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5章 撕了她的衣服-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665章 撕了她的衣服

    在司厉霆的世界之中只有一句格言,天大地大不如苏苏大。

    上一秒对顾安南还是冷着一张脸,恨不得两脚踹飞顾安南的某人,一对上顾锦的眼睛,他心都化了。

    别说是烧烤了,就连天上的星星他也要去摘。

    “好,我回来的时候去夜市买。”

    “嗯。”顾锦温柔的看着他。

    顾安南咬着一颗葡萄,“姐,为什么咱们两人长得一样,姐夫每次看到我就恨不得撕了我似的,对你就这么好。”

    “他又不是看脸说话的,要真是这样,世界上有多少长得好看的女人,我岂不是都要担心了。”

    “说得也是。”顾安南百无聊赖的看着茶几上放着的速写本。

    这是穆七留在医院的东西,上面画着的她穿着护士服,头上还有小恶魔角,而顾锦则是小天使一样。

    “也不知道讨厌鬼怎么样了?”

    顾锦让人去打听了小七的下落,她已经被穆尘带回了欧洲。

    “第一次见面你就踩了她的画,小七肯定讨厌死你了。”顾锦故意开玩笑道。

    她知道顾安南就是口是心非的熊孩子,知道小七被带走的时候她心情就很不好。

    “哼,反正我也不喜欢她。”

    “不喜欢她还留着小七的画?”

    “我那是无聊翻来看看。”

    顾锦也不拆穿她,一提到穆尘司厉霆就让她不要去管,甚至让她远远的避开穆尘。

    以她对司厉霆的了解,他一定知道一些什么,也许那些东西对自己不好,所以他没有告诉自己。

    她不需要去猜测什么,因为顾锦相信司厉霆是真心诚意对她好,他不说,她便不问。

    正如今晚一样,她没有错过司厉霆是看了一条信息才离开的。

    给诺诺买尿不湿只是一个借口而已,但她并不认为司厉霆是要做什么对自己不好的事情。

    他不想要自己知道,肯是有他的道理,这是顾锦和司厉霆的相处之道。

    谭洛汐一路上被他们口头上占了不少便宜,但几人为了要钱,也不敢真的对谭洛汐做什么。

    她被带到一个废弃的仓库,几人想要伪装成绑架她的绑匪,让林均拿赎金。

    几人都是体育学院的学生,身材高大,在学校就是不学无术的混混。

    仓库中一盏老式日光灯照亮了光芒,比起在车里要亮了很多。

    谭洛汐身上就穿着一条小礼服裙子,今天为了招待亲戚们她特地打扮了一番。

    许杰看到谭洛汐的脸,一时间情难自已,想着自己之前找的那个女朋友,平时涂脂抹粉,擦得跟什么一样。

    这谭洛汐就不一样了,贵族千金天生就是和别人不同的。

    “嫂子,和我哥做爽吗?”许杰看到她的好身材就差点流口水了。

    “滚,他才没有你这么恶心,我警告你快点放了我,否则你就完了!”

    谭洛汐太清楚林均的性格了,之所以到现在他还没有和他家人彻底决裂,哪怕他的家人那么伤害他,他仍旧维持着最后的一丝丝体面。

    也正是因为这样,林家人才敢一次又一次的践踏他,甚至想出绑架谭洛汐这样的法子。

    他觉得林均是好脾气的,所以才敢如此大胆。

    原本是为了钱,现在他内心之中有一些骚动,“他还没有碰过你?”

    周围就是几个豺狼,谭洛汐也发现许杰的眼神越发怪异。

    “关你什么事,不管你们有没有血缘关系,你还得叫我一声嫂子。”

    这样的尤物,还是第一次,许杰蠢蠢欲动。

    “许杰,要不然就动了她吧,她还是第一次呢。”

    “滚,就凭你们也想要动她?”

    “切,装什么装,你以前的女朋友不是还和我们交换过的?”

    听到几人的污言秽语,谭洛汐心道不好,只是钱还没关系,如果这几只豺狼要对她动手。

    “你们是不是疯了,要是我没受伤,他尚且还会给你钱,你要是敢动我,别说钱一分都拿不到,还有遭受惨烈的代价。”

    别看着林均对自己很好,他并非心善之人,凡是触怒了底线他的手段可不简单。

    以前他的底线是公司,所以不管家人怎么磨他,他都觉得无所谓。

    现在林均的底线还多了一个她,钱是小事,她被动了,许杰就彻底完了。

    显然这些毛头小子并不知道林均的可怕之处。

    “代价?呵呵,你也别把你自己看得有多重了,我哥那人我很清楚,他啊就是一个软柿子。

    只要我在爸面前随便说说,他最听爸的话了,你最好放聪明点。

    我要了你,你要是想嫁给他就守口如瓶,否则他知道你不干净,肯定不会娶你,天价礼单也就没有了。”

    在许杰的眼中,显然谭洛汐对林均来说没什么用处,不就是一个女人而已。

    现在的他已经彻底疯魔,想要对谭洛汐下手。

    他料定她只是一个女人,发生这种事为了颜面肯定不会说的,就能让他为所欲为。

    “他怎么会有你这样无耻的家人。”谭洛汐这一次才深切的感觉到林均从前的无奈,为什么他从来不主动提起家人。

    “无耻?是啊,我就是无耻,怎么了?一会儿你在我身下叫起来就知道我的好了。”

    说着许杰朝着谭洛汐靠近,便在这时仓库大门被人猛的撞开。

    一道声音冷冷响起:“挺热闹的啊。”

    谭洛汐本来以为是林均来了,她一转头,正好看到司厉霆。

    “总裁。”

    他怎么会来这里?

    司厉霆的大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许杰也都是在媒体上看到。

    没想到一向出现在网上的人就那么毫无预兆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

    男人身后跟着几人,一身寒气袭来。

    这种不怒自威的气场,即便是还没有靠近许杰就已经吓得脸色十分难看。

    他手足无措的站起身来,“司,司总裁,我是林均的弟弟许杰,你好。”

    司厉霆看到被绑着的谭洛汐,还好,还没发生什么。

    他并没有第一时间松开谭洛汐,而是对许杰道:“继续啊。”

    许杰不知道他这是在玩什么花样,男人冷漠的气息让他胆战心惊。

    继续?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可能再继续了。

    “司总裁,我,我错了。”

    司厉霆可没有那么多耐心,一会儿还得买尿不湿呢,不,除了尿不湿之外,还有顾安南那个死丫头的烧烤。

    他一脚朝着许杰踢去,许杰撞到谭洛汐身上。

    许杰已经吓得瑟瑟发抖,“总裁,你饶了我,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我让你继续。”

    司厉霆身边的男人冷冷开口:“让你继续,你是不是耳朵聋了?”

    “我,我不知道要做什么。”

    司厉霆看了看腕表,一字一句道:“撕开她的衣服。”

    谭洛汐眼瞳放大,“总裁,你这是什么意思?”

    其他几人大着胆子,还以为司厉霆有特别的爱好是想要和他们一起玩,毕竟这女人太棒了。

    “总裁,我来帮他。”说着一只咸猪手就朝着谭洛汐摸去。

    没想到看似道貌岸然的男人居然也会做这样的事情,看来天下的男人都是一样的。

    他的手还没有触碰到谭洛汐,司厉霆又是一脚将他踢飞。

    他冷冷看着许杰,手中一把枪抵住了许杰的额头,“我没有那么多时间跟你耗着,不想死,马上撕开她的衣服。

    你要是不撕,我今天就撕了你。”

    许杰吓得瑟瑟发抖,“总裁,你冷静一下,我撕,马上就撕开!!!”

    谭洛汐脸色煞白一片,她知道司厉霆不可能伤害她,可是这样的情况是几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