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4章 食人村-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624章 食人村

    第0624章食人村

    两人盯着顾锦,就像是见到尸体的秃鹫,在尸体身边久久盘旋不远飞走。

    “我病的都要死了,你们真的想要弄死我不成?”顾锦不卑不亢的声音传来。

    两人看着她气若游丝的状态,只好作罢。

    再凶狠的人其实心里都有一处善良之地,也许这种善良就像是黑夜中的一点微光。

    虽然小,但确实是存在的。

    长得漂亮的女人柔弱的样子会让人放松警惕,同时也会让人心生怜惜。

    就像是枝头娇艳的花,你舍不得破坏。

    两人最后还是接受她的提议,将她卖给别人。

    “算了,就当是行善积德吧。”

    顾锦给两人念了一些中药的名字,这是前几天那个医生见她高烧不退,西药没用,特地给她开的中药药方。

    顾锦在无聊的时候看了几眼,也正是这几眼她记下了所有内容。

    车子继续朝着深山里开去,顾锦勉强坐起来靠在车边,身体摇摇晃晃,她担心的是在这种地方司厉霆能否定位?

    她被带到了一个破旧的房子里,从小到大她还没有来过这种地方。

    进村的时候她就发现这个村子很穷,穷到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的程度。

    不过有一点,这里的自然风光很好,如果不是在这种时候过来,兴许她会很喜欢这里。

    到处都是参天大树,还有无数漂亮的花,仿佛世外桃源。

    “你们能不能帮我把绳子解开,我这个动作持续太久,肌肉都凝固了。”

    两人见她娇嫩的皮肤被绳子磨破了皮,显得十分可怜。

    “真是娇生惯养的,我警告你,不要妄想着逃走,这里可是食人村。

    顾锦有些疑惑,“你们村子里吃人?”

    “那倒不是,我们这里太穷,就有人干起了贩卖人口等勾当,有人靠这个赚了钱在城里买了大房子,过上好日子。

    村里的人纷纷效仿,久而久之,这个村子大大小小都开始从事这一行。

    有些在城里挣了钱被通缉的人,又回到村里住。

    全村的人没有一个人不会拐卖人口,你要是想逃,马上就会别人给抓走。

    他们未必就有我们这么善良,你会被啃的骨头都不剩,前几年还有个好看的女孩儿被奸杀。”

    两人没有危言耸听,而是很认真的在告诫顾锦,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们不想自己的货物被人偷走。

    村子里的人干惯了杀人,卖人的勾当,良心什么的早就不存在了。

    顾锦低头看了自己的脚一眼,“我脚有伤,我怎么逃?”

    “你知道就好,我们现在去给你弄吃的,你就负责早点把身体养起来,给我们卖个好价钱。”

    顾锦没有再说话,她现在的状态确实很差。

    两人叫了一个聋哑人过来看着她,两人有说有笑的离开。

    “这样的妞卖给穷乡僻矜的糙汉子太可惜了,也卖不出什么大价格。”男人思索道。

    “你有什么想法?”

    “这个妞比我们以前抓到的加起来都要漂亮,瞧她细皮嫩肉的,一看就是娇滴滴的大小姐。

    咱们将她送去缅甸越南一类的地方,一定可以卖出个好价钱,这样一来可以脱手,二来也不用怕她的家人找来。”

    “大山哥,还是你聪明,只是看着她我就心痒难耐的,能不能让我先尝尝?这样的极品怕是一辈子都遇不到一个。”

    “放心,等她感冒稍微好点,咱们就玩,老子也没玩过呢。”

    两人淫邪一笑,顾锦已经成为他们盘中一道可口的糕点。

    等到两人离开,顾锦才松了口气,她暂时摆脱了危险,她靠在墙角大口的呼吸。

    也不知道司厉霆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她。

    两人等了一个多小时才回来,回来的时候还骂骂咧咧:“死老头,整天板着脸,还收我这么贵的钱。”

    刚刚在打瞌睡的顾锦马上就醒了过来,只要这两人在,她根本无法放松警惕。

    “你又不是不知道那老头的古怪脾气。”

    “什么古怪老头?”顾锦特意和两人套近乎。

    刚刚她尝试和聋哑人交谈失败,现在只有从这两人的口中得到一些有用的资讯。

    “就是一个老不死的,在村里呆了很多年。”

    “他也是拐卖人口的?”

    “不,他是唯一一家没有拐卖人口的,不过那老头很诡异,没有人敢去他家。

    除了偶尔给村子里的人卖点药,几乎不和任何人有所交集,就连出诊都不愿意。

    脾气古怪的很,就这么一点药,随便上山挖点就可以了,他居然卖老子几百块。”

    对于顾锦来说,任何消息对她都很重要,她迫不及待想要多了解村里的消息,为她将来逃跑做准备。

    “他没有子女嘛?”

    “他那样古怪的脾气有子女才怪,说起来他好像是很多年前来我们村子里,后来就神神秘秘一直没有离开过。

    以前有些人以为他家藏了什么宝贝,偷偷去了他家想要偷东西,谁知道第二天全都被割了脑袋扔出来。”

    顾锦脸色凝重,这是怎样一个村庄?在他们这里的人都是无恶不作。

    “你也别怕,只要你不离开,我们家是最安全的。”

    两人一个做饭,一个煎药,倒也没有真的伤害顾锦。

    顾锦知道他们的心思,就像是屠夫总会将猪羊养的白白胖胖的,然后再进行屠杀。

    她要是再不吃药,她也好不了,最后结果是一样的。

    喝了药,顾锦睡在潮湿的房间,夜里山风很大,吹得门嘎吱作响,顾锦很怕。

    她紧紧抓着被子,总觉得这样黑的地方藏着一只巨大的怪兽想要将她吞噬掉。

    屋子里似乎有老鼠在跑来跑去,时不时翻倒了什么东西。

    如果不是她太过于疲惫,她根本就不可能在这样诡异的环境下睡着。

    伴随着窗户外的虫鸣声她沉沉睡去,她做了一个漫长的梦。

    梦里全是被人砍掉的人头,她四处逃,人头从四面巴方飞来。

    她拼命叫着司厉霆的名字,“厉霆哥哥!”

    顾锦睁开眼,眼角下全是她的泪水。

    外面已经是晴朗的一天,她出了一整夜的汗,感冒似乎好了不少,这药也太好了一点。

    晨曦中的小山村远没有夜晚的可怕,她坐在院子里沐浴着阳光。

    “那妞儿看着可真漂亮,跟小仙女似的。”

    “别看了,病怏怏的玩不了多久就弄死了,过几天等她好了咱们好好的玩。”

    聋哑人朝着她招手,让她过来吃早餐,她的活动范围仅仅只是这个院子,不让出门。

    顾锦只能透过院子看着远处高耸的山峰,蔚蓝的天空十分漂亮,她浮躁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

    她的配合和乖巧,加上走路很费力的样子,让两人对她放松了警惕,还特地吩咐要是有外人来,她一定要藏起来。

    这样好的货色,一定会让别人眼红,会引发一系列问题。

    顾锦只能透过窗户打量村落的样子,窗户早就被人焊死,一定是之前防止别人逃走做的。

    两天过去了,顾锦的感冒已经好得差不多,虽然她每天还在装,但她知道她装不了多久。

    两人失去了耐心,那么一切都完了。

    至于司厉霆这边,他刚刚接到一通电话,电话中传来四个让他思念许久的声音。

    “厉霆哥哥……”

    “苏苏!你在哪?”他话还没有说完,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一定是被卡特发现了,司厉霆着急不已。

    “爷,查到了,太太应该在夏邦私人医院,有人看到了卡特,而且昨天医院有一架直升机落下,十有八九,是太太。”

    林均可以肯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