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7章 还想要我的心吗-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707章 还想要我的心吗

    锦诺着急坏了,像是只小螃蟹一样,张牙舞爪摸着顾锦的眼泪。

    因为他太小,身体平衡还不够好,头一栽顾锦赶紧抱住了他。

    穆南枢心中的感动难以言喻,和爱人不一样的温暖。

    他的女儿……

    顾锦一手抱着锦诺,一手抚去穆南枢的泪。

    “爸,我们一起等待妈妈回来好吗?”

    他点头。

    阿旺阿才都被这一幕感动的落泪,一直以来他们都觉得穆南枢太孤单。

    他那样的人,一般人根本就无法接近他,除了太太之外,他身边也没有其她人。

    穆七见过他几次,因为穆七胆子很小,每次都跟只小白兔一样怯生生的。

    穆南枢还怕自己将她心脏病给吓发了,后来索性不见她了。

    哪有顾锦一上来就甩了两巴掌解气,穆南枢也不生气。

    顾锦本来想和穆南枢多说一会儿话,但想到穆七。

    “爸爸,小七呢?我想见见她。”

    “阿旺,带锦小姐过去。”

    “是,先生。”

    顾锦想了一下,又将锦诺放到他怀中,进来的时候见两人玩的很开心,想必他也很喜欢锦诺吧。

    “爸爸,你帮我看着锦诺,我去看看小七,对了,诺诺要换尿不湿和喂奶了,你要是不会就让佣人来做。”

    顾锦心系小七,也顾不上自己儿子了。

    “好。”穆南枢乖巧的答应。

    让人将黑契和尿不湿一起带过来,黑契被顾锦遗忘得十分彻底!

    好不容易被人想起来,带到一间房。

    看到那身着唐装的男人,头发还那么长,他有些吃惊。

    “你玩sy啊?”

    阿才瞪了他一眼,“少说话。”顺便在他腰间抵了一把枪。

    穆南枢抱着锦诺转身,黑契连忙道:“放开我家少爷,你要是敢伤我家少爷,我就……”

    “堵上他的嘴。”穆南枢对自己家人温柔,可不代表什么阿猫阿狗都要温柔。

    堵上以后阿才才问道:“先生,我们叫他来不是问他怎么换尿不湿的吗?堵上了嘴我们怎么问?”

    穆南枢冷冷的看着黑契,“除了尿不湿意外的话,你要是敢多说一个字,我就割了你的舌头。”

    方才看似温和的男人,这一瞬间气场爆发,黑契本能就感觉到了危险。

    “回答!”穆南枢冷斥。

    黑契乖乖点头,他这才被人扯开了毛巾,头上薄汗涔涔,“那个……先把小少爷放到床上。”

    穆南枢乖乖做了,按照他的方法一步一步做好。

    阿才看到尿不湿里面的东西,“先生,我来吧。”

    “不,我来。”

    穆南枢也没有嫌弃,给锦诺弄好,还清洗了一下身体,这才给他穿上新的尿不湿。

    “先生,请净手。”

    穆南枢将手洗好,又开始给锦诺兑奶。

    向来做视线,各种化学元素他可以精确的配比,没想到兑奶也是一门艺术。

    黑契摸了摸奶瓶,“差不多,可以给小少爷喂了。”

    穆南枢做完这一切,这才抱着小锦诺坐在藤椅上,一边喂奶一边逗弄着他。

    如果顾南沧当年没有被送走,他也会做这些事吧。

    穆南枢默默练习着,将来等柒儿怀孕生产,他一定会做一个好爸爸,一定会。

    阿才看着穆南枢,他从来都没有看过如此温柔的先生。

    一切都会朝着好的方向而去吧,只要等太太苏醒。

    顾锦跟着阿旺的脚步到了一处地方,进门就看到穆尘。

    比起上一次见面,穆尘瘦了很多,也更憔悴了。

    他看到顾锦倒也没有多意外,应该是先生将她请来的。

    “你来了。”

    “小七怎么样了?”

    “一直昏迷不醒,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顾锦看着躺在床上的小丫头,小脸惨白一片。

    尽管上一次见她,她的脸色也很白,但不至于看着这么可怜。

    “小七……”顾锦轻轻的叫了她一声,记得她当时还很开心的给自己画画。

    “她离开的时候还是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因为我。”穆尘闭眼,是他太过于自负,觉得自己掌控了一切,包括苏梦。

    他没想到苏梦竟然会用小七病发,来强迫自己对顾锦出手。

    “发生什么事情了?”

    事情到了现在,穆尘也就不瞒着顾锦,将一切娓娓道来。

    “一年前苏梦是跟着你离开,我就说为什么她突然变了这么多,背后的神秘靠山是谁。”

    如果是穆尘的话一切就清楚了,穆尘相当于穆南枢这些年来的代理人他,穆南枢的势力顾锦今天是彻底了解。

    不动声色,就能直接让她换了飞机。

    她想来想去就只有一个环节,那就是她在候机厅照顾锦诺的时候,有人将本来去美国的登机口换了。

    本来直接从通道出去就是去美国的飞机,其他人换了登机口,飞机也换了。

    她是头等舱,和其他人登机时间不同,全程都是在头等舱,还以为头等舱的位置没人买。

    其实除了头等舱空着的位置,还有整架飞机都是空的,在巴黎机场她才下飞机就被带走。

    这人的势力除了在欧洲,看来在国内也是很有一套的,将人在眼皮子底下劫走她却茫然无知。

    如果穆南枢真的想要她的血,比想象中还要容易。

    苏梦靠着穆尘,也就有了巨大的靠山,怪不得能悄然从国内离开。

    “是我。”

    “到了现在,你还想要我的心吗?”

    穆尘摇了摇头,“我承认一开始我有过这样的想法,不过后来七儿天天在我面前说你有多好,她想快点好起来见你,我……”

    各种各样的原因下穆尘对顾锦也就打消了念头,“但我还是想要问问你的血型。”

    上一次趁着她昏迷,穆尘就想要抽血化验,小七清醒他只好匆忙离开,没有来得及。

    到了现在,穆南枢回来,就算是两人身体匹配,他也不可能动顾锦。

    顾锦说了她的血型,当年小七一出生就以为她夭折,妈妈也没有检测,不知道小七和她是否一样。

    穆尘无奈一笑,“血型不同,果然最适合的心脏不是你。”

    “不是我,那是谁?”

    他养了整整一年的苏梦,将苏梦培养得十分强大,让她受尽凌辱活下来,却有了一颗坚强的心。

    “有个人我想你应该见见。”

    “苏梦?”顾锦也猜到了一些,之前穆尘提到苏梦伤害小七,以他爱小七爱得那么深,肯定不会放过苏梦。

    “嗯,我听说她蓄意伤害小少爷,小少爷可好?”

    “锦诺命大,安南替他挡了一刀。”

    “抱歉,不管你信不信,其实我对你并无恶意,尽管我曾经想过要你的心脏。”

    顾锦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如果发生在我身上,我相信厉霆哥哥也会有你的想法,小七福大命大,一定不会有事的。”

    “但愿吧。”

    “对了,厉霆哥哥,我没去美国,他肯定急坏了,我手机被人收走,穆尘大哥,你帮我联系一下厉霆哥哥,帮我报个平安。”

    穆尘拿出手机拨打了司厉霆的号码,“晚了,估计他已经杀过来了。”

    对方的电话无法接通,显然是在飞机上了。

    想着司厉霆这十几个小时肯定担心死了,她看了一下时间,最快也得五六小时以后司厉霆才会到,到时候自己去机场接机吧。

    “走吧。”

    穆尘带着顾锦走到一间十分偏僻的黑色小屋。

    “她就在里面?”

    “嗯。”

    门开,有些刺眼的光线从门外洒落进来。

    苏梦连连求饶,“boss,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放过我!我妈只有我一个亲人了,要是我也死了她可怎么活啊?”

    “你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可曾想过她?”顾锦冷冷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