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5章 被玩的是你-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675章 被玩的是你

    司厉霆要是狠起来,你咬牙切齿也无可奈何。≦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他是强者,而你是弱者,他一句话就决定了你的生死。

    许杰看着那边不男不女的两人就吓得菊花一紧,要让他做变性手术去给男人玩,他是疯了。

    好歹选女人是他掌握主权,他本来就喜欢玩女人,也不算太吃亏吧。

    一开始许杰仗着自己年轻,想着只要早点还完钱就可以离开,他也没关系的吧。

    他被带到了一个俱乐部,有专门的人管理他,“一天可以接几单?”

    “七单。”

    他一夜七次郎可不是盖的,每次都能让女人在身下求他呢。

    经理抬眼扫了他一眼,“不改了?”

    “不改。”他给了经理一个鼻孔,“怎么,不相信我的实力?”

    经理没有多说什么,“你刚来,价格两千一次,客人给的小费另算,总裁交代过了,你什么时候赚到四百万什么时候放你走。”

    “才两千?”

    “你要是做的好,可以涨价,这是新人价格。”

    许杰在心里算了一下,一次两千,四百万,他要接两千单,一天七单,那就是两百八十多天,九个月。

    每天要是都这么做的话他会精尽人亡的!

    所以怎么从客人那里拿到小费,小费的多少就很重要了。

    “还有没有问题?”

    “没有了,开始吧。”

    不就是玩女人吗,不把自己当鸭子就行了呗,他心里打定了主意要早点开始。

    然而当他进去了他才知道,自己对鸭子有什么误解。

    一个五十几岁的老女人,身上穿着豹纹蕾丝,手上戴满了戒指,脸上的肉肥得仿佛可以溢出油脂来。

    才看了一眼,他就要吐了,女人长得丑胖矮也就算了,脸上的妆容浓得像是鬼一样。

    那么多粉都无法遮盖住她脸上的皱纹,可怕,好可怕,这里是人间炼狱吧?

    “哟,来新人了啊,还是个小可爱呢,小可爱过来。”那女人朝着他招手。

    许杰看到她那粗壮的手臂颤动着,他好怕她再一用力,将手上的肉甩飞了。

    进来之前他还在想要多说些好听的话让女人给他小费,看到这个女人之后他哪里还有这样的想法。

    脚比身体更诚实,他拔腿就跑。

    “小可爱,你去哪里啊,快过来陪姐姐玩啊。”

    “姐姐?你这只母肥猪,都可以当我奶奶了,老子看见你就倒胃口,你滚开。”

    女人脸上的表情一变,直接找了经理。

    经理冷冷看着许杰,许杰还一股子傲气,“你重新给我换一个客人,我不要和她。”

    为什么电影里面演的那些女嫖客都是身材又好,年级又小的女人。

    他就这么倒霉,第一单就接了这样的女客人。

    经理“啪”的一巴掌朝着他脸上抡去,“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来了这里,都是客人挑你,你有什么资格挑人?还不去给张姐赔罪。”

    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被人打过,这是第一次,许杰开始怕了,似乎他还没有认清楚现实。

    “张姐,这是新来的,你别生气。”

    “新来的,怕不是个雏吧?姐姐我喜欢,既然你们还没有调教好,姐姐我帮你们教教,绑进去。”

    许杰被扒光了衣服,身上捆着铁链,看着那个老女人朝着他靠近,他觉得前天的饭都要吐了。

    “小可爱,你不是说我是肥猪吗?今天就让你试试看肥猪上你的滋味。”

    “你别过来!”

    “你的眼神很棒呢,还有你的身体……”

    被她触碰过的地方,许杰仿佛觉得自己像是被虫子咬过,好恶心。

    身体颤抖着,眼神十分惊恐。

    什么他玩女人,现实是他被女人玩。

    他终于知道了司厉霆的用意,他当时想要对谭洛汐用强,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

    自己怎么对谭洛汐,他就让其她女人怎么对自己,也还了这些年从林均那得来的钱。

    那个男人的手段太可怕了!!!这比杀了他,或者将他丢进警察局还要可怕。

    他男性的尊严被一次次践踏,这种报复手段太狠了。

    等他出来的时候,身体已经遍体鳞伤。

    那个女人不止长得丑,而且心也很毒,就因为他说了一句她是肥猪,她便疯了一样用各种刑具折磨他。

    所幸的事,她这个暴发户很有钱,结束的时候她餍足的看着他。

    “小可爱,想要小费吗?”

    他很没有骨气道:“想。”

    他要离开这里,这里根本就不是人呆的!她们都是魔鬼。

    尊严在这里是最不值钱的东西,他只有丢掉所有的尊严。

    她从钱夹里面随便抽了一叠出来,然后往椅子上一躺,“将我的脚舔干净,这些小费就是你的了。”

    许杰忍着身上的伤口,看着那些钱,那是他唯一的出路。

    他慢慢跪在她面前,捧起她有脚气的脚,伸出舌头。

    如果早知道有一天他会沦落到这个地步,他一定不会去绑架谭洛汐,一定不会!

    “睁眼,看清楚。”

    许杰忍着反胃的恶心,他告诉自己,为了钱,都是为了钱!

    女人被他取悦得很舒服,拿着一叠钱狠狠拍了拍他的脸。

    “小家伙,姐劝你一句话,出来卖的就不要装清高,否则受苦就是你自己,记住了。”

    他咬牙切齿,一字一句道:“我会记住的。”

    他伸手想要去接小费,女人却是将钱往空中一撒,钞票犹如雪花纷飞。

    女人满意的离开,许杰跪在地上,一张一张的将钱捡起来。

    从前大手大脚花钱的时候他没有想过挣钱有多辛苦,如今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他颤颤巍巍将手中的钱交给经理,“一万二,记账。”

    “许杰,现在认清你的身份了?”

    “不用提醒,我知道。”

    “知道就好。”

    “你是故意将我送去她那里的?”许杰瞪着他,他接的第一个客人就这么变态。

    “我只是要你学乖,来这里的女人大多都是一些阔太太,暴发户,老公不在家的寂寞女人。

    她们远比你想象中饥渴,你以为你能玩她们,其实被玩的人是你。

    要是你认不清楚这一点,你会过得很惨,看你年纪不大,也不是存心想做这一行,早点赚够了钱就离开吧。

    如果你不惹恼张姐,她平时也不会乱动人,相反她给的小费不少。”

    “你是在帮我?”

    “谈不上害你还是帮你,谁让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许杰双拳紧握,“他以为他是天吗!竟然这么对待别人。”

    “劝你还是不要对他产生抵触情绪,你要是没惹他生气,他也不会送你来。

    你若是生了其它歹念,那人的手段可不是你看得懂的。

    我告诉你,你这还是轻松的,他要是给你玩真的,你会死的很惨。”

    许杰低下头,“我只能认命么?”

    “除了认命,你别无选择,他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人。”

    “是啊,他不是我能惹得起的人,我还没有惹他,只是惹了他身边的一条狗就落得如此下场。”

    许杰自嘲道,那两个动了司厉霆女人的人贩子,还要被送去服侍男人,比他惨多了。

    “住嘴,你要是再诋毁别人,我也有的是法子让你闭嘴,滚去养伤,一会儿还要接客。”

    许杰被带到了一个房间,他看着外面春光明媚的世界,分明离他这么近,他却觉得好远好远。

    意识飘忽,他想到了很多年前,林均拿着风筝,“小杰,你不是说你想要放风筝吗?我给你做了一个。”

    “这也叫风筝吗?丑死了。”他狠狠丢到地上踩了几脚。

    “小杰。”

    他一把将林均推倒在地,“滚开。”

    眼泪从眼眶流出,这是他欠林均的。

    也好,欠你的,我都还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