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6章 让他站着就不敢坐着-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676章 让他站着就不敢坐着

    婚纱店。≦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每个女人对婚纱都有一种特别的向往,婚礼是她们美好爱情的见证。

    婚纱和白头纱也就显得更加神圣,哪个女人不希望穿着洁白无暇的婚纱和爱人携手迈入婚礼的殿堂。

    “姐,你快看那婚纱多漂亮啊!”顾安南将锦诺塞给唐茗,像是一只快乐的小老鼠,这里摸摸,那里看看。

    就连这个熊孩子她也是很期待婚礼的,不过安南最大的心愿就是亲自给顾锦当伴娘。

    “安南这么喜欢婚纱,不如提前看好了定下,以后结婚的时候也不用挑选了。

    林副总结婚时间比较紧张,也都没时间去请专人设计婚纱,他一直觉得对不起洛洛呢。”

    顾安南冷哼一声:“我才不要嫁人。”

    顾锦也没有拆穿她,顾安南其实也并没有那么坏,相信她对司厉霆也只是一种表面的迷恋而已。

    等她真正明白了什么叫爱情,也许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

    就算是司厉霆提过要让顾安南离开,顾锦还是执意将她留了下来。

    亲情是她们渴望了很久的东西,顾锦不会让她离开。

    “还有一年安南就满25了,女人就像是圣诞树,一过了二十五就没人要了。”

    “姐,你胡说,我才不是圣诞树,我可抢手了,喜欢我的人有一卡车。”

    顾锦轻笑一声,“好好好,一卡车。”

    “太太。”便在这时谭洛汐穿着婚纱出来。

    两人的注意力都被谭洛汐所吸引而去,连顾安南都忍不住惊叹了一声:“哇,好漂亮。”

    顾锦温柔的笑笑:“这还是没有完全打扮好的样子,洛洛,等你结婚那天,一定最美。”

    谭洛汐提着婚纱出来,穿上婚纱的她都文静了很多,总觉得自己也变得神圣起来。

    “快过来照照镜子。”

    顾安南在一旁道:“果然女人穿婚纱的时候才是最好看的。”

    “你想穿吗?”唐茗问道。

    身边的小女人睫毛长长,眼中写满了期待。

    “哼,我才不想。”

    “口是心非。”唐茗忍不住道,分明顾安南就是很想要穿的样子。

    顾锦忙着帮谭洛汐打理婚纱,谭洛汐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太太,好看吗?”

    “当然好看了,这条婚纱很适合你。”

    “不过这个可比不上太太当年结婚的那一条,听说是总裁特地让米兰的大师定做的,我看过你们现场的照片,你和总裁站在一起郎才女貌,般配极了,只是可惜婚礼没成。”

    虽说顾锦和司厉霆婚礼和订婚都失败了一次,她和司厉霆已经在美国举行了一次订婚宴。

    她本来觉得两人都到这个地步,领了证,也订了婚,孩子都生了。

    婚礼只是一个仪式问题,她和司厉霆相爱就好,也不用什么仪式。

    在看到谭洛汐穿着婚纱的这一刻,顾锦倒是对将来有些憧憬了。

    司厉霆说当初婚礼造成了两人分开,这一次他一定会给顾锦一个特别的婚礼。

    等海岛所有设施设备全部建成,他就会和顾锦举行婚礼。

    她回国的时候还经常嘲笑林均是个单身狗,没想到他们倒是先结婚了。

    “林副总一开始也想要给你高定婚纱的,不过时间太紧,怕是赶不上婚礼。”

    谭洛汐连连摆手,“太太,你不要误会,我不是嫌弃婚纱不是高定,我只是很羡慕你和司总的感情。

    事实上我喜欢均哥哥也并非是他的身份,他能娶我,不管有没有礼金,有没有婚纱,我都愿意嫁给他。”

    看着谭洛汐娇羞的样子,顾锦就知道她是嫁对了人。

    谭洛汐很好的诠释嫁给爱情最美好的样子,她现在的幸福都快溢出来了。

    “我知道,他应该已经换好新浪礼服了,出去让他瞧瞧看,我们新娘子有多漂亮。”

    “太太你别笑我了,要说漂亮谁能比得上你?”

    男人换装确实比较简单,十分钟以前林均已经换好了礼服。

    说实话他心里挺紧张的,明明还不是婚礼,他也不知道自己紧张个什么劲。

    当那一片大幕布拉开,谭洛汐静静站在幕布正中间,低眉浅笑,那一抹娇羞和幸福映入眼帘。

    “洛儿。”

    林均手中拿着一束漂亮的手捧花,单膝下跪,“洛儿,你愿意嫁给我吗?”

    之前的订婚仪式是顾锦和司厉霆安排好的,后来又出了那么多事情。

    林均在医院养伤,伤一好就结婚,饶是他想要求婚也没有时间。

    所以他在来之前就想好了,哪怕求婚只是一个小仪式,他也不能让谭洛汐有遗憾。

    谭洛汐点头,“我愿意。”

    顾安南在一旁使坏,“干嘛这么轻松就同意了?怎么都要让他多跪一会儿。”

    “安南。”

    “姐,我又没有说错,这婚前就得立威,你看姐夫多紧张你,你让他往东他就不敢往西,你让他站着他就不敢坐着……”

    “安南,不许这么说。”顾锦也是很护短的。

    司厉霆无所谓的声音响起,“臭丫头没有说错,在家里我就听你的,你让我站着我就不敢坐着。”

    顾锦眼前一亮,“厉霆哥哥,你不是在公司吗?你怎么来了?”

    “午休,想着你们在这里试婚纱,我过来瞧瞧,腿不痛吧?”

    “都这么多天了,现在只要不去碰伤口就没事了,你别担心。”

    见司厉霆来了,林均这还跪着呢,谭洛汐赶紧把戒指往手上一套,“你快起来吧。”

    林均有些不好意思打了声招呼,“爷,你来了。”

    司厉霆拍了拍他的肩膀,“爱女人,这是优点,要好好保持,不用害羞。”

    林均想想也是,他是亲眼见证了司厉霆这一路走来的变化。

    他对顾锦什么厚脸皮的事情都做过了,还真的没有什么是他会害羞的。

    “是。”

    司厉霆亲自给他整理了一下领结,“以后结婚了有了自己的家庭,就不要把所有心思放在工作上,还是好好关心一下家人。”

    林均很是感动,这一路走来都多亏了司厉霆。

    “谢谢爷对我的栽培。”

    “得,我来不是听你道谢的,回去再去对一下婚礼流程,看看有没有什么纰漏。”

    司厉霆也是对林均上了心,连这种事情都在叮嘱。

    他和顾锦的悲剧发生过一次就够了,他不想林均也发生这样的事情。

    “嗯。”

    “试好了就去吃饭,我定好位置了,就在这附近。”

    “姐,我们一起去吃香蕉船吧?”顾安南过来挽着顾锦的胳膊。

    顾安南是真的很喜欢顾锦,如果说她对司厉霆有一点倾慕,但这种倾慕根本就比不上她对顾锦的喜欢程度。

    她没有什么朋友,顾锦是她姐姐,也是她朋友。

    “苏苏体质不好,不能吃太多凉的。”司厉霆连忙开口。

    这个顾安南一点都不省心,她自己喜欢闹就算了,每次还喜欢拉着顾锦一起闹。

    “就吃一个小球,厉霆哥哥,我有分寸的。”

    顾安南得意的对司厉霆吐舌,每次这种时候司厉霆就要看向唐茗。

    唐茗一脸事不关己的样子高高挂起,然后顾锦就出来打圆场。

    “到了再说吧。”

    “苏苏,你太娇惯她了。”司厉霆有些不爽。

    前几天顾锦腿稍微好一点,顾安南这个小兔崽子居然把她带到了酒吧。

    等他和唐茗赶到的时候,两人身边聚集了一堆男人,司厉霆差点没一把火烧了酒吧。

    偏偏顾锦就宠着顾安南,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孩子嘛,本来就是要娇惯的。”

    “她和你一样大!”

    “可她还没有生宝宝,就是少女嘛。”顾锦振振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