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16章 你终于回来了-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616章 你终于回来了

    卡特挂了电话,顾锦心中越发不安。

    该怎么办?司厉霆不知道她的死活暂时就不敢动卡特,自己成了司厉霆最大的威胁。

    如果不打破这个局面,任由卡特作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可现在自己受伤,又被困于大海之中,卡特离开这两天顾锦特地尝试过和女佣套近乎,人家多余的话一句话都不会说。

    对了,受伤。

    顾锦脑中闪过一个念头,这件事是因为卡特喜欢他才发展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他喜欢自己是一把双刃剑,既可以伤害自己,那么自己也可以利用这一点来伤害他。

    洗手间是没有监控的,这一晚顾锦如常进去沐浴,只不过放入浴缸的水不是热水,而是冷水。

    从她每天吃的喝的全是滋补身体的药物,就知道卡特对她是上了心的。

    既然她身体弱,那么她就利用这一点。

    平时在家被司厉霆捧在心尖的女人,此刻却是咬牙泡在水中。

    六月的天气并不冷,在海岛的晚上稍微要冷一点,对于普通人洗冷水澡不会出什么事情。

    然而顾锦也知道自己的状况很差,她足足泡了一个多小时。

    夜里她就发起了高烧,她拉铃。

    “小姐,你怎么了?”女佣看到她绯红的脸颊。

    顾锦摇摇头,“我不知道,就是觉得头晕。”

    女佣一量温度,“快叫医生来,小姐你怎么烧成了这样?”

    “大概是下午吹了海风。”顾锦绝口不提是她刻意泡了冷水澡。

    医生很快就赶了过来,毕竟卡特离开之前就特地交代过一定要照顾好顾锦的身体。

    “烧得太厉害了,我马上给小姐打一针退烧针。”

    顾锦也没想到自己的身体这么配合,她不过就泡了一个多小时的冷水,居然这么给力。

    司厉霆和卡特都并没有将她身体的真实状况告诉她,她一直只以为自己只是大出血造成的,等她好好修养一段时间就会好了。

    这个夜里别墅里忙成一团,顾锦头上贴着退烧贴,打了退烧针,吃了药。

    温度稍微退了一些下来,顾锦云里雾里,发烧感冒好难受。

    她觉得自己仿佛在云端飘着,一会儿飞起一会儿落下。

    女佣第一时间向卡特汇报,卡特也是着急不已。

    “好端端的怎么会发烧?”

    “下午小姐吹了一会儿海风,可能就是在那个时候吹感冒了。”

    要是换成别人一个感冒而已,偏偏这人是顾锦,医生再三嘱咐过她的身体状况。

    “现在怎么样?”

    “退了一些,但还是有点烫。”

    “让医生无论如何也要把她的高烧退下来,如果到了明天她还是很严重再告诉我。”

    “是,boss。”

    卡特挂了电话并不放心,打开监控,看着床上虚弱的小女人,说不定就是被自己给气的。

    早知道他就不说那些话让顾锦难受,明知道她身体不好,卡特后悔不已。

    根本就等不到天亮,整个晚上他都在打电话询问情况。

    就算打了退烧针顾锦的温度也只是下降了一些,而且反反复复,让在欧洲的他除了着急也没有别的办法。

    他必须离开了,卡特动用了关系,就算是这样小七的签证和护照最快也要两天,普通人至少需要一个星期以上。

    顾锦的情况很不好,飞行时间长达十几个小时,他等不了。

    卡特只好重新规划了一条线路,这条线路则是黑线,说白了就是以走私的办法将小七带走。

    这个办法有好处也有坏处,最大的好处是穆尘一时半会儿查不到小七的去向。

    不好的是他需要周转几次,比起普通飞机要麻烦许多。

    卡特顾不得深思熟路,他必须要早点回到顾锦身边才安心。

    好在今天一早穆尘就已经离开,他通知小七快点离开。

    小七本来以为还有几天,没想到这么快就要离开,长这么大她还从来没有出过远门。

    卡特的心情似乎有些不太好,听她犹豫的口气便催促道:“七小姐,我还有事要回去,你要是愿意就现在和我离开,如果不愿意我就先走了。”

    小七想着司厉霆的脸,她等了十五年好不容易才等到今天,一咬牙一跺脚,“好,我去收拾东西。”

    “不用,我这里什么都有,你确定要离开,我马上就安排人过来接你,只要你能甩掉跟着你的人。”

    “我跟你走,马上就走。”

    除了想要见到那人,小七更重要的是想要踏出这一步。

    自从当年那件事以后,穆尘害怕她受到伤害,再没有让她离开过,就是害怕她受伤。

    平时要出门一定要很多人陪同,要是穆尘在家,他一定会亲自陪自己。

    小七想要的是自由,就算知道穆尘是为了她好,她仍旧想要那属于自己的自由。

    卡特就像是一个魔鬼,一点点将她心中最想要的东西所诱惑出来。

    很快就敲定好了,只要穆尘不在,加上平时小七很乖巧,她轻松甩掉了跟来的保镖等人。

    当飞机起飞,小七仍旧有一些不真实的感觉,长这么大她还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这个国家。

    她是东方人的血脉,却从来没有回去过,这是她很郁闷的事情。

    小七趴在窗边看着下面越来越远的风景,“大哥哥,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呢。”

    在位置上的小七兴奋得像是一只小鸟,要是平时卡特肯定还会和她说说话。

    现在他一颗心全都在顾锦身上,上飞机之前还通过一次电话,顾锦的烧仍旧没有降下来。

    小七虽然单纯,却很懂事,一眼就看出了卡特的心情不好。

    “大哥哥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嗯,你乖乖的不要吵我,我心情很烦。”

    “哦。”小七乖巧的坐在他身边没有再开口。

    一路上卡特的眉宇间一直是紧皱的状态,小七倒是很独立的自己玩自己的。

    经过飞飞停停,周转几处,三十几个小时两人才到了中国。

    卡特暂时没打算让小七和顾锦见面,特地将她安置在了a市的一栋别墅里。

    “我有些事情要办,你有任何需要就和管家说,不要乱跑知道吗?这里人生地不熟,你会遇到危险,就在家里等我。”

    “好的卡特大哥哥,你放心吧,我会乖的。”

    一路上小七都非常乖巧,卡特还是很相信她的。

    “这是我的号码,有问题就打给我,我处理好了事情第一时间带你去找他。

    这个是信用卡和人民币,要出门的话一定要让人陪你。”

    “嗯。”

    卡特虽然放心小七,也害怕她会遇到一些危险,特地派了保镖留下来。

    安置好了小七卡特这才第一时间朝着小岛飞去。

    三天,顾锦的烧反反复复,降了又升起来,他怒气冲冲到达小岛,一把揪起了医生的衣领。

    “你怎么当医生的?一个感冒你让她病了这么久!”

    医生很无奈,“boss,你知道这位小姐的身体特殊,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她才时好时坏。

    之前我就提醒过要送她去医院好好检查,这里的设备不够,说不定这次的感冒就是她身体造成的。”

    卡特一把推开了他,快步走到卧室。

    卧室还是他离开的样子,只是顾锦却没有之前那么生机勃勃。

    像是一朵本来娇艳的花枯萎了。

    顾锦睡眼朦胧的睁开眼睛,“你……终于回来了。”

    那一声呓语几乎震碎了卡特的心脏,他猛地将顾锦拥入怀中。

    “我回来了。”

    这一次顾锦没有挣扎,而是在他怀中勾起一抹冷笑。

    你终于回来了,不枉费我每天洗的冷水澡。

    下一步就是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