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6章 不要玩火自焚-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686章 不要玩火自焚

    第0686章不要玩火自焚

    顾安南看到顾锦过来,第一时间是觉得不好意思,毕竟她是被赶走的。

    “那个……我就是路过,可不是故意要去……”

    话还没有说完,顾锦已经抱住了她。

    “你这个傻瓜。”

    之前小竹打电话说顾安南被划了一刀,顾锦心中已经有了数,可是当她亲眼看到的时候也仍旧心疼。

    “姐,你不怪我了?”顾安南根本就没有把疤痕放在心里,她想的是顾锦是不是又要赶她走了!

    “傻瓜,我怎么会怪你,但你也不能随随便便打人,万一把人打傻了怎么办?”

    “他本来就是个傻子,我再打也没关系吧?”顾安南大大咧咧道。

    怎么办,上一秒还在内疚的气氛,这一刻顾锦只想狠狠揍她一顿。

    顾锦本来想说出真相,却又怕破坏两人之间的感情,所以她只好闭嘴不言。

    “算了,不说这件事了。”提起来顾锦就肝疼。

    “安南,这次锦诺的事情多谢你了。”

    顾锦将锦诺从她手中接过,真亏她一只手也能抱这么久。

    “谢什么?我本来是想你们不在家,我过来看看他的,没想到正好遇到那个贱人行凶。

    姐,你看看我的手,要是那一刀落到小怪物身上,他必死无疑。”

    医生已经缝合完毕,疤痕扭扭曲曲就像是一条蜈蚣。

    “这么长一条疤,以后应该消不了吧。”顾锦想摸摸,又怕她疼,眼中全是心疼。

    “一条疤痕算什么,要是姐你不喜欢的话,我去纹一个大花臂,遮住就好了。”

    “一个女孩子纹什么大花臂?”顾锦瞪了她一眼。

    顾安南就是有一种本事,让她哭笑不得。

    明明之前还在感动之中,现在就在讨论什么大花臂了。

    顾安南伸手抓着顾锦的衣角,“姐,你别赶我走了好不好?我以后不乱打人了。”

    那可怜兮兮的小模样,顾锦哪里忍心真的生她的气,什么气都在前几天消失了。

    “那你要听话。”

    “我保证听话,你屋子里的那些人都太没用了,防人之心不可无,她们就蠢到让人接近锦诺。”

    顾锦脸上很是自责,“这件事都是我和厉霆哥哥的错,我们本以为苏梦的目标是我,前几次在订婚宴或者结婚的时候总是有人来捣乱。

    为了维护婚礼正常举行,我们抽走了所有的人手在婚礼现场,谁知道苏梦竟然丧心病狂,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

    至于家里的佣人,她们也不会想到有人会那么大胆来家里对锦诺下毒手。”

    有一句话说得没错,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顾锦和司厉霆挖了一个陷阱,就等着苏梦自投罗网,哪知道苏梦根本就没来这里。

    “所以说啊,还是要我在身边才行。”

    “是是是,你最棒了。”

    虽然顾安南受伤让人心疼,不过那一刀捅在了司锦诺的身上,就会酿成更大的悲剧。

    “安南,疼不疼?”顾锦看着那疤痕就心疼。

    “姐姐给我吹吹就不疼了。”

    “你啊。”

    两姐妹破镜重圆,顾安南拉着顾锦说话,司厉霆则是默默退出了房间。

    蓝色的双瞳之中一片阴沉,他精通算计,什么事情他都能想到别人的前面。

    上一次在林均的订婚宴上顾锦出事,他觉得都是他的错,所以这次特地抽走了所有人手。

    没想到他司厉霆也被人耍了,那人铤而走险,走了最不可能的一条路。

    如果不是顾安南赶到,后果不堪设想。

    顾锦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生下了锦诺,要是锦诺被人杀害,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她,也不会原谅自己。

    孩子的死会横在两人的中间,分裂他们的感情。

    苏梦,比起爱丽丝更加可恶。

    她俨然已经成了司厉霆的眼中钉,肉中刺,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女人!

    他拨通了一个号码,“不管她在哪,掘地三尺也要找到她!”

    苏梦当时被顾安南的花瓶砸到,也不管她受得伤严重与否,她必须要在这一刻逃出去。

    她攀爬下了一楼,一路跌跌撞撞逃了出去,她很清楚追兵马上就会来,如果她现在逃不了她就完了。

    当她回到一处隐秘的地方,头发上满是血污,附近的医院应该都有司厉霆的人。

    她太清楚司厉霆的性格了,顾锦和司厉霆就是他的命,自己动了他的命,他肯定不会放过自己。

    自己不能露面了,再露面就是死,不,应该是比死还难受。

    那些和他们作对的人最后都死得很惨,华晴被他丢去喂鲨鱼,虽然没死,但还不如死了。

    身体不成人样,精神世界崩塌,现在已经疯了。

    自己一定也会被他那么对待的!

    可恶,明明就只差一步了,如果不是司锦诺对她笑,她当时应该坚定的扎下去,也不会给她什么机会。

    “你又去哪了?”耳边传来一道男声。

    “鞠驲,你一定要帮我。”

    鞠驲看到她满脸的血水,“你干什么去了?把你自己弄成这样!”

    “帮我脱身,让我回boss那里去,在这里我已经没有活路了。”

    “你干了什么?”

    苏梦咬着唇,“我去杀她的儿子,可是没有得手,现在他们不会放过我的,恐怕我一到机场就会被抓。”

    “你疯了!明明boss让你不要动手。”

    “我没有违背他的话,我只是想要杀她儿子让她伤心而已,但是我失败了,鞠驲,我求求你,我现在只能去欧洲避风头,在这里被抓到他们会弄死我的!”

    要离开她绝对不能通过正常的渠道,司厉霆一定早就让人盯好了,就等着自己出现。

    “你……”

    “我先帮你处理伤口。”鞠驲也是气得不行。

    这一年来,是他教苏梦杀人,教苏梦怎么蜕变,可是她心中仇恨太深,她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报仇。

    知道他的过去,一开始鞠驲是厌恶的,觉得她是自作自受。

    这一年来她吃了很多苦,还真的坚持了下来。

    给她包上了纱布,苏梦也清洗干净,脸上没有丝毫妆容。

    她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裙子走到他身边,栗子色的卷发披散在脑后,因为失血过多,她的脸色有些苍白。

    “鞠驲,我求你,帮我离开,现在只有在boss身边我才是最安全的。”

    “没有boss的命令,你……”

    “boss很相信你,你可以帮我在他面前说说好话吗?”

    她楚楚可怜的姿态,眼中带着泪水,仿佛害怕到了极点。

    “我不想死,被他抓到,我一定会死的很惨,只有你能救我了。”

    她主动抱住了他的身体,她踮起脚尖,试探性的吻住了他的唇。

    没有被推开,她继续大胆的在他身上作妖。

    鞠驲,对不起,这都是你教我的,为达目的不折手断,我必须要离开这。

    鞠驲垂眸冷冷看着身前的女人,他何尝看不出来她的小把戏。

    她觉得自己对她有意,便想要勾引自己。

    伸手抓住了她在拉着裤链的手,“我会帮你。”

    苏梦眼睛一亮,“谢谢你,鞠驲。”

    这样的眼神,分明里面藏着的是厌恶。

    从一年前在船上发生那一切之后,她不喜欢让任何男人近身,面对自己她也只是在竭力隐忍而已。

    她以为她伪装的够好自己就能看不出来吗?

    “苏梦,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连我都能看出来,boss更不是傻子。”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苏梦的眼神就开始关注穆尘了。

    她喜欢他,也许连苏梦自己都没有发现。

    这次究竟是真的害怕司厉霆追杀,还是借机想要去他的身边,鞠驲无法判定。

    苏梦看着他,“鞠驲,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

    “我只提醒你一句话,不要玩火自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