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7章 打蛇打七寸-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627章 打蛇打七寸

    监狱之中的两人正在谈论,监守走来,“有人要见你们。≦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她们贩卖人口,还涉嫌挖取器官,之前就录了口供。

    接下来就是走流程,等待宣判,她们早就断了和亲人的往来,为的就是不让亲人被连累。

    这个城市里她们没有亲人,也不会有朋友的。

    就连亲人她们都是固定把钱换成现金悄悄的给亲人送去,绝对不会转账留下痕迹。

    实在想念的时候就去公共电话打一通电话,偶尔会听到孙子们不耐烦的声音,那也就够了。

    在她远方的孙儿们心中她只是一个年迈的奶奶,她手上的罪孽和血腥她自己沾染就好。

    两人被带到了审讯室,审讯室里面坐着的并不是警察,而是一个金发蓝眼的男人。

    俊美的像是什么明星似的,两人没有什么文化,再她们心里好看的人就是明星了。

    两人戴着手铐被押到椅子坐下,“他问什么,你们就回答什么。”

    这么帅的人是警察?

    司厉霆将电话号码递过来,“这个号码你们认不认识?”

    不管认不认识,她们这一行的还是有点良心,一般不会供出自己的同伙。

    自己没有了财路也犯不着断人家的财路,除非彼此之间有恩怨的,被抓的人都不会招供同行。

    “我这么大的年纪,眼睛花,脑子也不好使,我咋记得住这么长一串数字?”

    司厉霆又丢给了旁边的年轻人,“你呢。”

    “我没文化,也记不住。”

    “我给你们一次机会,现在说出实情,我会考虑帮你们减轻一点刑法,要是有所隐瞒,我会让你们后悔莫及!”

    司厉霆声音冰冷到了极限,两人虽然不知道他的身份,却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位警察似乎也太严厉了一点,反正她们犯的罪也差不多就是死刑了,减缓成无期又有什么用?

    两人根本无所畏惧,对于司厉霆的警告无动于衷。

    司厉霆懒得废话,“把她们的随身物品拿过来。”

    “是。”

    她们手机里面不会存着家人,那同行的人呢?有时候遇到多人,他们也会选择在一起合作。

    很快两人的手机就拿来了,按照号码一查找,上面显示的备注是面店老王,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称呼。

    就算是被查起来也不会让人发现什么。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司厉霆并不是想要挖出她们同伙,只是想要证明那个电话的主人和她们是不是认识。

    “这个人你们认识?”

    两人的备注都存的一样,就是防止被抓到的时候警察查,两人都异口同声道:“他是我们经常去吃面的老板。”

    “面店在哪里?”

    这么细致的东西两人就不可能去对过了,谁都不敢胡说,怕乱了阵脚。

    很显然他们是认识的,司厉霆猛的一拍桌子,“说,他是谁?现在在哪?”

    “警察大人,我们哪里知道他在哪,好几年他就没有开面馆了。”

    仇婆婆是老油条,反应很快,马上就撒了一个谎。

    这样的话根本无从着手,一旁的警察干着急,毕竟现在并不能对犯人用刑。

    最多就是关一段时间,用大灯罩着她们,使人意志崩溃招供。

    司厉霆根本就等不了这么久,晚一点时间顾锦都会遇到生命危险。

    这样的贱骨头司厉霆最有办法,他很清楚这些罪犯的心理。

    尤其是这个仇婆婆,就算她不被抓也根本就活不了几年,现在每活一天都是赚来的。

    她根本不害怕死亡,绝对不会轻易供出同伙。

    还好司厉霆提前就做了准备,他看向林均,林均递上一个文件夹。

    谭洛汐在一旁看傻了眼睛,这两人完全就是心意相通。

    司厉霆回来之后,她才感觉到两人之间的默契达到了百分之百,两人之间根本就不用多余的废话,大多时候就是一个眼神交流。

    在来这里之前司厉霆就吩咐林均去做了什么,林均也是杠杠才赶到,他文件袋里的东西是什么?

    “你们不说是吧。”

    “警察大人,不是我不想说,是我们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一个卖面的老王,除了这个之外,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司厉霆冷哼一声,将文件袋打开,“好好看看。”

    他丢出一叠资料,仇婆婆认的字不太多,上面的照片她却是认识的。

    当她看到照片上的人,整个人呆在了那里。

    这份资料连司厉霆都没有看到过,林均刚刚才弄到手的。

    “你怎么会有这些?”

    上面的人就是仇婆婆的家人,仇婆婆脸色已经发生了变化。

    剩下的事情都不需要司厉霆做,这种事林均做得驾轻就熟。

    “实话告诉你们,我们并不是什么警察,他是帝凰集团的总裁,现在你们人贩子不长眼把总裁夫人抓走了。

    如果你们不说出人贩子的下落,那么我们总裁失去了太太,也就只有让你们失去家人了。

    我知道你们将生死置之度外,你们不怕死,那你们的家人呢?

    仇婆婆,你的儿子虽然平庸,你那两个孙子倒是厉害呢,一个已经考上重点大学,另外一个也是保送,要是……”

    仇婆婆眼中已经闪出了泪花,她看向一旁穿着制服的警察。

    “警察同志,你们听到了吧,他们想要对我孙子行凶,你们把他们给抓起来!”

    开玩笑,他们就算有一百个胆子都不可能将司厉霆抓起来啊。

    “胡说八道什么?我可没听到他们要做什么。”

    果然这一招很有用,谭洛汐暗自在心中佩服两人,他们把控人心太厉害了。

    之前看到这两个老赖,谭洛汐还在心里想该怎么办,这种人不太好对付。

    谁知道司厉霆可以厉害到一开始他就抓住了这两人的心理,这样的男人太可怕。

    不,准确的说与他为敌太可怕,人家都是走一步算一步,他是走一步算十步。

    还没有见到两人他就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让林均提前准备好了王牌。

    如果是自己,肯定来了才知道两人棘手,会浪费不少时间。

    他丝毫没有给人一点退路。

    林均冷笑一声:“仇婆婆,你怕什么,我又不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毕竟我们有血有肉有良心。

    不过是将你是人贩子的事情告诉你的家人,尤其是你的两个孙子。

    要是学校知道了他们的身份背景,那个保送还能拿到吗?”

    “不,你不能这样,我孙儿是无辜的!”

    “我只是实话实说,你们害了那么多无辜的人,凭什么还能拿着被害人的钱心安理得的活?”

    仇婆婆满脸泪水,“我求求你们,所有的罪孽都是我犯的,和我的孙儿无关,你们想要知道什么我一定说。

    我这条贱命我早就不在意了,我的家人都是很好的人,你们不要去打扰他们。

    如果让他们知道有我这个奶奶,我孙儿一定活不下去的!”

    老人跪在地上连连请求两人饶恕,打蛇打七寸,她这个年龄的老人都是重男轻女。

    加上她孙子这么能干,恐怕她这么大年龄还在干这一行就是为了两个孙儿。

    林均这一威胁比直接要她的命还有用,一旦消息传出去,她的家人怎么可能还能正常的生活。

    人贩子被所有人厌恶,恨不得杀了她们,她们让多少人家破人亡。

    就连她的家人也不会被人宽恕,别说是保送,连正常生活都很难!

    那时候就变成了过街老鼠,左邻右舍都会避之不及。

    老人怎么可能让那样的事情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