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3章 狠辣的司总-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673章 狠辣的司总

    谭洛汐终于知道林均为什么那么迷司厉霆了,就像是追星少女对偶像那种疯狂的痴迷程度。

    一开始她觉得是知遇之恩,因为司厉霆给了他新生,他是感恩之心。

    后来司厉霆特地给他们举办订婚晚宴,邀请那么多人来撑场子,还爆出天价礼单。

    谭洛汐又觉得是因为司厉霆看似冷清,其实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所以林均才要努力工作来回报。

    直到这件事,许杰和继母对于林均来说都是棘手的人。

    并非是他们有多厉害,是他们利用了林均对父亲的孝顺之心,才敢肆无忌惮的嚣张。

    刚刚继母撒泼起来,谭洛汐都觉得很难招架。

    司厉霆快刀斩乱麻,跟砍萝卜似的,三下五除二,昨晚收拾了许杰,今天直接收拾了继母。

    怪不得他没有将许杰交给警察局,而是单独带走,那是他留着收拾这个恶人的。

    女人常用招数,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比什么生化武器都要厉害。

    就像刚刚她一来就倒打一钉耙,把脏水全都泼到了林家父子身上。

    一个不要皮不要脸,还很能说的女人,林爸爸和林均两个大男人总不可能和她一样像是泼妇一样争吵吧?

    这种棘手的人物司厉霆却是早就料到了这一点,提前就准备好了后手。

    可以说这个二皮脸老女人最大的弱点就是她的儿子,只要拿她儿子作为威胁,她就一定乖乖听话。

    这么厉害的司厉霆,不仅手段果断,而且深谋远虑,谭洛汐都要粉上他当他的小迷妹了!

    这是他独特的人格魅力征服了她们,好厉害的司总。

    许杰被抓,就像是继母的心头肉被抓,许杰这么做就是彻底断了她的财路。

    本想着捞一大笔钱,后半辈子也不愁吃穿,谁知道最后钱捞不着,还得和林爸爸离婚。

    继母脸色一变,又要朝着林爸爸撒娇,声泪俱下的跪在林爸爸面前。

    “老公,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不能不要我,我只有你了,要是连你也不要我了,我该怎么办?

    你不是答应过我,要给我一个家,要永远保护我吗?你不能说话不算话。”

    林爸爸看着面前哭得梨花带雨的女人,也许从前的他会心疼,可是啊,这一些事情足矣让他彻底看清楚这个女人是什么人。

    “馨儿,我们离婚吧。”

    对她,他没有太多的话可说。

    责备?现在也没有必要了,毕竟事情已经发生,谁也挽回不了什么。

    过去她要钱,现在她竟然要毁掉林均的前途,而许杰还要对谭洛汐下手,这样的母子他彻底寒了心。

    “老公,我求求你,我们不离婚好不好。”

    继母并非是真心悔过,她只是想一件事,要是现在离了婚她就完了。

    原本以为房子是给她们的,房子现在升值不少,她就算没钱了拿去卖也是可以的。

    可是上一次林均才告诉她,房产证上是林均的名字,司厉霆打得一手好牌。

    要是写林父的名字,离婚的时候还要给她分走一半。

    除了房产之外,平时钱都给了她,她又分出了大半给许杰。

    可以说现在离婚,除了她手头还有几万的存款之外,就只剩下她买的包包以及各种奢侈品了。

    她已经到了中年,想要重新找一个有钱的男人也很难,毕竟有钱的人不去找小姑娘,至于找她徐老半娘吗?

    没钱的男人她肯定是看不上眼的,毕竟跟着林爸爸,还有林均这棵大树可以依靠。

    平时出去做美容逛街打牌,她都可以在周围的朋友堆里炫耀林均这个儿子。

    离了婚,就是夺走她的一切,她怎么可能会离婚。

    她的心思被司厉霆洞悉,司厉霆也懒得再听她哭哭啼啼的假话。

    “现在就离婚,你拖延一分钟,我就砍掉许杰一根脚趾,脚指头砍完就砍四肢,四肢砍完……”

    果然还是司厉霆的话管用,继母赶紧回头,“不要,司总,求求你,你不要伤害小杰。”

    “你离不离?”

    “离,我离,马上就离。”继母泪如雨下,她还有第二个选择吗?

    成为人上人,他们是云端高阳,手中握着所有人的生死大权。

    你觉得太夸张了?这是人权社会。

    呵,这个社会远比你想象中可怕。

    他这样有权有势的人,要是真心想要动一个人,那人会在一秒钟消失,你连尸体都看不到。

    继母一没有背景,二没有靠山,她拿什么和司厉霆斗。

    她看向林均,奢望着林均能够最后帮她一次,“小均,阿姨知道对不起你,这……”

    她对林父所做的事情,林均早就忍够了,他连继母的一个字都不想听。

    “相识一场,我不希望闹得很难看,希望你能给你自己留一点颜面。

    言尽于此,我只提醒你一句,我家爷向来说一不二。”

    司厉霆看着腕表,“还有四十秒。”

    继母流着眼泪,“就算我答应离婚,他病成这个样子,怎么和我去民政局?

    我答应你,一定和他离婚,等他好一点再出院离婚吧,万一他病发怎么办?”

    表面上继母是为了林爸爸好,其实她是想要拖延时间,等她这几天在他身边伺候他。

    他那个人心软耳根子也软,她说说好话,当事人不愿意离婚的话,司厉霆也不可能来逼她。

    林均到底是他的亲生儿子,不可能不管他的,继母打得一手好算盘。

    “这个不用你操心。”

    他拍了拍手,两个穿着工作制服的人进来,对着司厉霆鞠了一躬,“司总。”

    “给他们办理离婚手续。”

    继母没想到司厉霆会阴到这个地步,连民政局的人都请了过来,摆明不会给她任何机会。

    “离婚还需要寸照,户口本,结婚证,离婚协议,我们什么证件都没有带。”她还在做垂死挣扎。

    “这位太太,你不用担心,证件都有呢。”

    他拿出一个塑料袋,里面正好放着户口本这些东西。

    一人拿着相机过来,“至于寸照更简单,太太,你站着别动。”

    现场照相,人家自己带好了设备,直接在电脑上操作,很快就洗出了照片。

    民政局的人也不是吃素的,该带的公章全都带齐了,不到五分钟,立马办好离婚证。

    “司总,你看看。”

    司厉霆看了一眼,“辛苦了。”

    “为司总效力,是我们的荣幸。”

    司厉霆将离婚证递给继母和林伯父,离婚协议上清楚的写着所有财产归男方所有,女方净身出户。

    虽说两人也没有什么财产,为了以防万一,司厉霆没有给她任何翻盘的机会。

    继母哀怨的看着他,“司总,现在婚也离了,你该把我的孩子还给我了吧。”

    “还你孩子?你在说笑?”

    “司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过,我这人最是护短,过去你们带给林均的痛苦,就想要一笔勾销?

    他所付出的东西在你眼中看来就这么没有价值?”司厉霆冷笑一声。

    “司总,你究竟要对许杰做什么?”

    “你放心,我不会要了他的命,只是让他还债而已,谁让他狗胆包天,想动不该动的人。

    给你半天的时间,回去收拾东西,滚出那个不属于你的家,至于你儿子,什么时候换完账什么时候送他回来。”

    继母本以为她离婚司厉霆就送许杰回来,谁知道他根本就不会。

    她这个婚不是白离了?

    “司总,你果然厉害!”

    “厉害?呵,要不是看在你是林伯父前妻的份上,你以为你能轻松离开?

    我给你最大的宽容就是你可以拿走属于你的东西,不属于你的,你要动一下,我就动你儿子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