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2章 半痴半疯半癫狂-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702章 半痴半疯半癫狂

    穆尘快步从房间中走出来,“七儿怎么样了?”

    “小姐还没有醒,不过你放心,jack医生说了小姐暂时没有生命危险。≦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穆尘心中的那块大石落地,他呼出一口气,没有生命危险就好。

    他疾步离开,当务之急他要问清楚是否能做手术。

    刚刚他对苏梦还隐藏了一件事,那就是真正的穆爷已经回来,他根本就不能拿顾锦的心脏来换给小七。

    穆爷的事情是苏梦并不知道的,所以他也就没有提起。

    他本想先去看看穆七,阿旺的声音传来:“尘少爷,先生有请。”

    穆尘脚步一顿,如果要说除了怕穆七心脏病发作死亡这件事之外,他还怕一个人。

    穆南枢,一个充满古香古色的名字,知道他的人,听到这个名字绝对是要吓得抖三抖的。

    这间屋子他已经很久都没有来过了,平时除了打扫的专人,里面上了锁,任何人都不许进来。

    在一座欧式复古建筑中,却有一间古香古色的屋子,看上去倒是有些别致。

    蔷薇花落了满地,风起,四下飞舞。

    那关闭许多年的大门在此刻开启,穆尘心里很紧张,很恐惧。

    世人都说穆爷可怕,他代替穆爷经手的这些年,其实连穆南枢的十分之一都没有。

    自己对顾锦起了心,他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穆尘心惊胆战的进门,屋里被打扫得十分干净,那身穿唐装的男人此刻正在一个精致的铜盆里面洗手。

    他喜欢古典的东西,所以这间屋子的设计全是延续了旧时的东方风格。

    一人给他递上一方白巾,他擦了擦手,每个动作都透着优雅和从容。

    谁会知道这样一个优雅的男人,那样漂亮的一双手里沾染了多少人的鲜血。

    “先生,您回来了。”穆尘是他收养的,跟了他也不短的时间,对穆南枢他仍旧敬畏。

    对他的恐惧那是深深刻在骨子里的,这人永远都是笑得云淡风轻,手段却是残忍无比。

    他往木椅上一坐,端过泡好的茶,揭开茶盖抚开茶叶,嗅着茶香。

    公子如玉世无双,这是每个人看到他的想法。

    “尘儿。”

    他的嗓音也是很好听的,像是一股清泉从山涧流过,分明没有冷意,穆尘心都快跳出来了。

    “先生。”

    “听说你想要七丫头移植心脏。”

    一开口就是这个问题,穆尘平时在别人面前泰山压了一句话,他已经满头冷汗。

    “是,第一次移植手术虽然顺利,但七丫头却产生了排斥,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是有打算再给她寻一颗合适的心脏。”

    穆南枢挑眉朝着他看来,“那尘儿觉得怎样的心脏才合适呢?”

    别看他现在还是云淡风轻,穆尘对他的了解,他已经明白了一切。

    他双膝跪地,“先生,先前我有打算用大小姐的心脏换给七小姐。”

    穆南枢垂眸,小口啜饮着茶,仿佛没有见到他的惶恐一般。

    “阿才,这西湖的龙井还是不如洞庭的碧螺春,喝着总觉得差了些什么。”

    “先生,你久未踏入蔷薇堡,下人们没有准备齐,一会儿我会去招呼一声。”

    穆南枢放下茶杯,这才神情慵懒的看向穆尘,“那尘儿可知道,锦丫头是我的人?”

    当年顾柒以为穆七夭折,便带着孩子离开,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以为是双胞胎。

    直到近年来顾锦回到顾家,他才知道原来当年顾柒生的是三胞胎。

    那么她为什么要费尽心思藏着那个女孩儿呢?答案或许就是那个女孩儿血型和她一样。

    自己都已经知道顾锦的事,穆尘没有理由不知道。

    他对穆七的心思穆南枢很清楚。

    穆尘连忙低下头磕头,“先生,是我大胆,为了救七小姐,我……”

    “你该知道,就算我不喜欢这几个女儿,但她们是小柒儿生的,是小柒儿用命护的人。

    因为这几个小东西,小柒儿和我分开这么多年,谁给你的胆子肖想她们的命?”

    “请先生责罚。”穆尘没有二话,穆南枢为人阴狠毒辣,根本就不会看他是谁。

    任何动了他东西的人,他都不会轻易放过。

    “做错了事情久该受罚,你去把院子里的蔷薇摘下来,将水分晾干。”

    穆尘静等着后面的话,例如用花刺将他捆起来撒盐腌制n天,或者在他伤口上涂上蜂蜜引得虫蚁爬上来。

    这都是他以前常干的事情,谁知道等了一会儿,穆南枢并没有再说话。

    “还杵在这干什么?”

    “先生,你就罚我摘花?”

    穆尘都傻眼了,这完全不是他的风格。

    阿才提醒了一句:“尘少爷,先生心善,从轻处罚,你还不谢过先生。”

    “谢,谢谢先生……”穆尘还是云里雾里的,他是不是在做梦?

    穆南枢摆摆手,“我困了。”

    穆尘赶紧起身告退,直到出来还云里雾里的,他没有留一点血就出来了。

    先生这是怎么了?一点都不像他。

    “傻小子,你就偷着笑,要不是这些年你对七小姐好,这次仅仅只是起了一个邪念。

    若你真动了锦小姐,他可不会放过你。”阿旺也提醒道。

    穆尘挠挠头,在他们面前,他永远都像是孩子一样。

    “阿旺叔,先生变了太多。”

    “是啊,这么多年了,能不变么?你快去看看七小姐吧。”

    穆尘这才想起大事,他摸了摸额头上的汗水,背后还有些余惊的汗。

    穆南枢靠在躺椅上,“阿才,我已经学着去做一个好人,不再滥杀,不再嗜血,你说小柒儿会原谅我吗?”

    “先生,太太最爱的人就是你,若不是当年先生偏执,非要拿小姐的血去换太太的血,太太怎么会离开你呢?”

    穆南枢捂着胸口,“这么多年了,柒儿会不会不爱我了?”

    一想到那人,他只觉得心口更痛了,连连咳嗽,阿才赶紧递上去一方干净的帕子。

    穆南枢咳出一口鲜血,他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惨白一片。

    “先生,你怎么样?还是先服药吧。”

    “阿才,我想她,小柒儿……”他眼神看着虚空,像是个孩子一样口中喃喃念着她的名字。

    阿才叹息一声,这些年先生过得很苦,相思成疾,他原本就性格偏激,后来顾柒离开,更加重了他的病情。

    如果顾柒还不回来,这样的先生,他不知道还有多少日子。

    他已经是半疯癫状态,醒着的时候看似比谁都清醒,若是一发病,谁也不认识,甚至会蜕变成一个孩子。

    阿才给他整理了一下发丝,像是哄小孩一样。

    “我知道,我都知道,太太很快就会苏醒了,先生莫心急。”

    “阿才,我真的不杀人了,不杀女儿了,她为什么就是信不过我,这些年从不告诉我她在哪。”

    “先生,太太只是害怕而已。”

    二十几年前的穆南枢,那就是一个嗜血如命的人。

    “阿才,你帮我告诉小柒儿,我乖,你让她回来好不好?”

    “好,我都告诉太太,先生累了,先睡一会儿好不好?”

    阿旺赶紧给他拿了一床毯子过来,分明是盛夏,屋子没开空调,他却还需要盖毯子。

    两人守着穆南枢,谁会知道曾经让人听名字就会吓破的暗皇,一生为情所困。

    半痴半疯半癫狂。

    穆尘疾步走到小七身边,看着她紧闭的双眼,还有起伏的胸膛。

    他泪流满面,他多怕小七一命呜呼。

    好在,他的七儿还在。

    还好……

    手指轻轻的抚摸着穆七的脸颊。

    “七儿,尘哥哥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