚可怜的看着她。

    两人根本就没有机会选择,不是他,还有其他人。

    “姐姐,你快去。”妹妹将她推出来,她直觉至少比起那些男人,这个少年也许没有那么坏。

    顾柒伸手揽过她踉跄的身体,穿了增高鞋的她足足比赤脚而立的少女高了半个头。

    “放心吧,跟了我我会好好对你的。”

    这句话怎么都像是登徒子对小白花的台词,这句话便真的是让这个少女记了一辈子。

    她永远都记得面前这个戴面具的少年,嘴角笑容是那么灿烂。

    顾柒将她交到一旁邬湄的手中,拉着南宫离走到一旁。

    “南宫老哥,我警告你,这小白兔我可要了,你不许趁人之危,等我手头宽裕了我就连本带利还给你。”

    南宫离漠然的看了她一眼,她的眼睛清澈无比,并没有肮脏的东西。

    这个神秘少年似乎并不是为了那种事才拍下的,为了救人花一个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放心,我对她没兴趣,我是个生意人,替你照看多久就会收多少钱。”

    他向来以生意为主,这次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这只麻雀一说他鬼使神差就真的拍了下来。

    “哼,大奸商!”

    “说的你好像不是一样。”南宫离越发觉得这个少年熟悉。

    顾柒将那个胆小的丫头拉出来,“喏,他是个好男人,不会动你的,要是敢动你就告诉我,我帮你收拾他。”

    南宫离冷冷问道:“你究竟是谁?”

    “等我手头宽裕将她赎回来你就知道了,你可要好好照顾她,瞧这小可怜多可怜,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听她的口吻,觉得她不像坏人,小声回答:“我叫悠悠。”

    “小悠儿,真乖,这个是我的电话号码,以后我会来接你的。”

    南宫离迈开长腿离开,顾柒将小悠悠推过去,“相信我,他是好男人,跟着他,他会保护你。”

    小悠眨巴着紫色大眼睛道谢,“谢……谢你。”

    另外一个少女看着自己的妹妹跟着南宫离离开,她心里有些担心,却也没有办法。

    “你放心,她不会有事的,她叫悠悠,你叫什么?”

    “经年。”

    “你叫经年?,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难道你们的名字是出自长恨歌?”

    经年看了她一眼,算是默认了。

    这句诗是一首悼念心上人的诗,给她们取名的人看来也是在想着谁。

    “小年,跟我走吧。”

    顾柒去牵她的手,被她挣脱开,“不要碰我。”

    看她防备的眼神,顾柒就不信这个邪,非要抓着她。

    “哼,你可是我一亿买回来的,以后生是我的人,死也是我的死人,我就碰。”

    她揉揉经年的脸,水嫩水嫩的。

    经年被她这么幼稚的举动弄得有些无奈,顾浣则是很不开心。

    “你知道这个亿柒爷是怎么挣回来的吗?都要陪人……”

    她差点说出那句话,顾柒瞪了她一眼。

    “走,回房睡觉,今天我要和小经年一起睡。”

    说着顾柒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经年的身上,遮住她露出来的风光。

    这个小动作让经年有些失神,她嘴上一副轻浮的样子,做出的举动却……

    顾柒揽着她离开,遇上其他男人不怀好意的目光,顾柒恶狠狠道:“看什么看,再看把你也叉出去喂鲨鱼。”

    想到那个被喂了鲨鱼的人,大家瞬间收敛起来。

    阿旺看着顾柒这抱着美人入怀的场景,背上的汗毛都竖起来。

    这个顾小哥简直是在抚先生的逆鳞,自己前面还在给她解释她是好心,现在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大色魔!

    “咳,先生,顾小哥只是绅士风度。”

    穆南枢没说话,要是顾柒抱着的是个男人,这会儿也一定去黄泉路追赶被喂鱼那人去了。

    经年被她揽着,那些男人也就不敢再看,这种关心让她心中有少许温暖。

    似乎这少年身上还有一股莫名的浅香,给人很安心的感觉。

    “小经年,今晚跟我睡,柒爷给你看个大宝贝。”

    “你!!!”经年红了脸。

    一进门,顾柒就吩咐顾浣准备干净的衣服。

    邬湄则是不放心的要和她一起住,这船上臭男人这么多,明天早上才会下船,她要负责顾柒的安全。

    顾柒取下了脸上的面具,经年看到她的真容,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好看,比一个女人还好看。

    “是不是觉得柒爷很帅,都看傻了?”顾柒刮了刮她的鼻子。

    在别人眼中她就是一个清瘦的少年,自然而然红了脸。

    “柒爷,你又在乱撩人。”

    “才没有,小经年先去洗澡,这些是干净的衣服,记得洗得香喷喷的,晚上我要抱着睡。”

    经年红着脸抱着衣服跑开了,邬湄摇摇头,又是一个无辜少女泥足深陷。

    “小经年,要不要我给你搓背,我手艺是祖传秘方,搓过的人都说好!”

    经年猛地将门关上,邬湄无奈道:“柒爷你要真是个男人,一定是个登徒浪子。”

    “我觉得我应该是妇女之友。”

    两人哭笑不得,“你可不要玩出火了,要是人家真喜欢上你了。”

    “那是爷的魅力,一个亿啊,今晚我要抱着睡才行。”

    “现在知道心疼了?”顾浣不悦道:“叫价的时候不是挺开心吗?不是我拦着你,你还要花一个亿,倒赔是不是?”

    “我的小管家婆,别生气了,好歹还剩了几千万的。”

    “哼,你就是个败家娘们。”

    “是是是,听说黑船上晚上的夜宵很好吃的,你去要点呗。”

    “柒爷,咱们在逃命,不是来旅游度假。”

    “知道啦,快去,我要吃好吃的,让厨房准备一下,对了还要给小经年准备一点好吃的,她肯定饿了。”

    顾浣有些吃醋,“我还不是没吃饭。”

    “我的小浣熊吃醋啦。”顾柒揉了揉她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