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4章 修建火葬场-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074章 修建火葬场

    谭总还以为司厉霆会给他带来不同的体验,一脸淫笑的搓着手等待着。

    司厉霆掂了掂手中的高尔夫球杆,提着球杆就是一杆打下去。

    “啊!!!司总你这是干什么?”谭总疼得嗷嗷直叫,碍于是司厉霆他也不敢多说什么。

    “谭总不是想要玩吗?那我就好好陪你玩一玩。”司厉霆又是一杆抽下去。

    “司总,你怕是误会了什么,我是让你和我一起玩这个女人,司总,手下留情啊!”

    “谭总不是要按照我喜欢的方法来玩嘛,这才是个开始呢。”

    司厉霆垂下的眸子中一片冷意,这个男人竟敢对自己的猎物下手,活腻了。

    所有球童都好笑的看着这一幕,半百的老头一瘸一拐朝着前面跑去,司厉霆气定神闲的在后面追。

    一边追一边打,谭总连连求饶,也不知道这司厉霆是怎么抽风了。

    “司总,哎哟哎哟,好疼啊!你就饶了我吧,我是哪里做错了,你说,我一定改。”

    谭总就算是头猪也该明白司厉霆这是在惩罚他,想来想去都只有那个女人了。

    “司总,你要是喜欢她,我不和你抢,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不过就是一个女人,你至于和我大动肝火?”

    司厉霆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不过一个女人,好一句不过一个女人。”

    他突然停下了手,谭总全身生疼一片,见司厉霆停手他这才放心下来。

    “司总,别说是这个女人了,我认识很多长得漂亮的,晚上咱们约个地好好乐一乐。”

    谭总今天约司厉霆出来本就是为了谈那块地皮的事情,就算是挨了打还得笑脸相对。

    司厉霆眺望四周,深邃的眼神让人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谭总这片地倒是不错。”

    “司总说得哪的话,比起你的地产来说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谭总赶紧拍司厉霆的马屁。

    司厉霆把玩着自己的手指,“比起高尔夫球场,我觉得这里更是当火葬场。”

    谭总脸上的笑容顿住,被司厉霆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给吓白了脸。

    “司,司总,你在开玩笑吧?”

    “呵……那你就当成是玩笑好了,林助理,给你三天时间将这块地收购,出资修建火葬场。”

    林均立马拿出小本本记好,一丝不苟的回答:“好的总裁。”

    谭总一脸恐慌的跪下拉着司厉霆的裤脚,“司总,你这是什么意思?究竟我哪里得罪你了,你大人有大量饶了我啊。”

    “不过就是一块高尔夫的地皮而已,谭总又何须惊慌?”

    “司总,你不能这样啊,这块地对我很重要……”

    “抱歉,某人对我也很重要。”

    谭总还没有反应过来谁对他很重要,下一秒司厉霆已经朝着苏锦溪看去。

    “过来。”

    今天的苏锦溪和以前截然不同,微卷的发丝随意垂落在两侧,额前细软的发丝随风飘动。

    脸上化的妆容和以前不同,看似裸妆却营造着一种魅惑勾人的感觉。

    黑色短裙突出她完美的曲线,两条笔直修长的腿无时无刻不在诱惑人。

    苏锦溪一瘸一拐的朝着他走去,水汪汪的大眼睛委屈的看着司厉霆。

    “三叔……”

    她是多怕司厉霆不管她了,在被谭总抓住的那一瞬间,要是司厉霆坐视不管自己该如何?

    司厉霆的视线落在她磕破的膝盖上,“笨蛋。”

    口中轻声骂着,身体倒是很诚实的弯腰将她给抱了起来。

    谭总听到女孩叫他三叔,原来这丫头居然是他的亲戚,却被自己当成了那种女人。

    谭总此刻才知道自己干了一件多愚蠢的事情,“司总,我不知道她是你亲戚,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我该死,我瞎了狗眼了。”

    司厉霆懒得理会,一脚将他给踢开,“滚。”

    “司总!”

    林均目送着司厉霆抱着苏锦溪离开,谭总抓住林均的脚,“林助理,你帮我给司总说说好话。

    你看我都约了司总半个月的时间才有了一个机会,只要司总消气,我什么都可以做的。”

    林均合上小本子,嘴角微勾:“谭总,这个忙我就帮不上了。

    谁让你什么人不惹,偏偏要惹上我家爷的心头肉呢?你还是好好准备一下,三天后这里就会变成火葬场了。

    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以后你过来,给你八折。”

    谭总气得嘴都歪了,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才会遇到这尊魔神。

    明明是要和他谈合作,现在合作没有谈成,偷鸡不成蚀把米。

    球童这才迎了上来,“总裁,我送你去医院。”

    谭总被气得都差点忘记了自己刚刚才被司厉霆给修理了一顿的,浑身都在疼。

    “哎哟哟,快送我去医院,我是不是肋骨断了……”

    苏锦溪窝在司厉霆的怀中,她小心翼翼抬头看着司厉霆的下巴。

    “三叔……你又救了我一次。”

    司厉霆本来还心情大好的,小丫头打扮好了见自己,谁知道发生这样的事情。

    目光冰冷的盯着她没有开口。

    苏锦溪被他看得心里毛毛的,“三叔,那个,我本来是来找帝凰的总裁,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

    “你还能再蠢点?”司厉霆很想要敲开她脑子看看里面究竟装着什么,这丫头居然以为那个色老头是自己?

    他也配?

    “三叔,你干嘛骂我蠢?”苏锦溪此刻还以为那人就是帝凰的总裁,压根没有往司厉霆身上联系。

    司厉霆张了张唇,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就让这个丫头继续蠢下去好了。

    “你蠢是一个事实。”

    苏锦溪:“……”

    将她抱回了自己车上,苏锦溪还没来得及问他要带自己去哪,司厉霆的手就朝着她腿上摸来。

    “你,你要干什么?”

    司厉霆无视她的阻拦,直接将她脚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拿出车里的药膏细心给她涂了上去。

    苏锦溪小脸一红,原来只是给自己涂药膏啊,她又想到哪里去了?

    “嘶……”她疼的皱了皱眉。

    “很疼?”司厉霆看到那紧皱成一团的小脸颇为心疼。早知道自己就不去安排她吃饭了,一直在那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