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8章 你逃不了-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728章 你逃不了

    相比顾柒的尴尬,穆南枢就显得淡定多了,狭长的双眸平静无波。

    “今晚有云,没月亮。”

    气氛就更尴尬了,顾柒眨巴着大眼睛道:“如果我说我没打算逃跑,你信吗?”

    “哦,那你是?”

    “我就是回家拿东西,你看,我这不是又回来了。”顾柒赶紧跑到穆南枢面前。

    通过之前的相处,她发现穆南枢很喜欢她的触碰。

    索性直接跳到了穆南枢身上,双手揽着他的脖子。

    “我要是逃跑了怎么可能会回来的?”

    穆南枢不说话,静静的看她,明知道她说的话是谎话,他却生不出责备她的心。

    手指缓缓抚摸上她的脚踝,“脚不想要了?”

    顾柒从湄儿那听说了一些他的事迹,自己能在他身边活下来,这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小枢枢,我就是回家睡个觉,担心你找不着我,我这赶着就回来了,你别气我了。”

    顾柒将头放在他的肩膀上,如同小女孩撒娇一般。

    一个走私商,她怎么可能真的天真。

    奇怪的是分明一眼就可以看到她的本质,却还是被她表面的娇嗔所迷。

    “我床难道不好睡?”

    既然她找了一个台阶,自己就跟着下了。

    “我还是喜欢床垫,木床太硬了,我那晚睡得不好。”

    穆南枢想着她又是磨牙,又是打呼,那叫不好睡?

    “我之前似乎告诉过你,你要是敢逃,我就跺了手脚,或者挑断你的手脚筋。”

    “小枢枢,你看看我这手多漂亮,能拿刀,能弹琴,很厉害的哦。”

    “那脚呢?”

    顾柒想了想,“我会跳舞哦,我跳给你看。”

    为了取悦穆南枢,顾柒已经释出了看家本领,她随便放了一首歌。

    正好是一首火辣的歌曲,她就着歌曲就跳了一支艳舞。

    身体贴着穆南枢和椅子,那叫一个香辣。

    当阿才进来的时候,顾柒正好以十分旖旎的姿势靠着穆南枢,举止放荡就像是夜场的舞女。

    真是个妖精,阿才心里想。

    穆南枢不想这样的她被别人所看,一手将顾柒拉到怀中抱着起身。

    “回家。”

    顾柒还想要挣扎,但她又有了新的目标。

    既然穆南枢是老大,她只要用她的美色迷惑他,自己岂不是可以打通中国市场了?

    这一次她走的心安理得。

    被抱出门外,邬湄和顾浣还在和阿旺对峙。

    “柒爷。”

    她们睁大了眼睛,她们桀骜不驯的柒爷居然被一个高大的男人抱在怀里,那男人还穿着唐装。

    穆南枢看都没有看两人一眼,径直从她们身边离开。

    顾柒从他怀中探出一个小脑袋,“你们乖乖的不要闹,先回去等我消息。”

    邬湄和顾浣都感觉到事情不对劲,两人根本不可能走。

    “柒爷,你去哪我们就去哪。”

    看不到顾柒,她们自然也是很着急。

    “小枢枢,她们是我的人,你不许伤害她们。”

    “阿旺,带她们回去,不可伤人。”

    穆南枢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这两人去了也好,以前顾柒想逃就逃,要是多了小辫子被自己抓住,她再想逃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是,先生。”阿旺一个头两个大,一个妖精也就罢了,还来两个?

    邬湄收起了锋利的匕首跟了上去,顾浣性格要温和许多。

    “那个,我家柒爷和你们先生是什么关系?”

    阿旺没好气道:“关系?就是一张床睡过的关系。”

    “什么?你说她们已经睡过了!!!”顾浣惊叫一声。

    她家柒爷彪是彪了点,但还是黄花大闺女啊!这一来中国就让人坏了身子,这……

    “还不是臭小子自己赶着爬上先生床的,你们最好让他赶紧滚!”

    “你说让谁滚?”邬湄冷着脸,刀锋对准了阿旺。

    “要不是先生吩咐了不能动你们,就你拿刀指着我的姿势够你死一万遍。”

    “好大的口气,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让我死一万遍。”邬湄冷笑一声,就要拿刀劈过来。

    顾浣赶紧拉住她,“湄儿,别出手。”

    阿才也赶紧过来打圆场,“你堂堂一个大男人,干嘛和个女人过不去?”

    “你是有多看不起女人?你还是女人生的,我要跟你单挑。”

    “湄儿,你冷静……”

    两个主子没事,这四人倒是乱成一锅粥。

    穆南枢将她抱上车,顾柒一直乖巧的靠着他让他很喜欢。

    “你若不喜,我让人换了床便是。”

    “小枢枢,你对我这么好,我怎么舍得逃……”顾柒嘴跟抹了蜜似的。

    话音未落,穆南枢已经吻了上去,这张甜甜的嘴,没有一句真话。

    换做别人早就死了一万次,唯独她,好几次都想杀了她,一想到她要是死了,自己再也看不到她鲜活的笑脸,他便忍了下来。

    况且只要一看到她,他的火气瞬间消失。

    软软香香的唇,之前似乎是吃过了糖,唇齿里还有一股甜甜的味道。

    绕着她的舌头,狠狠嗜咬她的唇。

    听到她传来吃痛的声音,他才放过了她。

    “小枢枢,我真的没想跑。”

    “小柒儿,这辈子你都逃不了。”他在她耳边一字一句道。

    犹如宣告一般的话,顾柒毛骨悚然,她觉得自己仿佛被猎人盯上。

    “小枢枢,我不逃。”

    不逃才怪,等搞定这批货,她就逃得远远的。

    车子开向了大宅,这一次穆南枢却是没有带她回房间,而是去了很偏僻的地方。

    他的宅子很大,顾柒还没有完全参观过。

    这个院子一推门进来她就感觉十分阴沉,大约是树木太高,又没有人气,感觉阴气沉沉。

    “小枢枢,这里不是你的房间。”

    “嗯。”

    “你要带我去哪?”

    “见一个人。”

    顾柒一头雾水,“我刚来中国,没有认识的人啊。”

    穆南枢没有说话,邬湄和顾浣也跟了上来。

    “柒爷,你们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

    顾浣拉着顾柒的手,“柒爷,这是什么地方,看着好可怕,我们不要呆在这好不好?”

    穆南枢看着顾浣挽着他的手,眸光有些不悦。

    “过来。”

    顾柒屁颠颠就跑了过去,穆南枢将手伸过来,顾柒连忙挽住了他。

    阿旺推开门,两人走了进去。

    “柒爷怎么变成这样了?”顾浣一头雾水。

    “她怕他。”邬湄看得很清楚。

    天底下她居然有害怕的人,那个男人……

    顾浣只好抓着邬湄,跟着他们走了进去。

    才进入房间顾柒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入眼是各种刑具,这里是刑房!

    女人的声音传来:“穆先生,求求你放过我!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顾柒看着那哭得妆都花成一团的女人,有些眼熟。

    前晚送花的女人!

    她坐在一张椅子上,手和脚被固定,神情慌乱,头发也是十分凌乱。

    “是她,给我送花那个人,她怎么在这。”

    阿旺接了一声:“因为她放跑了你,先生将她抓了起来,等你回来。”

    “等我回来?”顾柒有些懵。

    穆南枢往椅子上一坐,顺手将顾柒带入怀中。

    “开始吧。”

    “开始什么?”顾柒心中有些不安。

    “动了我的人,就要付出代价,她不是很喜欢你?先割舌,再取手足。”

    “是,先生。”阿旺从一旁的刑具里面取了一把小刀,还有固定嘴的刑具。

    顾柒身体一颤,这人不会来真的吧?

    “小枢枢,她又没做错什么,不要这么残忍吧。”

    “慢着阿旺。”

    顾柒这才松了口气,还好她的话管用。

    穆南枢懒懒开口:“先割手足,省得割了舌不能发声,十指连心,先从手指开始断。”

    顾浣抓紧了邬湄的手,这是在干什么?

    “小枢枢,不……”

    “断。”穆南枢冷漠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