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2章 柒爷情话666-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722章 柒爷情话666

    穆南枢哪里知道这小东西的心思,还真以为她是吓坏了。

    一米七二的顾柒在高大的穆南枢怀中就跟个小女孩似的,他安抚着她。

    “小枢枢,我们睡觉吧。”

    “好。”

    这一次睡着她很乖巧,再也不敢乱动。

    她这一抱阴差阳错让穆南枢消了气,心情还甜滋滋的。

    等到顾柒苏醒,身边已经没有了男人的身影。

    她撩开幔帐起来,旁边放到了一套清新的男装,正是她的尺寸。

    顾柒赶紧将自己收拾妥当,房间里面已经没有了穆南枢的身影。

    听到门外有人传来动静,她揉了揉眼睛出来。

    凉峰就站在门口指挥,院子里多了很多人。

    “干什么呢?”顾柒打着哈欠道。

    凉峰一开始就看不惯他,没好气道:“先生一早起来吩咐,让人在院子里种满蔷薇花。

    好端端的,他怎么要改种蔷薇,原来都是名贵的花种,是不是你这只小妖精说了什么?”

    顾柒想到昨晚她在被子上滚来滚去,那人问她喜欢什么花样,她说蔷薇。

    这个变态第二天就挖了院子给她栽种蔷薇,这执行能力也太强了吧。

    “他有病啊?”顾柒第一反应就是这个,自己又不会在这里久住,他干嘛种蔷薇?

    “大胆,你敢骂先生。”

    “哼,我不仅敢骂,我还敢打他呢。”顾柒像是打鸣的公鸡,一副得意的小模样。

    凉峰就看不惯她那得意的样子,“你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你信不信我绑了你送给饕餮。”

    “饕餮是什么?”

    “等你去了就知道了。”

    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小枢枢才舍不得。”

    凉峰是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完全不喜欢这个少年,“以色侍人,不要脸!”

    “啧啧,脸是什么玩意儿,可以吃的吗?”顾柒一副调皮的样子,她才不在意这么多呢。

    凉峰所接触的人哪有这么不要脸的,就是一个老油条,完全不会理会他的话。

    “你等着,我早晚都得撕了你的嘴,等先生将你玩腻了,我就……”

    “就什么?”一道淡然的声音传来。

    穆南枢缓步走来,见顾柒穿着他挑选的衣物,清爽的模样十分讨喜。

    凉峰赶紧变了脸,恭恭敬敬的垂着手。

    “先生。”

    至于顾柒则是三步两条往穆南枢怀里蹦去,“小枢枢,你可要给我做主啊,他刚刚说要撕烂我的嘴。”

    见她不要脸,大庭广众之下就往先生怀里钻,丝毫没有一点男人的尊严,凉峰就看不惯。

    虽说现在的男人有不少有喜欢玩男人,毕竟没有摆到明面上来说,私下玩玩就行了。

    这先生和顾柒如此亲密,长此以往肯定会引来诟病,被人冠上一个好男色的名声怎么都不会好听。

    凉峰是为了穆南枢着想,所以越发讨厌顾柒。

    偏偏顾柒不要皮不要脸,一点都不介意别人的眼光。

    她不介意,穆南枢更不是一个会介意别人眼光的人。

    例如现在,他的手揽在顾柒的纤腰。

    “是么?”

    顾柒活像是封神榜里的狐狸精,连连点头,“是啊,他还要把我送去给饕餮吃呢,小枢枢,我可是你的人了,你可要给你男人我做主啊。”

    那撒娇的模样,毕竟她现在在周围人眼中就是一个少年。

    挖地看了一眼赶紧挖地,栽花的也赶紧栽花,简直没眼看。

    她那一句我是你的人取悦了穆南枢,也就不计较她后面那句什么鬼了。

    凉峰怒气冲冲道:“先生,这人如此放肆,一点都没有将你放在眼里,这样的人还是早点除了算了。

    什么叫是先生的男人,这样的话要是传了出去,对先生你的声誉……”

    顾柒心里没底,显然这人是跟在穆南枢身边的老人了。

    说实话,顾柒心里是有自知之明的。

    别看现在穆南枢似乎对她还比较客气的样子,但她很清楚一点。

    那是因为穆南枢高高在上,从来没有人敢对他放肆,自己出现让他觉得新奇。

    他对自己就像是一件好玩的玩具,或者是宠物。

    在新鲜感的时候他会任由自己蹦跶,当然是在一定的界限。

    要是跨过了那个界限,自己的下场很惨。

    如果他真的站在了凉峰那边,自己的下场一定相当凄凉。

    顾柒赶紧补充了一句:“我当然不会将先生放在眼里了。”

    凉峰一喜,“先生,你听,这人目中无人,并不适合留在你身边。

    你要真的喜欢少年,我出去给你寻几个乖巧一点的,他就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穆南枢的眼睛淡淡朝着顾柒看来,顾柒一字一句道:“因为先生不在我眼里,一直都在我心里。”

    这情话说的六六六啊,旁边一个花匠赶紧记下来,以后撩妹就这么撩了。

    ko,凉峰惨败。

    穆南枢面上浅浅模样,心中却是十分喜悦。

    “当真?”

    “比珍珠白银还要真,小枢枢,那你要怎么罚他,他一来就嚼舌根。”

    凉峰:“……”

    都说不要得罪女人,女人心海底针,怎么这个少年也这么难对付的。

    “那你说要怎么罚?”

    “唔……先生,你这两个手下就像是你的左膀右臂,凉峰凉棱这名字太拗口了,不如改成左右护法怎样?”

    凉峰要炸了,“哪有人叫左护法的!!!你是文盲吗?护法不是一个职位名称吗?”

    顾柒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那就改名叫阿旺阿才吧,合起来就是旺财,先生,你觉得怎么样?”

    旺财?这不就是在讽刺他们是穆南枢的狗腿子吗?

    凉峰据理力争,“先生,你可不要听她胡说八道,我们怎么能改名换姓呢?”

    穆南枢轻描淡写一句:“凉棱还没来,两个名字你可以自由选择。”

    凉峰哭唧唧,他不过就多说了两句话,先生真的要听了这少年的胡言乱语给他改名字。

    他们确实是穆南枢的左右护法,道上赫赫有名的青龙白虎。

    现在出来报名号,大家好,我叫阿旺,我叫阿才,我们就是旺财组合。

    这不是吉祥物嘛!威风呢?气场呢?别人都会笑场吧。

    顾柒咧着嘴笑道:“要是你不喜欢这个名字,我觉得叫猫猫狗狗也……”

    为防止这少年继续作妖,凉峰捂着有些疼的胸口。

    “阿旺吧。”

    都说美色惑人,怎么男色也惑人?

    他们陪着穆南枢出生入死,最后却……凉峰,不,阿旺心里苦。

    “甚好。”穆南枢十分满意这个名字。

    此刻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凉棱带着几人端着早点过来。

    相比凉峰,凉棱的性格更加温吞一点。

    见所有人都看着他,“怎么了,我脸上有花儿吗?”

    阿旺本来心里是难过的,但看到他这张懵逼脸,心里好像平衡了一些。

    至少自己还有选择的机会,凉棱就是活生生被自己拖下水的。

    “咳,凉棱,刚刚先生让我们改名,我叫阿旺,你以后就叫阿才了。”

    凉棱一头雾水,“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改名?”

    “因为吉利呀,你不觉得旺财旺财,就是让先生财源滚滚吗?”顾柒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穆南枢则是揽着她进屋子用早餐,阿旺也赶紧溜了。

    凉棱还是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直到问了花匠前因后果,当他直到自己是被拖下水的,拿起花匠的锄头就朝着阿旺追去。

    “凉峰,你给我站住,我要扒了你的皮!”

    “阿才,你可别怪我,要怪就怪那个小妖精,是他的错。”

    顾柒打开窗户,托着下巴,看着外面那两人跑来跑去,觉得心情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