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9章 认清你的身份-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679章 认清你的身份

    是有多久没有见到苏梦了?好像是上次苏父出事以后,她来找自己要钱。≦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只不过自己想着她和白小雨对顾锦做的那些事情,对她厌恶到了极点。

    当时给了她一些钱,让她签了离婚协议,听说苏父心脏病手术失败去世。

    那时候他对苏家人也没什么好感,觉得苏家人都是贪图钱财之人。

    所以就算是苏父的葬礼他也没有去,苏梦也彻底消失了。

    如今面前站着的女人没有像过去那样身穿大牌裙子,打扮得精致时尚。

    她穿着一套黑色的卫衣,戴着鸭舌帽和口罩,看着是很是低调。

    低调虽然低调,但也有些可疑。

    “你为什么鬼鬼祟祟的跟着我们?”唐茗可没有忘记曾经苏梦对顾锦的所作所为。

    苏梦低垂着头,“我才从欧洲飞回来看我妈妈,在婚纱店那边看到了你们一行人,我……我就跟着了。”

    唐茗一把拽住了她的手,“你是不是又打算使什么诡计对付锦儿?苏梦,我警告你。

    现在苏家没落,你父亲也不在了,你知道司厉霆的性格,要是你敢动锦儿,他一定会彻底毁了苏家。

    别说是他,就连我也不会放过你,你最好弄清楚你现在的身份和地位!”

    苏梦双眼含着泪水,“我是什么身份不用你提醒!你以为我还是以前的苏梦吗?

    以前我有爸爸妈妈护着宠着,天塌下来有他们撑着。

    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你轻视我,觉得我恶心,就是你现在这样的眼神。

    从一开始你就瞧不起我,觉得我比不上她,可是你们谁为我想过了?

    打小我父母就是这么宠爱我的,我刁蛮任性她们从来没有说过我不好。

    苏锦溪做什么都比我好,她漂亮,成绩好,后来还有了这么多男人都喜欢她。

    我心里不甘心,所以我才想要将你抢过来,就算一开始我对你使用了诡计,可你娶我不也是计谋?

    你们觉得我不干净,那你们呢?你们难道就没有利用我去转移大众对苏锦溪的视线吗?

    而我这个帮了她的女人,仍旧被你轻视。”

    唐茗沉着脸,“你不是想要当唐太太,我如你所愿。”

    “唐太太,呵呵,笑死人了,除了那一晚你把我当成她,你什么时候还碰过我?

    在床上你叫的是她的名字,我本以为我只要收敛,好好对你,你就会爱我的。

    我从来没有做过饭,为了你我开始练习,我那么想要讨好你。

    我花了三天时间学会了几道菜,想要做给你吃,你连看都不看一眼就扫到了地上。

    唐茗,我苏梦是下贱爬上了你的床,可我也是有尊严的,你当时和白小雨纠缠不休,我才是唐太太啊,你考虑过我的感受没有?”

    这些话苏梦从来不曾说过,唐茗被她说得有些心乱。

    当年发生的事情现在也说不清楚谁对谁错,不同人站在不同的立场,本来就没有绝对。

    唐茗能说什么呢?他错了?还是处心积虑的白小雨?又或者是苏梦?还是苏锦溪?

    都没有错,错的就是一开局,有人就落错了子,一步错,步步错,满盘皆输。

    他也用了很长一段时间从他那段晦暗的过去中走出来,摆脱了苏梦和白小雨。

    那些旧事,如今苏梦再提起,他也觉得有些心烦。

    “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也早就成了定局,我问你你今天在这里干什么?”

    苏梦泪水滑落,“干什么?我还能干什么?我爸去世以后我妈身体就很不好,我想去附近给她买点她喜欢吃的水果和菜,晚上做给她吃。

    我看到了你们,你们欢声笑语,笑的多开心啊,为什么还有一个女人和顾锦长得一样?”

    “她是锦儿的妹妹。”

    “所以你得不到顾锦,就把目标转移到了一个和她长得一样的女人身上?”

    “不,安南就是安南,不是谁的替身,我喜欢她并不是因为她是锦儿的妹妹。”

    “不是那张脸,那你喜欢她什么?”苏梦有些疯狂的问道。

    “她很有趣。”

    “哈哈,她有趣,也就是说我和白小雨都没有她有趣?”

    唐茗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变成了这个话题。

    “这是我的私事,之前我们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没有权利管我的事情。”

    “是啊,苏家没落,我连引以为傲的苏家小姐也都不是了,我这样的小人物怎么配管你的事情。

    我只是……好奇和不甘心,才会一路跟着你们。”她十分自卑的样子。

    “那为什么安南发现你,你第一时间就要逃跑?”

    “不逃跑站在那里像是傻子一样被你们参观吗?过去都是我高高在上折磨苏锦溪。

    如今她摇身一变成了集团总裁,背靠顾家,有朋友,有家人,有爱人。

    而我有什么?我连只蚂蚁都不是,难道我要留在那里让她奚落吗?”

    “锦儿不是那样的人。”

    “是啊,她不是,我是好了吧,我现在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我就算不甘心又能如何?

    我还敢和她斗吗?她有司厉霆,我有什么?我还有妈妈,我不想连累她出事。

    况且我连和她正眼对视的勇气都没有,你觉得我还能做什么?”

    苏梦的话没错,她现在还有什么底气和顾锦斗?无疑是以卵击石。

    “唐总,现在你可以松手了吗?你弄疼我了。”

    唐茗看着她被自己捏着的手腕已经变红,他只得松开了手。

    “苏梦,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你不要再执着。

    我听说你去了国外留学,你还年轻,将来还有无限可能。

    过几年时间淡了,大家也不记得当年的事情,你还是可以嫁给一个好人。”

    苏梦冷笑一声:“这就不用唐总你操心了,如果没事的话我可以离开了吗?

    唐总,你不用特地跑来提醒我,我知道我现在的身份。”

    唐茗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看着苏梦离开。

    以他的立场他又能说什么呢?他和苏梦本来就没有关系。

    不是朋友,不是恋人,不是亲人。

    相忘于江湖,这是最好的结局。

    看着苏梦离开的背影,唐茗总觉得有些怪异。

    苏梦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过去黏黏糊糊的她突然收拾干净了。

    是变好了吗?似乎也不太对劲,总之这件事都透着一股怪异的气氛。

    苏梦仅仅只是跟踪,并没有做其它什么,正如她说的这样,她看到和顾锦长得一样的女人,觉得好奇,不甘心,追上来看看也很符合常理。

    还有她已经没有任何依靠,她还能做什么?翻出什么浪呢?

    大概是自己想多了吧,毕竟顾锦身上遭遇了太多事情,他现在也都变得杯弓蛇影。

    小心驶得万年船,他小心一点总是没错的。

    唐茗看着自己血糊糊的衣服,想着顾安南嫌弃的眼神,自己还是先回去换衣服吧。

    他并没有看到苏梦在转身离开之后,之前屈辱的眼神蓦然一边,口罩下面的嘴唇冷冷勾起。

    她伸手擦干自己眼角的泪水,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看着唐茗离开。

    唐茗,你以为我还是过去那个傻子苏梦?看着你就想要扑过来?你也太小看我了。

    苏梦在一年前就死了,现在活着的苏梦只是为了复仇。

    凭什么自己失去了一切,而那些伤害她的人却还好好的活着。

    她抬头朝着天空看去,爸,你在天有灵,一定要保佑女儿复仇成功。

    那些伤害过我们的,女儿都会亲手摧毁她们!

    一只流浪狗想要和她亲近,却被苏梦一脚踢开,流浪狗嗷嗷叫,腿瘸着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