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1章 下手轻点-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661章 下手轻点

    林均自己还没有看过呢,从谭家人的表情他就知道这份礼单分量很重。

    当他自己接过礼单看了看,脸色也变了。

    “爷,不行,这太贵重了。”林均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以前他和司厉霆的相处模式是司厉霆吩咐什么他照办。

    两人在一起的时间不短,大多心有灵犀,很多事情司厉霆不用说他也会处理好。

    订婚宴司厉霆和顾锦没有通知他,当时他也很震撼,碍于还有其他人在场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接着就出了顾锦那件事,那个节骨眼上他也不方便去说自己的事情。

    这次他又甩出来这么一份天价礼单,林均自己都懵了好么。

    司厉霆一句话堵回来:“贵重什么,又不是给你的。”

    林均:“……”

    谭洛汐摆手,“司总,我和均哥哥是真心相爱,我们根本不需要这些身外之物,之前你已经给了均哥哥帝凰的股份,现在又给这些,我们受之有愧。”

    司厉霆冷冷道:“帝凰股份是给林均的,你跟着瞎掺和什么?”

    谭洛汐:“……”

    这位爷宠人的方式简直太奇葩了!

    很久以前圈子里就有传言,林助理是他的心头肉,以前他没老婆的时候,别人还肖想他和林助理在一起。

    要是没有顾锦,谭家人都要相信这个传言了,谁会对没有血缘关系的人这么大方。

    他们显然不知道司厉霆的性格,对于亲人,他向来大方,对于仇人,那就是惨无人道了。

    想当初他对顾锦还不是,进顾家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两百个亿,连顾锦都不知道这件事。

    林均是他心腹,更是他朋友,在他坠海之后,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

    帝凰乱成一团,林均却从来没有放弃过希望,一个人努力的经营着公司。

    人心都是肉长的,司厉霆不表达,但不代表他瞎。

    这份礼单在旁人看来太过于贵重,他只觉得完全不够。

    有些情是金钱无法弥补的,林均对他,对帝凰的功劳远远大于这些所谓的金钱。

    他不想去说什么感谢,只想要在林均需要他的时候,他站出来支持他。

    顾锦埋怨的瞪了司厉霆一眼,好不容易才将场子热起来,又被他一句话他给降低了。

    “聘礼的事情这就这么定了吧,林副总对我们来说不是助理,也不是下属,而是亲人。

    亲情是金钱无法衡量的东西,或许你们看来这份礼单太重,我们只觉得太少。”

    向来被誉为机器人的林均听到亲人那两个字没有崩住,眼中泪水模糊。

    “太太……”

    “还是叫你林助理吧,这样比较顺口,你什么都不用说,我们都懂。

    当初厉霆哥哥坠海,我还没有回国,帝凰股东分崩离析,你一人撑起帝凰,这份功劳我们一直都记得。

    这几年,你熬了多少个日夜,为什么给你股份,是我们相信你一定可以将帝凰发扬光大。

    这里面不止是他的心血,也有你的,股份和提拔你当副总的事情你不用放在心上。

    我和厉霆哥哥在国内也呆不了太久的时间,要是我们没在的时候,帝凰还得你多多费心。”

    “太太,你别这么说,就算不给我这个位置和股份,我也会一如既往干好自己的工作。”

    顾锦微微一笑:“我知道,林助理你的专业能力我是很放心的。

    不过你也不要一根筋到底,现在公司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你也可以稍微放心好好陪陪洛洛。

    工作很重要,家庭也同样重要,你要是再因为工作冷落人家,我可不饶你。

    这份礼单是他的一番心意,你们就不要推迟了。

    结婚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也象征着一对新人的美好期许,这是我们送上最好的祝福。”

    顾锦一番话说得很诚恳,让林均更是忍不住落泪。

    被家人欺骗,他一直咬着牙,如今却在司厉霆和顾锦身上有了家人的感觉,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林助理,这好端端你哭什么?大不了以后我再让你打几个小报告就是了。”

    林助理忍不住笑了一下,之前顾锦非要留着谭洛汐在帝凰,林均怕出事,是给司厉霆打了几个小报告来着。

    “太太,你翻旧账。”

    见他破涕为笑,顾锦也算是放心了,“洛洛,好好珍惜这一刻,估计这辈子他就只落这一次眼泪。”

    谭洛汐很上道的拿出手机,“那我得拍下来留个纪念。”

    两人一唱一和将气氛重新调动起来,司厉霆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勾的嘴角证明他的心情不错。

    顾锦继续道:“谭太太,谭小姐,谭家的事情我也有些耳闻,因为我的关系让你们家里遭遇巨变,我很抱歉。

    好在阴差阳错,洛洛和林助理相爱,这大概就是老天爷给我们弥补的机会。

    我和我先生知道谭家近几年公司很艰难,这份礼单,希望能给你们一些帮助。”

    顾锦的话语充满了真挚,谭晴反倒很不好意思。

    “司太太,你千万别这么说,之前的事情是我的错。

    那时候妈妈卧病在床,而我们那个所谓的爸爸却捐款而逃,公司出现问题,我爱情也不顺。

    所以我将这一切原因都怪在了你身上,今天和司太太相谈,更觉得心中愧疚。

    你们不用为了弥补拿出这么多的聘礼,我们早就释怀,也是真心想要两人好。”

    一直以来这就是两边的一个心结,虽说谭家过得不好是因为她们那死鬼老爹,最主要的导火索还是因为当年司厉霆一怒收购了高尔夫球场。

    大家冰释前嫌,席间倒也其乐融融。

    林均就是司厉霆心中的一块大石,看到他找到自己的幸福,顾锦和司厉霆都打心眼为他开心。

    然而林均眉间却始终有些愁绪,他总觉得以继母的性格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尤其是之前他们才听到自己把房子和车子写在谭洛汐的名下,许杰脸上的表情很显然是不甘心的。

    司厉霆斜睨林均一眼,他心中想的什么事情他很清楚。

    “剩下的交给我。”

    林均也替他做过不少事情,唯独这件事关系到他的父亲,他终究还是下不了手,才会一次又一次被牵着鼻子走。

    “爷,我能不能请你……下手轻点。”

    司厉霆收回视线,“好。”

    林均的家事他一直没有插手,就是知道林均始终下不了决心。

    然而那些人就像是吸血虫,只要林均活着一天,他们就会消耗他。

    尤其是林均爬得越高,她们缠得越紧,胃口越大。

    以前林均只是一个小助理他们翻不起什么风浪,如今他可是帝凰的副总裁。

    一旦再出点什么幺蛾子,就会直接影响整个公司,司厉霆不会再放任不管。

    他出手,非死即伤。

    谭太太这顿饭吃得很开心,对顾锦也是喜欢得不行。

    连连拉着顾锦的手,要求她有空了去家里做客。

    顾锦只得点头答应,她一直就很讨长辈喜欢,之前的唐妈妈就见了她一面便是这样。

    别说谭太太,就连谭晴对顾锦都有了新的看法,本以为她只是靠着一张脸征服司厉霆。

    现在一看,她出事进退有道,情商和智商都很厉害。

    明明应该是高高在上的人却没有一点高姿态,这一点让谭晴很佩服,谭晴特地约了她去做指甲。

    一上车,司厉霆冷着一张脸。

    “亲亲老公,你怎么生气了?”

    “又是吃饭,又是做指甲。”

    顾锦轻轻一笑:“都是女人,厉霆哥哥,你吃醋都吃到这个份上了,人家谭小姐的未婚夫就在旁边呢。”

    司厉霆不满的压下她身体,狠狠咬着她的唇,“不许对别人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