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8章 你本来就是变态-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638章 你本来就是变态

    没有任何一个人天生就是疯子,甄老爷子不是也说过他因为一些原因发誓不再踏足中国境内。

    自己长得像爸爸,根本就不是混血,说明她的父亲也是亚洲面孔,说不定就是华裔。

    他是因为小时候一些原因才导致心理变态,绝大多数恐怖分子也是因为这些幼年受到了刺激。

    在别人的描述中,她的父亲像是一个疯子。

    而顾锦却是有一些心疼,她的父亲像是一头孤独的兽。

    “他的身体没有大碍,我得去取一些药材给他煎药,他现在很虚弱,需要好好修养。”

    “谢谢你,甄爷爷。”

    “安南小姐不在的时候,我就和赤炎在一起,难得有人来陪我聊聊天,你是家主的女儿,我照顾你是理所应当的。

    我那有些吃的,一会儿我让赤炎给你送来。”

    “是。”

    甄老爷子拄着拐杖离开,关于父母的心结也都解开了。

    虽然这些年来她没有机会见到妈妈,但知道妈妈是为了保护自己默默付出了这么多。

    以前觉得自己被苏家人苛待觉得委屈,如今再想到之前苏梦以及苏妈妈因为利益做的那些事情又算得了什么。

    就算是当时觉得有些委屈,后来她遇上司厉霆,司厉霆温柔以对,抚平她所有的悲伤。

    和安南小七她们一比较,她确实是三人之中最幸福的那一个。

    小七当年被妈妈以为是夭折,虽然不知道后来是怎么活下来的,她的身体也不可能有多好。

    顾锦取了毛巾,浸湿热水,轻轻给司厉霆擦着脸。

    如果这次不是遇到了自己,他一定会死在悬崖上,那样危险的境地司厉霆完全不能自救。

    她庆幸的是司厉霆爱自己,没有变成爸爸对妈妈的那种极端。

    看着他憔悴的面孔,顾锦想到了和他才见面的那个时候,他意气风发,嘴角总是噙着邪笑坏坏的看着自己。

    曾几何时,那坏坏的男人不再强迫自己做任何一件不愿意做的事情。

    英俊的脸也开始变得成熟,成为人夫,成为人父。

    “苏苏……”他口中毫无意识的念着自己的名字。

    顾锦刚刚才平静下来的心在此刻彻底乱成了一团,泪水淌落到他的脸上。

    她究竟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这辈子才能遇上一个如此爱她的男人。

    泪眼朦胧之中,顾锦听到他的声音悠悠传来。

    “别哭……苏苏。”

    四目相对,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眼睛,明明精疲力尽,明明还在发烧,只因为她的泪水,他就醒了。

    他费力的伸手,轻轻擦去她眼角的泪水。

    指尖上涌过暖暖得热流,司厉霆伸回手,轻轻舔了一下,“咸的,不是做梦。”

    不过这一句话,顾锦连忙扑入他的怀中嗷嗷大哭。

    她本不是一个喜欢落泪的女人,哪怕被爱丽丝抓起来,哪怕在海上逃难,哪怕即将爆炸,她还能冷静的考虑谭洛汐。

    被卡特软禁在岛上,好几次都差点被他得逞,后来遇上人贩子。

    这一系列的打击,换做其她女人早就撑不住哭了。

    顾锦沉稳面对,再艰难的险境也能化险为夷。

    在外面她坚强得像是一个女战士一样,哪怕人贩子离她就几米马上要过来,她也没有吓哭。

    可是一在司厉霆面前,百炼钢化成绕指柔,他的一个表情,一个眼神也足矣让她崩溃。

    司厉霆的这句话肯定是因为这段时间自己不在他身边,他有过太多的幻觉,做了太多梦,以至于真的见到自己都不敢确定。

    “厉霆哥哥……”

    “怎么又哭了?苏苏还是和以前一样爱哭呢。”司厉霆两天没喝水,喉咙又干又哑。

    加上还在发期间,他的声音里面仿佛多了不少沙砾,很是沙哑。

    顾锦哭的像个孩子一样,“我想你,好想你。”

    他说过的,她只能在他面前哭,所以只有在他身边的时候她才不用刻意控制自己的情绪。

    司厉霆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似乎怕自己的声音吓坏了她,尽量很温柔的对她。

    “我也想你,每天都在想,苏苏,卡特有没有对你……”

    “没有。”顾锦怕他误会,连忙解释。

    毕竟自己和其他男人在外面呆了这么久,身为男人都会紧张的吧。

    见她小脸紧张兮兮的样子,司厉霆轻笑一声:“这么紧张干什么?”

    “我是怕……”

    “苏苏,就算你真的被卡特侮辱了,我也不会怪你,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以为在中国境内做好了万全准备,没想到反倒被套路,导致丢失了你。

    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消失的这些天,我一直担心你。

    我怕的是你身体那么差,卡特要是折磨你,你怎么能熬得下来。”

    司厉霆眼中的温柔足矣让顾锦沉溺一生。

    虽然现在的社会老是叫嚷着男女平等,其实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绝对的平等。

    例如男人出轨,什么不要脸勾引别人老公。

    而真正犯错的男人反倒好像是被动一样,要是稍微示好一点,别人甚至还要给他打上好男人的标签。

    说什么浪子回头金不换,他还是忠于家庭之类的话。

    要是女人出轨,这个女人必定被千夫所指,被所有人辱骂,别说她想回归家庭,男人恨不得一刀捅死她算了。

    同样不堪的事情,男人和女人所承受的代价就是不同的。

    而高高在上,占有欲极强的司厉霆此刻竟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在他心中顾锦已经重要到什么位置了。

    “厉霆哥哥,我不会让别人碰我的,死都不会。”顾锦一字一句道。

    “苏苏,那些事情没发生最好,但比起死,我更希望你活着,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度过余生。”

    两人紧紧相拥,虽然两人都很狼狈,在这样的情况相遇,这才是真正的缘分。

    “厉霆哥哥,我一直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顾锦觉得现在这个局面,她再问这个问题已经没有必要,不过她仍旧想要知道当初她问司厉霆那个问题的回答。

    “嗯?”司厉霆虽然身体很难受,可好不容易和顾锦重逢,他还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要对顾锦说。

    “过去我曾经问过你一个问题,如果有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女孩,比我还要乖巧。

    甚至她先我一步认识你,你把我当成了她,如今她出现了,你……”

    这个问题之前迟宴已经问过,顾锦还不知道司厉霆已经知道小七的事情。

    司厉霆没有等她说完已经打断:“你说的是小七?”

    顾锦在他怀中睁大了眼睛,“你,你怎么知道?”

    “傻瓜,我不仅知道,而且我和她已经见面了。”

    卡特果然没有骗她,顾锦心中一沉,一时间泪水又要夺眶而出。

    见自己宝贝小可怜的样子,司厉霆本想要逗逗她,谁让她不信任自己问这样的问题,现在哪里还忍心?

    “苏苏,我在十五年前见过小七一面,我承认我是先遇见她的。

    难道先遇上谁就得喜欢谁?如果是这样,我为什么要回国单身这么久?

    我完全可以去巴黎寻找她,况且我遇上她的时候她才几岁,一个丫头而已。

    在你心中,你男人难道是一个恋童癖的变态不成?”

    顾锦噗嗤一笑,他这几句话瞬间让她的紧张烟消云散。

    想着自己初识和他相遇他做的事情,“你本来就是变态。”

    司厉霆见她破涕为笑,这才笑了起来。

    “傻瓜苏苏,你怎么能质疑我对你的爱?就算天地变色,海水干涸,我对你的爱也不会消失。”

    (喜欢本文可以加读者群:274955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