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9章 我就是你的药-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639章 我就是你的药

    司厉霆温柔的抚去她的眼泪,“苏苏,是我做的还不够好,让你这么没有安全感。

    我们之间经历的风风雨雨哪里是别人能够比得上的?别人和你再像,她终究也不是你。”

    顾锦连连点头,“嗯,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我只是有些害怕,对我那么好的厉霆哥哥万一有一天不要我了。”

    “真是个小傻瓜,我疼你爱你都还来不及,我怎么会不要你呢?”

    司厉霆吻住她的唇,“苏苏,不要再离开我了。”

    “好。”

    两人很久不见难得温存,不知道为什么,两人突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好像被一道视线所注视着。

    两人不约而同分开,转头朝着旁边看去。

    一个巨大的蛇头歪着大脑袋认真的盯着两人,似乎在想她们刚刚在干什么。

    饶是司厉霆的心脏也加快了一瞬,在悬崖上他还不知道赤炎就是顾锦找来的帮手时,不经意看了那一眼吓了他一跳。

    在野外遇上体型这么巨大的蛇,任谁都会害怕。

    “厉霆哥哥,它是赤炎,是我妈妈养的,不会伤人。”顾锦已经彻底喜欢上了这条神奇的大蛇。

    伸手在赤炎的头上摸了摸,赤炎舒服的闭上了双眼,很享受她的抚摸。

    司厉霆抓住了重点,“你妈妈?”

    刚刚她和甄老爷子聊天的时候司厉霆昏迷过去,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顾锦点点头,“说来话长,我慢慢说给你听,这是甄爷爷让赤炎带来的东西,你一定饿了。”

    赤炎的口中还叼着一个塑料袋,里面有一些热馒头和水果。

    顾锦这才想起来司厉霆都挂了两天一夜,赶紧将他扶起来。

    司厉霆太渴了,抓起一个水果就往嘴里塞,山里的果子虽然长相不好看,没有打甜蜜素和农药,味道很清甜。

    “对不起,厉霆哥哥,又连累你了。”

    他本来就有胃病,饿了这么久,不知道是怎么撑下来的。

    “苏苏,你别担心,你消失的这段时间我每天都有好好吃饭好好睡觉,除了这两天是没有办法。”

    司厉霆就是为了防止自己和顾锦见面的时候顾锦会心疼,他再怎么吃不下,不想吃,最后还是好好吃饭。

    “厉霆哥哥,这些天你是怎么过来的?”

    两人将分离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都倾诉了一番,当听到小七被人贩子抓走,顾锦更是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之前我被抓的时候从人贩子口中听到他们的同伴落网,没想到居然是因为小七。”

    这一系列的事情也太过于玄幻,司厉霆则是惊讶她居然鬼使神差找到了她妈妈。

    “除了说这就是所谓的因果之外,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顾锦扶着司厉霆躺下,“你现在需要的是好好休养,也不知道林助理怎么样了。”

    “希望不要像我这么倒霉。”司厉霆想着他被挂在歪脖子树上也是哭笑不得,他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奇葩过。

    “肯定不会的,说不定林助理已经和人汇合,正在寻找我们。”

    “那个时候就是那些畜生的死期!”司厉霆一字一句道。

    该死的畜生们,他们拐卖人口本来就是伤天害理,更不要说居然还拐到他的老婆身上。

    顾锦这两天也从那些人贩子口中得知了很多被他们贩卖的人是哪种结局。

    “我支持你,这些垃圾早就该死了!”

    那些被无辜挖掉器官的人,还有被贩卖到穷山沟里面的小姑娘。

    “那些罪孽就让他们去地狱里赎吧。”

    甄老爷子给司厉霆端来中药,顾锦和司厉霆你一口我一口喝着。

    “苏苏,你也感冒了?”

    “是啊,不过甄爷爷的药很管用,我喝了一天就好多了,再喝点巩固一下。”

    两人喝完药并肩躺在床上,虽然条件很差,两人的心情却是很好。

    你抱着我,我依偎着你,说着悄悄话。

    “苏苏,你是怎么打算的?”

    “既然小七也来了,我们四兄妹应该好好见面,安南和小七这些年过得并不好。”

    “如果你妈妈一天不醒来,你一天就有危险。”司厉霆考虑的是这个问题。

    “甄爷爷说妈妈应该快醒了,我都想好了,等她醒过来,身上余毒都消失了,那么我的疯子爸爸也不会执着要抽掉我所有的血液替换给妈妈。

    那时候妈妈也能放下恨意和爸爸在一起,我们一家人大团圆结局,这不是最好的结果吗?”

    司厉霆轻轻刮了刮她的鼻子,“你还是那个天底下最善良的苏苏。”

    “厉霆哥哥,我不怪爸爸,爸爸只是太爱妈妈了,就像是你爱我一样,唯一不同的事你们爱人的方式不同。

    我想爸爸过去受过很严重的心理创伤,他才会那么在乎妈妈和依赖妈妈,甚至疯狂到只想要和妈妈一生一世在一起。

    人在黑暗的时候是最羡慕光明的,他太爱妈妈,妈妈中毒,为了保护妈妈,他才想出了这么极端的办法。

    如果事情发在我身上,我身体有问题,必须要从别人的身体里取一些器官出来,你会做吗?”

    司厉霆想也不想的回答:“我会,在这个世上你是我最重要的人,只要让你活着,哪怕要伤害别人,我也在所不惜。”

    “是啊,人就是一种很矛盾的生物,对爱人可以无私,对别人就变成了自私。

    站的角度看的不同,虽然我们一家人分崩离析,我到今天才看到妈妈。

    但我一点都不怪她们,我们不好过,爸爸妈妈这些年比我们过得还苦。

    我想结束这一切,让爸爸妈妈重归于好。”

    司厉霆轻笑一声,顾锦的想法他并没有太多的意外,相反他也有这样的想法。

    “我的小苏苏啊……”他只是将她的头埋在他的胸口,大手轻轻抚摸着她柔软的发丝。

    “总之你量力而为,你这位父亲可不是简单的人物,如果无法让他们重归于好,你也得保护住自己。

    毕竟你已经有了我,有了锦诺,我们才是你最重要的人,知道吗?”

    顾锦甜甜一笑,“嗯,知道,厉霆哥哥,你不反对我这么做吗?我还以为你会骂我蠢。”

    “要是不蠢也不是你了,况且一开始我就是喜欢上你的蠢啊。”司厉霆坏笑着咬着她耳朵。

    在顾锦脸红心跳中轻轻说了一句话:“可是蠢得让我心动的女人就只有我的小苏苏了,我是不是有病?”

    想着两人初识顾锦岂止是蠢,简直就是蠢到家了,有些事情现在想起来她都觉得尴尬。

    她居然会蠢到连楼层都走错,如果那一晚她没有蠢到走错房,也不会遇上他。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缘分。

    顾锦揽住他的脖子,“那我就是你的药。”

    “苏苏,别这样,我怕……”

    “怕什么?是不是身体又不舒服了?”顾锦摸了摸他的额头。

    在吃了东西好喝了药,司厉霆已经好了一些,最主要的还是见到了她,她是最好的心药。

    司厉霆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我是怕忍不住想要你,笨蛋苏苏。”

    顾锦立刻羞红了脸,“不,不行。”

    “老爷子已经离开去了陆地上的房子居住,旁边就是悬崖,除了我们也没有别人,苏苏,我想……”

    顾锦就不明白了,每次都是这样,感动不过三秒某人就会狼性大发。

    好歹他才经历了生死之劫,被挂在歪脖子树上那么久,差点都风干了还想着这些事情。

    “厉霆哥哥,你现在应该好好休息,不要浪费力气。”

    “宝贝儿,你是在小瞧你男人的体力?”

    顾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