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7章 宁愿废了腿-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607章 宁愿废了腿

    第0607章宁愿废了腿

    卡特有自己的考量,当丹尼尔将顾锦交给他的时候,那时候他就可以拿顾锦去做交换。

    当他抱着顾锦软绵绵的身体,就在一瞬间改变了想法。

    月光下的女人安静的躺在他怀中,小脸比起照片上还要精致的多。

    尤其是身上被海水所浸湿,睫毛上闪动着几颗晶莹的海水。

    他本以为之前看的照片觉得她漂亮是因为有滤镜,以及她化妆的缘故。

    直到这么近距离看到她本人,女人的小脸有些苍白,几缕被海水打湿的秀发贴在她的脸颊。

    他不可置信东方女人的鼻梁会这么挺,睫毛还这么长。

    外国人天然就比亚洲人五官深邃挺拔,很多外国小朋友被亚洲人评价为洋娃娃。

    卡特看到没有化妆,只是素颜的顾锦五官这么漂亮精致。

    尤其是虚弱的她显得更加楚楚可怜,很想让人疼爱她。

    就是因为这一瞬的心动他改变了主意,让人给她清洗好身体并且给她包扎好伤势。

    甚至他还连夜将顾锦带到无人小岛上,一开始他自我催眠,这样做是为了让司厉霆着急。

    然而现在他越来越清楚,自己真正的目的是不想要司厉霆发现她的踪影。

    他想要将她留在身边,永永远远的留在自己身边。

    这个念头随着时间越发增加,他身边的女人从来就没有少过。

    他和女人在一起大多是为了生理需要,他并不认为有什么女人能配得上他。

    谈恋爱是更不可能的事情,他才不会把时间浪费在那种事情上。

    从前那些他所谓的女朋友大多时候看到他都是在床上,再怎么极品的女人他最多也只有几次的兴趣而已。

    如今因为要照料顾锦的伤,他把时间慢下来,手机关机。

    就安安静静陪着她,她身上莫名有一种治愈人的气息。

    哪怕什么话都不说,什么事不做,只要她在身边他就会觉得安心。

    所以他让人送来很多漂亮的衣服和珠宝首饰,她的皮肤很白,每种首饰都能轻松驾驭。

    他本以为顾锦会喜欢,这个世上没有女人会拒绝首饰和衣服的诱惑。

    以前他打发那些所谓的前女友生日礼物,就是让秘书随便买条昂贵的钻石项链当礼物。

    从来没有失手过,当他将五彩斑斓的首饰送到顾锦身边。

    顾锦就只看了一眼,“干嘛?”

    “送给你,女人不都喜欢这些东西?”

    “碍事。”顾锦其实并不喜欢佩戴首饰,尤其是比较复杂的,除了一些特别的场合她才会佩戴。

    那晚她身上的首饰已经被摘下来,唯一留了一枚她和司厉霆的订婚戒指。

    平时做家务的时候她都不舍得摘下,这是她和司厉霆爱情的象征。

    首饰只要佩戴这一枚也就够了,至于其它的首饰她没兴趣,尤其是这个男人送来的。

    卡特注意到她手上佩戴的那枚钻戒,此刻竟然觉得有些刺眼。

    “已经几天了,你还不准备放我么?”

    “你就这么想要离开?”卡特有些不悦。

    “是,我想他,也想我的孩子,我恨不得马上就离开。”

    卡特转身就走,他怕再呆在这里会忍不住掐死这个女人。

    以前都是其她女人求着他留下,然而他每次都是解决完生理需要就离开,根本不会和一个女人多呆一会儿。

    更不要说什么缠绵,什么恩爱。

    难得他冷静下来想要陪着她,这个女人居然如此不知好歹!

    他就丢下顾锦离开,顾锦脚有问题不能走,她就坐在轮椅上。

    卡特并没有走太远,远远的看着顾锦。

    虽然她不能用脚走,但可以推着轮椅离开的,她却一动不动。

    六月的正午的太阳有些毒辣,她已经呆了一会儿,平时这个点自己已经推她回房午睡。

    自从医生说过那句话以后,卡特把她当成姑奶奶一样照顾。

    吃的最好,穿的最好,每天补品不断。

    偏偏他觉得自己也是个犯贱的,这么讨好她不但不生气,反而还很喜欢这样!

    他喜欢给她搭配衣服,喜欢看她穿自己挑选的裙子。

    虽然他更想亲自给她换上,怕刺激她只得作罢。

    他把她当成布娃娃一样照顾,还沉溺其中。

    是不是把她宠得太过分,导致她越来越大胆。

    要是自己不在她身边,看她怎么办?

    卡特想要给顾锦一些教训,他本以为顾锦会默默自己回家,然后让他抱她回房。

    人都是有习惯的,这些天他对顾锦的好也是刻意在培养她的习惯。

    在这样的环境下,她孤立无援,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

    然而他也太小看了顾锦,在烈日之下,顾锦并没有离开,甚至连去树荫下都没有。

    她就像是睡着了一样,静静坐在轮椅上,阳光暖洋洋的洒落在她身上。

    卡特在她背后,也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一个小时过去,两个小时过去,一直到夕阳落下她仍旧没有移动的意思。

    “顾锦,只要你转过身求我,我就带你回家。”

    “卡特,我的家不在这里。”

    卡特一怒,拂袖离开。

    眼看夜幕降临,天气也越来越不好,似乎是要下雨了。

    那坐在轮椅上的女人还是那样静坐着。

    顾锦很清楚卡特的手段,他是将自己当成了一只宠物,他要驯服自己。

    等着自己向他摇尾乞怜,她的屈服就是对司厉霆的背叛。

    哪怕是死,她也不会主动投入那人的怀抱。

    阳光也好,雨水也好,她都不畏惧。

    卡特心不在焉的吃完龙虾,保镖走来报告顾锦的情况。

    “小姐还是没有动。”

    “她喜欢呆着就呆着。”

    “boss,似乎在下雨了。”

    “正好,淋淋她的木头脑袋,让她清醒一点,谁才是她的主人!”

    卡特觉得心烦,甩了刀叉上楼。

    回了主卧,这是他和顾锦的房间,但两人并没有同床,他特地叫人加了床。

    这么做是为了防止自己控制不住刺激了她。

    她的床铺永远都叠得整整齐齐,自己送她的玩偶有一只熊每天晚上被她抱着睡。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天抱着的缘故,熊上沾染着她身体的香味。

    画板上还有一副她没有画完的油画,画上是一个男人,金发蓝眼,和自己有些像,却并不是自己。

    他看着窗外路灯下的雨幕,雨越下越大,他就不相信,这么大的雨她不会回家。

    他不过就是想要让顾锦承认一句这里是她的家,那个女人倔强至此。

    就算自己不带她回来,她自己难道就不能走吗?

    半小时过去,还没有她的身影。

    卡特怒气冲冲问向保镖,“她呢?”

    “boss,顾小姐还是没有动,要不然我送一把伞过去?”

    “滚!”

    卡特飞一般出了别墅,不顾给他撑伞的保镖,径直朝着顾锦跑去。

    果然她还坐在轮椅上,身上的裙子早就湿透了,发丝也被雨淋湿贴在脸颊。

    卡特又气又怒,他猛地双手撑在她的轮椅两侧,“顾锦,我说过你不要挑战我的耐性!”

    “我也说过,那不是我的家,我的家不在这里。”

    “顾锦……”

    “有何吩咐?堂弟。”顾锦大大的眼睛看着他,眼中却是闪烁着倔强的光芒。

    这样的女人,卡特只想……

    他俯身想要吻住她那张倔强的唇,顾锦的手挡在中间,他只吻到了她的手背。

    “不要碰我,否则我就再弄开伤口。”

    “如果想要你这条腿废了,我不介意帮你一把。”

    “如果你要我,我宁愿这条腿废了。”

    她身上散发着同样强大的气场,她不会对司厉霆以外的男人妥协,永远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