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0章 搜救行动-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640章 搜救行动

    这个让他又感动又无奈的男人啊,每次都是让人措不及防。

    “谁说没有人的,赤炎就在外面。”

    “它是蛇不是人。”司厉霆总是会堵得她哑口无言。

    顾锦嘟着嘴,“病人就该好好休息。”

    “刚刚你都说了你是我的药,生病了难道不吃药就会好?”

    “那……那你不要太激烈了。”顾锦每次都是这个结局,无可奈何。

    “遵命老婆,让我看看你有多想我。”司厉霆坏笑着靠近。

    简陋的木屋,简陋的木床很快就发出了暧昧的声响。

    昏暗的灯光下,顾锦痴痴的看着那挥汗如雨的男人,两人的契合她才会有一种真实感。

    “厉霆哥哥,你来了,你终于来了……”

    在海岛上她每天晚上都会做梦,尤其是和司厉霆长得很像的卡特。

    她有好几次在睡意朦胧之中就把卡特当成了司厉霆,当她清醒才发现身边的人不是司厉霆,心中的失望感有多深。

    这一刻她能真真切切感觉到他的温度,是他,真的是他。

    司厉霆也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来确认,现在不是做梦,他的苏苏真的回来了。

    “苏苏……”他声声呼唤着她的名字。

    两人十指相扣,紧紧握着彼此的手。

    山洞中,盘卧在地的巨蟒睁开眼睛朝着小木屋看了一眼,很快就闭上了眼睛。

    漫天大雨中,谭洛汐回到自己的小公寓,她站在窗前看着那仿佛被人撕开大口子的天空,大雨砸落。

    时不时耳边还会出现雷鸣之声,每次闪电之后就会有雷声传来。

    她本不是一个怕打雷的人,然而今天确实心思不定,每一次雷响之后她的身体就会颤抖不已。

    双手不知觉合上,老天爷爷,你一定要保佑他们一路平安顺利。

    这么大的雨,普通的飞行员都不可能起飞,无奈情况着急,司厉霆一声命下,职业飞行员也只得飞。

    谭洛汐也不知道自己在窗前站了多久,眼皮一直在跳,心也不定。

    桌上的手机铃声将她彻底唤醒,谭洛汐第一时间接起了电话。

    她颤抖的双手差点连手机都没有拿住,是林均报平安的电话吗?

    看了一眼,是个陌生的号码。

    “谭助理是吗?”

    开口的声音有些熟悉,谭洛汐很快反应过来,“迟长官。”

    “是我。”

    这个节骨眼上他为什么会打电话过来?谭洛汐心脏都快从嗓子眼里面跳出来。

    “有,有什么事情吗?”

    “刚刚我接到消息,司厉霆强行在雷雨天气起飞,导致飞机失事已经坠毁。”

    “什,什么!”谭洛汐差点两眼一翻晕倒过去,“怎么会这样!”

    “现在他们所有人都打不通电话,我们必须马上过去,你家地址在哪,我过来接你。”

    谭洛汐赶紧给他报了一个地址,挂了电话,她身体跌倒在地。

    整个人都已经麻木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老天爷,你怎么不开开眼啊!

    想着林均临走前还温柔让她回家休息,飞机失事,谭洛汐泪水滑落。

    手机震动,迟宴给她发了一条信息,说他很快就到,让她下楼。

    谭洛汐这才手忙脚乱离开,她胡乱抹着自己脸上的泪水,在心中告诫自己,他们不会那么倒霉的。

    就算飞机出事,说不定他们会跳伞呢?林均和司厉霆那样的人物,平时都是走一步看三步,他们怎么可能会让自己处于危险之中。

    谭洛汐看着自己手上的订婚戒指,之前海上爆炸司厉霆都坚持顾锦活着,自己也要对他们有信心!

    她到楼下的时候迟宴刚到,他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脸色严肃。

    这样一位位高权重的军官居然会在这个时候迟棒棒糖,谭洛汐有些惊讶。

    她不知道这是迟宴的性格,越棘手越紧张的时候他就会吃棒棒糖来缓解自己的。

    “哭过了?”

    谭洛汐上车,眼里通红一片,不想让人看出来也很难。

    “嗯。”

    “他们不会有事的,以前他们都在我基地特别训练过,会跳伞。”

    他在安抚着谭洛汐的心,但他眉间的紧皱也泄露出他的紧张。

    平时万里无云也就罢了,他刚刚查了一下天气预报,这次是大规模降雨。

    那个片区雨下得更大,而且那里是无人区,连信号都没有,两人的很危险。

    他们再强悍也只是商业人士,不比自己常年风里来雨里去的军人。

    饶是在心中担心司厉霆,他脸上还是很淡定,一个劲的劝着谭洛汐。

    “我已经安排人手过去,就是天气不好,无法飞过去,开车的话要慢一些。”

    谭洛汐看着越发变黑的天,“开过去要多久?”

    “起码得七八个小时,还得看路况。”

    七八个小时?这几个小时她要怎么熬。

    “你先在车上睡一会儿,到了我叫你。”

    谭洛汐怎么可能睡得着,一路上她比谁都清醒。

    迟宴开车速度很快,使出了高速路通往山路的时候,车身十分颠簸。

    他为了早点赶到,一路上速度很快,颠簸得更加厉害。

    “没事吧?”他是在各种情况下生活过的,至于谭洛汐就不同了,她一个女人怕是无法承受这种颠簸。

    “我没事,你不用管我。”

    谭洛汐强忍着胃的不舒服,她们必须要赶紧到达,晚一点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夜里山路里的风雨很大,尤其是闪电划过天空的时候,将整片天空都照亮,谭洛汐总会不知觉抖一下。

    她没来过这么偏僻崎岖的地方,看样子目的地还在大山深处。

    平时觉得车水马龙很吵闹,突然有一天远离了城市里的喧嚣,她反而会觉得害怕。

    静谧的山谷里只有风雨声,她有种感觉,仿佛在黑暗之中有一条黑龙张牙舞爪在吞云吐雾。

    “路况不好,开不了太快,车上有压缩饼干和水,你吃一点,已经很晚了。”

    “我不饿。”她哪里会饿,林均还生死难料,电话都打爆了还是无法接通。

    这山里的人家很少,偶尔路过会看到几户人家,农村的人睡得很早,除了车灯之外几乎是一片黑暗。

    在这里都还有信号,谭洛汐忍不住问道:“还有多久?”

    “这个速度的话,估计得两小时。”

    等她们到达的时候已经到了半夜,迟宴很有绅士风度给她递了一把伞。

    先到达的人已经开始搜救行动,他们已经找到失事的飞机,飞机之中有两具尸体,正是那两个人贩子。

    他们身上盖着白布。

    “报告长官,除了他们二人之外,附近暂时没有发现其他人。”

    飞机出事的时候在天空,他们提前跳伞,在大风大雨之中会被风吹散,肯定不会在坠机的地方。

    这附近全是大山,也不知道他们人究竟掉在了哪座大山里面。

    迟宴站在原地,观察了一会儿风向,这才缓缓开口。

    “去那座山搜救。”

    “是。”

    他无法计算出精密的地点,但可以估算出一个大概。

    他走到谭洛汐面前道:“你就在车里休息,我带人进山。”

    谭洛汐从那两具尸体上移开视线,她坚决道:“不,我和你一起。”

    “山路不好走,又在下雨。”

    “我不怕。”

    “也罢,走吧,不行了可没有人会管你的。”

    “我一定不会拖你们的后腿!”

    “走吧。”

    一群人浩浩荡荡拿着手电筒进了山,大家都是第一次来这里,并不熟悉情况,找起来也很麻烦。

    从天黑找到天明,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下来,山林之中起了一层白色雾气。

    飞行员已经找到,但是林均和司厉霆却始终没有下落。

    谭洛汐脚痛的仿佛不是自己的,她还在努力咬牙坚持。

    “均哥哥!”

    “我在。”一道虚弱的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