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4章 护短的先生-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734章 护短的先生

    什么叫摆着不动也好看?她是花瓶吗?虽然好像长得是有几分姿色。

    可他上船来也不是为了做这种事,他对男女之事没兴趣,更不可能要这上面的女人。

    顾柒见他犹豫,“老哥,你看看小姑娘哭得多可怜啊,你就发发慈悲,看你也是个不差钱的,救救小姑娘吧,我代表小姑娘谢谢你了。”

    一亿多倒是不多,不过他能拿去做很多事情了,至于将钱花在这种事情上?男人眼眸略冷。

    周围的人已经起了意见,“臭小子,你别在这浑水摸鱼,要叫价也是别人亲自叫价。”

    “就是,你要在这哄抬物价,管理何在,还不赶紧将他叉出去,看他的样子那一亿也是拿不出来的,还不如重新拍。”

    “对,叉出去,这个小混蛋就是来搞笑的。”

    其他人都不想对上顾柒这个愣头青,不管别人叫什么价格,她都会出更高的价格压下去。

    他们最害怕这样的人,上船是为了找乐子,但也不代表自己的钱是大风刮来的。

    这上面的女人男人都只是玩物,既然是玩物,谁又会舍得花大价钱?

    穆南枢眸光一冷,招了招手,阿旺立马过来。

    场面越来越混乱,那些想要得到女人的男人们一个个都恨不得推翻结果重新拍。

    大家同仇敌忾一致对外,纷纷嚷着要将顾柒给叉出去。

    顾柒叉着腰,“你们这些老东西,人拍了就是小爷的,想要就出十个亿啊!”

    明知道他们舍不得,顾柒故意这么说。

    “坐地起价,奸商!”

    “说得你自己好像不是一样,没钱就别说话。”

    “你还没有付钱,管理员,结果不算,我们重新再拍一次。”

    “把他叉出去。”

    “对,叉出去。”

    大家义愤填膺,很快保安就带队过来了。

    “把谁叉出去?”

    “她!”叫得最凶那人得意洋洋道。

    “带走。”为首的保安队长直接带走叫嚣那人,“从今天起,永远剥夺你上船的资格,现在请你下船。”

    男人都懵了,“不是应该叉走他才是么?”

    “你扰乱秩序,违反规矩,我们已经安排好快艇马上送你离开。”

    “你有什么资格让我走?我可是这船上的高级会员,叫你们老板过来。”

    “抱歉,你还不配见我们老板,劝你现在就离开,要是晚了,我家老板生气,你想走就走不了。”

    男人当然不信这个邪,“呸,不就是一个黑船,知道我是谁吗?”

    说着他将脸上的面具一摘,“实话告诉你们,老子也是道上混的,青龙你们认识吧,是我哥。”

    上这艘船的人有个规矩,那就是戴着面具,船上的人职业有很多。

    有商人,有政要,也有道上的人。

    很多人都不想露脸,就是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

    穆南枢冷冷一笑,“青龙是么?那就断了他的尾。”

    “先生,要动青龙?”

    “我记得上个季度的分成他只给了三成。”

    “是这样没错,不过他上个季度……”

    “既没按照规矩来,就按照规矩动手。”

    “是,先生,那青龙这个弟弟如何处理。”

    穆南枢把玩身上佩戴的玉饰,慵懒道:“既然那么喜欢将人叉出去,那就叉出去喂鲨鱼吧。”

    阿才和阿旺对视一眼,那人不过说了顾柒一句,这先生不仅要他的命,还连累青龙。

    可见这顾小哥在先生的心里有多重,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让先生护短成这样。

    阿旺对着耳麦里的人说了几句,队长脸色一变,继而对那嚣张的人道:“先生,现在你不用走了。”

    那人还一脸得意,“早这样不就好了,要是得罪了我哥,我哥分分钟搞定你们。”

    “不,先生你误会了,我们老板的意思是将你丢入海中喂鱼,将他捆起来。”

    “什么!你们竟然敢!我哥是青龙!”

    “呵,在这里,只有我们老板说了算,青龙又算什么?拖出去。”

    “放开我,我要见你们老板。”

    “你还不够格,对了,刚刚老板吩咐了,在他身上多划几刀,鲨鱼喜欢血腥。”

    顾柒看到那人被五花大绑,犹如畜生一般被刀割,这种血腥的画面。

    顾浣抓住了她的手,“柒爷,好可怕,我不想呆在这。”

    “别怕。”顾柒到底要淡定许多。

    虽然有很多人,场中却无一人给他求情,上船就要经过精密的仪器检测,不能携带任何武器。

    那人就像是案板上的鱼肉,毫无还手能力。

    很快他就被拖了出去,无一人敢去看,大厅中也是一片安静,听到重物坠海之声。

    好可怕……

    顾浣吓得瑟瑟发抖,“柒爷,我想下船。”

    “乖,别怕,我们没事的。”顾柒虽然没说什么,她的心中已经给自己提了一个醒。

    很显然老板就在船上,她们所有人的一举一动他都看得很清楚。

    她绝对不能做出太过出格的事情,否则就会和那人一样的下场。

    可是她怎么有一种感觉,觉得那个老板做事风格和穆南枢很像。

    那人在这船上?应该不太可能吧,他要是在又怎么可能放走自己。

    不过顾柒总有一种被人保护的感觉,这人也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不就是说要赶走自己,居然丧了命。

    “各位很抱歉刚刚发生了一点小插曲,咱们竞拍继续,刚刚这位先生已经叫价一亿,还有人追加的吗?”

    发生了刚刚那样的事情,谁还有心情,每个人都如履薄冰。

    都说这黑船背后的老板势力极大,没想到竟然大到这个地步,连青龙都不在眼中。

    “没有的话那么这位先生就是竞拍得主了,两位先生请跟我过来办理手续。

    顾柒很快又恢复了生龙活虎,爽快的结帐,看到男人也付账完毕。

    她悄悄凑着脑袋去看了一眼男人的签名,南宫离。

    在他耳边道:“老哥,你是南宫家的人?”

    南宫离没想到她看到自己的签名,顿时有些恼怒。

    “你是谁?”

    “我啊,可是你的一个老朋友。”顾柒神秘一笑。

    虽然她戴着面具,但嘴却是露出来的,南宫离总觉得她这抹笑容很熟悉,仿佛曾经在哪见过似的。

    十多年前,顾柒跟着爸爸去南宫家拜访,那时候两人便见过一面。

    南宫家和顾家向来交好,顾柒当天穿着一条很美的公主裙,乖巧的跟在顾爸爸身边。

    谁知道一转眼她就溜到院子里,发现院子里有一只很漂亮的孔雀。

    当南宫离出现的时候,那只可怜的孔雀已经被拔了一堆的毛。

    这是他从小养大的宠物,可想而知南宫离有多愤怒,两人的梁子便结下了。

    当时顾柒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便扬起嘴角灿烂一笑。

    “离哥哥,你长得这么好看,生气就不好看了。”

    南宫离看着身边的少年,老朋友?他的印象中可没有这样一个老朋友。

    知道他的身份之后顾柒大胆了很多,南宫家的事情她很清楚。

    顾爸爸天天在她耳边念叨着他还没有成家,想要顾家和南宫家联姻。

    还说等顾柒再大点,两家就订婚,可以说南宫离是顾爸爸定好的未婚夫。

    顾家和南宫家都有这个意思,就是看两个孩子的意思。

    从监控器里看到顾柒对南宫离微笑的画面,穆南枢觉得很刺眼。

    这边他们已经将南宫离的身份给了他,穆南枢看完只有一个反应。

    不管顾柒喜不喜欢,他绝对不会给两人任何发展的机会。

    “阿旺,给我做件事。”

    阿旺附耳过来,有些惊讶,“先生,这……”

    “有意见?”

    “没没没,我马上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