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9章 三叔生气了-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669章 三叔生气了

    就是因为太清楚司厉霆的为人,顾安南也并非想要得到什么,顾锦才能有恃无恐。

    哪怕顾安南将自己的小心思藏得很好,但喜欢一个人怎么都会露出一些端倪的。

    她表面上和司厉霆吵来吵去,眼神却不敢和他相对,她会慌乱。

    顾锦在他唇上亲了一下,“我知道,你不敢。”

    “这辈子我只要有苏苏就好了。”

    “厉霆哥哥,我想去欧洲一趟。”顾锦正色道。

    司厉霆脸上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好端端去欧洲干什么?”

    “做个了断,顺便见见那位父亲,还有小七。”

    “那边不太平,我不想你去。”司厉霆持否定意见。

    顾锦将他拉到床上,靠在他怀中,“厉霆哥哥,我知道你怕父亲还想要抽掉我的血。

    这一点你放心,他找不到妈妈,就算抽了我的血也没用,只要妈妈没醒来我就是安全的。

    妈妈醒来以后,她身上的毒已经解了,那么父亲也就没有必要抽我的血了。”

    “苏苏,事情没有你想象中这么简单。”

    “厉霆哥哥,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

    虽然穆爷很疯狂,正如顾锦说的那样,她妈妈身上的毒解了,那么他也不会丧心病狂对她下手。

    他担心的不是穆爷,而是穆尘,穆尘为了救小七,会选择顾安南和顾锦其中一人挖心。

    顾安南别看着平时活蹦乱跳的,其实她身体也不太好,每天都在服用药物。

    为了小七,穆尘肯定会选择健康的心脏,相比之下,顾锦的心脏最适合。

    而且她们是三胞胎,血浓于水,亲姐妹的心脏小七就能很好的接纳不会出现排斥现象。

    顾锦温柔,就像是她明知道顾安南喜欢自己,她为了姐妹之情将顾安南留下。

    万一她知道小七心脏不好,甘愿献心。

    司厉霆什么都可以接受,唯独不能接受顾锦离开他。

    “苏苏,你们家的事情我还是从你口中知道的,我能瞒着你什么?

    我只是觉得你父亲为人乖张疯狂,万一要对你下手,况且你现在腿脚有问题,应该好好休养。”

    “再过些日子腿就好多了,等参加了林均和洛洛的婚礼,厉霆哥哥,我们一起去欧洲。”

    司厉霆冷着一张脸,“苏苏,什么事情我都可以依你,但这件事不行。”

    “可是厉霆哥哥,我只是想要去看看小七,上次她见到我们多开心啊。”

    “我说……不许去!”司厉霆起身,拿着浴衣去了浴室,没有给顾锦继续说话的机会。

    顾锦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司厉霆提到自己去欧洲这这么大的反应。

    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她心里很清楚,可为什么司厉霆不肯告诉她?

    她知道司厉霆什么都是为她着想,他不肯告诉自己一定也是为了自己,不过他隐藏的究竟是什么呢?

    她给黑契发了一条信息,“我要你为我调查一件事。”

    司厉霆烦躁的洗完澡,顾锦看到某人气呼呼的从浴室出来,就连头发都没有吹,就直接抱着电脑去书房工作。

    还学会耍小性子了?

    顾锦无奈,拿着一条大毛巾,给他热了一杯牛奶端过去。

    司厉霆没说话,她也没说,只是温柔给他擦拭头发,看着他一头好看的金发被她揉成了鸡窝。

    偏偏司厉霆颜值够高,就算这么被蹂躏,也是乱中有型。

    她怎么揉司厉霆就是不开口,以此来表达他很生气这件事。

    端上来的热牛奶他也不喝,他可是从来不会给自己脸色看的,平时把自己宝贝得不行。

    不过对付司厉霆,顾锦可有的是法子。

    她假装不打扰司厉霆转身出门,“哎呀。”

    司厉霆见她进来,任由着她给自己擦头,他忍住不去抱她,不去碰她,不去理会她。

    就是想要让她知道这件事自己是不会让步的,让她死了这条心。

    感觉到顾锦离开,他心生怨气,哼,这么快就没耐心了,没瞧见他还在生气呢?

    早知道今晚就不给她买水果了,自己把她捧在心尖尖上,她倒好,都不在意自己是不是生气的。

    才这么想着,就听到顾锦叫了一声,司厉霆第一时间从椅子上起来,看到顾锦摔倒在地上。

    他大步流星过去,一边查看她的伤口,一边埋怨道:

    “明明腿脚不好,让你不要乱动乱动,就是不听,废了我可不管你,疼不疼啊?”

    见他着急的样子,顾锦一把搂住他的脖子轻轻一笑:“不生气啦?”

    见她眉开眼笑的样子,哪里像是真的跌倒的人。

    司厉霆刮了刮她的鼻子,“当真是被偏爱的有恃无恐。”

    顾锦笑了笑,“对啊,我就是仗着老公的宠爱作妖,除非你不爱我了。”

    见她小人得志的样子,司厉霆哪里还能真的生气。

    “嘚瑟,这么看你腿脚也好得差不多了,我不用管你了。”

    司厉霆作势起身不理她,顾锦却是在地上吵闹着:“不嘛,我要亲亲抱抱举高高,不然我就不起来。”

    从他认识顾锦的时候,她每次见到他都是诚惶诚恐的样子。

    他们聚少离多,后来生了孩子她也是温温柔柔的模样,像是这样使小性子撒娇还是头一回。

    他不讨厌,反而很喜欢。

    “真是拿你没办法。”

    他只好再蹲下身,在顾锦的小脸上亲了一下。”

    顾锦不依,嘟着小嘴,司厉霆只好吻住她的唇。

    殊不知中了顾锦的诡计,她一把将他拉下来,翻身坐到了他的身上。

    “厉霆哥哥,那一次在日本,我们在地上玩得很开心,要不要再玩一次?”

    她手指轻佻的抚摸着男人精壮的身体,先前还是小可怜,瞬间变成了妖娆万千的妖女,眼角眉梢都散发着春情。

    这样的顾锦就是一种毒,明明知道会上瘾,他还是忍不住。

    喉结滑动,嘴角勾起:“小苏苏,我可是记得后半夜,某人叫得嗓子都哑了让我停下来,难道今晚你也想要试试?”

    “哼,厉霆哥哥真坏,应该要受罚。”

    顾锦扯开了他胸前的衣服,俯身吻了下来,满意的听到司厉霆轻哼了一声。

    司厉霆抚着她的头发,心道这个小妖孽。

    “啊!!!”顾安南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门口,看到这样一幅旖旎的画面。

    顾锦小脸一红,“安南。”

    顾安南这个熊孩子嘴上再怎么厉害,真刀实枪还没有过,看到那两人在地毯上就开始了,她受到了惊吓。

    而且还是顾锦在上,司厉霆在下。

    “姐,姐夫,你,你们继续。”顾安南捂着眼睛往后退去。

    一头撞到唐茗怀中,她赶紧拉着唐茗跑了。

    顾南沧前几天回了美国,唐茗和顾安南还没有离开,被自己妹妹看到,顾锦像是只小鹌鹑埋在司厉霆怀中。

    “刚刚那股嚣张气焰呢?不是说要给我好看?”司厉霆调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顾锦羞得更厉害,“别说了,你别说了。”

    司厉霆亲吻着她的手指,“好好好,我不说。”

    “谁让你不关门的!”顾锦倒打一耙。

    司厉霆也是无奈,分明是她自己开的门没关。

    “是我的错,我没有关门。”

    他起身将顾锦抱起来,“我们回房关上门慢慢做,谁也不许看。”

    听出他话语之中的笑意,顾锦轻轻咬了他胸前一下,“要你皮。”

    “小苏苏,回房我再慢慢跟你玩,你明天要是能下床,我跟你姓。”

    她被丢到了床上,司厉霆反锁上门,顾锦连连后退,活像是被逼良为娼的良家妇女。

    “我错了厉霆哥哥。”

    “宝贝,你不是想要亲亲抱抱举高高吗?今晚咱们就玩举高高。”

    “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