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1章 你是魔鬼吗-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721章 你是魔鬼吗

    向来威风八面,光是一个名字,一个眼神就让人胆战心惊的穆先生。≦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生平第一次他像是一个小偷一样鬼鬼祟祟,天地良心,他真的只是好奇而非好色。

    明明在水里还突出的地方,她是用了什么材料才能压下来?

    她身上穿的这件袍子正是他的睡袍,和现代的睡袍一样。

    在腰间系着一个结,只要松开那个结,她的身体就可以暴露。

    穆南枢在拉开结的时候心脏飞快跳动,他就是看看又不做什么,至于这么紧张吗?

    想是这么想,他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穆南枢隔着衣服小心翼翼戳了戳,手指传来绵软的触感。

    软软的,没什么感觉,是不是要捏捏才能辨别?

    一向求知精神十分旺盛的穆南枢这一刻就像是好奇的孩子,他在认真研究她衣服的弹力和材料。

    正要伸手捏捏的时候,他觉得头顶上似乎传来阴沉沉的目光。

    顾柒睡得很死,一般情况下是不会醒来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认床,反正穆南枢碰她的时候她就醒了。

    没有睡醒就被打扰的顾柒起床气很大!

    穆南枢一抬头,就对上一双带着愠怒的眸子。

    他就像是干坏事被抓了现行的坏孩子,如果他这会儿解释他只是想要研究她里面那件衣服的构造,她会信吗?

    “你在干什么?”耳边传来冷漠的女声,和白天的小女人截然相反。

    穆南枢竟然会有些心虚,“我……”

    “流氓。”

    顾柒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一巴掌就打在了他的脸上,顺便还踢了一脚将他踢下床。

    起床气的柒爷很生气!

    被踢下床的穆南枢捂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幔帐,她打了自己?

    他捂着脸半天没有回过神来,还从来没有人敢打自己。

    靠,她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居然敢打人。

    穆南枢在反应过来之后,猛地撩开幔帐,顾柒已经倒头熟睡。

    双手双腿夹着被子,睡得像头小猪,还呼哧呼哧的。

    穆南枢满肚子的火气没有地方发泄,这该死的女人打了他她自己倒是睡着了?

    想要将她千刀万剐,不,千刀万剐都不足矣平息他的怒火。

    穆南枢拿着刀子在顾柒身边比划,划她脸吧,这么漂亮的小脸划破了多可惜。

    关键是他最喜欢她眉飞色舞的样子,想了想以后她带着疤痕的脸,一点都不好看了。

    视线往下移动,割了哪里他都觉得不妥。

    就像是一个白玉瓶,你摔碎以后再粘起来,上面的疤痕怎么都会影响玉瓶本身的漂亮。

    比划了半天,最后穆南枢哪都没动,反而也没有那么生气了,只好收起了刀。

    小东西,你给我等着,等你醒了,我的是法子收拾你。

    穆南枢收起刀子,最后还是爬上床躺在了她身边。

    这东西来了以后,他脸上的表情比起万花筒还要多。

    被子被她裹着,他没有了被子,只好静静的躺着,刚刚要睡着。

    一条手臂狠狠砸在了他的脸上。

    穆南枢杀人的心思都有了,这女人是不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

    他冷冷瞪着她,偏偏这东西呼哧呼哧睡得这么香甜,穆南枢活生生将怒火又压了下去。

    睡,等你醒来有你好受的。

    真是个神奇的女人,他不由得想着。

    看着顾柒安静的睡颜,他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仿佛看着她睡觉就是一种幸福。

    他缓缓闭上眼睛,睡意袭来。

    耳边又听到磨牙的声音,就像是有狗子被人抢了骨头,在咬牙切齿磨牙。

    穆南枢怒极,这特么究竟是个什么女人!哪有人睡相这么差的。

    他气得翻了个身堵着自己的耳朵,偏偏顾柒这个不安分的好像在做一个噩梦。

    她咋咋呼呼,双腿蹬到穆南枢的背上,口中还念着:“马儿快跑。”

    气得穆南枢翻身而起,直接下床。

    他不知道当他离开后,那刚刚闭着眼睛的女人突然睁开了双眼。

    顾柒摸着自己的小心肝,我的个乖乖,刚刚差点就被他得手了。

    其实一开始她是真的睡着,被穆南枢戳醒了之后,她的起床气是真。

    将他踢到床下她就彻底醒了,她当时只有一个反应。

    完了完了,他要把自己做成狗肉火锅吃了,或者被打成马蜂窝。

    怎么办怎么办!

    感觉到他要上来,顾柒抱着被子躺下装死。

    要不是屋里就只有一张烛火,光线昏暗至极,他肯定可以发现她是在装睡。

    没有听到任何声音,顾柒悄咪咪的睁开了一条缝,看到穆南枢拿着一把刀子。

    天知道顾柒都快吓尿了,不能醒,她绝对不能醒。

    看着穆南枢比划了半天最后还是收起了刀子,顾柒这才松了口气。

    她的背后已经是一片冷汗。

    想着之前他正要做的事情,这个禽兽还说晚上不动自己的,自己绝对不能睡着。

    要不是认床她突然醒了,说不定早就被禽兽得逞。

    顾柒脑子转的飞快,和禽兽躺在一张床上是最危险的事情,她要赶紧摆脱禽兽。

    感觉到他快要睡着的时候,她故意伸出胳膊,又故意磨牙说梦话,还踹人。

    将穆南枢逼走,顾柒心里那个得意,她总算是安全了。

    她都快乐得起舞,在心里称赞自己,自己可真是个小天才。

    自己的睡相这么差,穆南枢肯定就不会过来了。

    顾柒小心翼翼将幔帐拉开,看到他似乎在找什么。

    他难道不是去其它地方睡吗?这是在找什么?

    光线太暗她也看不清楚,直到穆南枢转过身,她看到他手中的绳子和透明胶。

    顾柒浑身的皮都紧了,难不成穆南枢打算将她捆起来不让她乱动,再给她封上嘴不让她磨牙。

    嘤嘤嘤,穆南枢,你是魔鬼吗?

    说不定他还觉得她烦,想要将她丢到水里。

    不行,她必须要想办法躲过这一劫。

    穆南枢从来就不是善茬,顾柒想得没错,穆南枢就是打算捆着她,封上她的嘴,让她乱动。

    当他拿着绳子准备上来,一撩开幔帐,顾柒猛地朝着他怀里扑来。

    这突然而来的反转剧情让他又懵了。

    耳边传来顾柒的抽泣声:“嘤嘤嘤,小枢枢,刚刚我做了一个噩梦,我好怕。”

    论演戏,顾柒绝对是自学成才第一名。

    穆南枢见怀里的小东西抖啊抖,仿佛是真的吓坏了。

    他下意识拍了拍她的背,“梦到什么了?”

    顾柒确实是害怕,不过不是做噩梦害怕,是怕他趁着她睡觉把她绑了尸沉大海。

    “我梦到有个坏人拿着绳子要绑了我丢去大海喂鲨鱼,我就骑着马儿跑啊跑啊……”

    穆南枢拿着绳子的手有些尴尬,只好松开了绳子。

    “咳,只是一个梦。”

    顾柒松开他的脖颈,泪眼朦胧的看着他。

    “小枢枢,你可不可以保护我?”

    那闪着泪光的小家伙好看极了,而且无端引他犯罪。

    这样柔弱的小家伙激发了他的保护欲,他一字一句道:“除了我,没有人可以伤你。”

    顾柒这个小机灵鬼,可没有个错过他说的话中意思。

    “那你答应我,你也不许伤害我。”

    “要看你乖不乖。”

    顾柒在心里骂了他一句,脸上还得装作可怜兮兮。

    “枢枢,我乖,你不要伤害我好不好?”

    她甚至还使出了她对老爸的必杀技,撒娇三十六计。

    扯着穆南枢的袖子,“小枢枢,我乖乖听你的话,好不好嘛。”

    那嗲声嗲气的声音,换做别人,穆南枢早就让人封了嘴,恶心。

    偏偏顾柒对他做的时候他挺受用,小东西就算是要天上的星星他也给她摘来。

    “乖孩子。”他揉了揉她的头。

    顾柒看到他松了手中的绳子和透明胶,这才松了口气,逃过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