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2章 解决个人问题-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602章 解决个人问题

    这是毫不掩饰的表达,在卡特的眼里,顾锦就像是一道可口的大餐。

    之前他已经吃了太多开胃菜,现在看到她就想要吞入腹中。

    “放心,我对女人向来温柔,保证不会弄疼你。”他的吻就要落下,顾锦将头往旁边一偏。

    他的吻只落到她的耳朵上,饶是如此顾锦觉得被他触碰的地方就像是贴了一条吸血虫,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滚开!”

    她疯了一样挣扎着,然而卡特却是兴趣大发。

    他习惯了太多乖巧的女人,说实话他的长相、身材、身份都是一流的。

    平时只要他招招手就有一堆的女人主动送上门来,本以为爱丽丝会有趣一点。

    然而爱丽丝一心将他幻想成司厉霆,更是主动的索取,让他玩了几次以后也失去了兴趣。

    他不爱女人,女人只是他暖床的工具而已,这一点从他碰第一个女人到现在就没有变过。

    顾锦是第一个挣扎,且以厌恶的眼神看着他的女人。

    卡特的脸上充满了兴趣,他从来没有对一个女人的渴望达到这样的地步。

    顾锦怕极了,以前虽然也有遇到类似的情景,但那时候至少她的手边有一把可以供她自残的匕首。

    如今她的双手双脚都被锁链给锁着,她没有办法伤害自己。

    对了,伤害自己?

    顾锦想到了一个办法,不管有没有用,她只能如此。

    她猛地抬脚朝着床上撞去,她的小腿受了枪伤,尽管已经处理好了伤口,伤口并没有好。

    经过她的折腾,她的腿部伤口再次崩开。

    “如果你想要在血流成河中要我,你请便。”

    埋首在她耳边的男人低头看了一眼,她小腿的纱布已经被鲜血所浸染。

    刚刚她在挣扎之中弄开了伤口,这个女人……

    血流的很快,沿着她白色的小腿流下,白色和红色交织,十分触目惊心的颜色。

    她的体质本来就不好,醒来也并没有进食,本就苍白的小脸现在更显得可怜。

    “伤得是你的腿,我要的是你的身体,两者并不冲突。”卡特毫无人情味的话语传来。

    这个变态!

    顾锦疼得倒吸一口凉气,她紧紧皱着眉头,苦肉计就是需要一些疼痛。

    以前她还算是有毅力的人,自从上次生孩子大出血,她痛到了极致。

    从那以后顾锦哪怕拉一道小口子她都难以忍受,更不要说第二次重新拉开伤口有多痛。

    顾锦实在忍受不了轻声道了一声:“好疼。”

    这不是她装痛,而是真的忍不了。

    没想到正是这一道小声的呓语,卡特将视线移到她纠结的脸上。

    本就苍白的脸因为失血过多更白,仿佛她的生命力以肉眼的可见的速度在消减。

    要是其她女人这样做他不会有任何怜惜,反正一般的女人一次之后他就没有兴趣,他怎么会考虑别人的身体问题。

    看到顾锦这个样子,卡特皱了皱眉,从她身上起来甩门离开。

    顾锦这才长长呼出一口气,麻烦终于走了,可她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

    鲜血还在流,而她的四肢却无法摆脱束缚。

    这个房间以白灰色为主,装修的很雅致。

    除此之外她看不到其它有用的东西,这里是什么地方?

    虽然暂时赶走了卡特,可她的生命也受到了威胁。

    不,卡特不会让她死,她死了就没有威胁的价值了。

    顾锦觉得自己越来越虚弱,好难受……她是要死了吗?

    感觉眼皮越来越沉重,在她要闭上之前她看到有卡特带着医生过来。

    得救了。

    她闭上了双眼。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是一片漆黑,顾锦只觉得喉咙很渴,肚子也很饿,她有多久没有进食?

    卡特就坐在飘窗上,手指在笔记本键盘上飞快飞舞着。

    她多希望自己遇到卡特只是一场梦,醒来以后就能看到司厉霆了,可这一切并不是在做梦。

    “醒了?”卡特从笔记本前抬起头朝着她看来。

    “你有没有告诉他?”

    卡特直接将笔记本盖上,起身朝着她走来。

    “我说过,对于股份来说,现在我最感兴趣的人是你。”

    拉了拉铃,有人送上做好的饭菜,佣人低眉顺眼,没有说一句话,放下东西便转身离开。

    卡特端起一碗鱼翅粥舀了一口喂到顾锦嘴边。

    顾锦虽然很饿,但她并不敢吃,谁知道里面有没有什么东西。

    “你要是怕我放什么,我吃给你看。”

    卡特当着她的面吃了一口,顾锦白了一眼,“你要真放了那种药,你吃了又有什么用?”

    “你现在这个样子,你觉得我需要借助药物?”

    顾锦小脸一红,好像他说得没有错。

    “吃不吃在你。”

    “你放开我,我伤了脚,体力又这么差,我逃不掉的,我自己起来吃。”

    “体力差?你是在暗示什么?”卡特挑眉一笑。

    从某些方面来说,他和司厉霆真的很像,尤其是霸道和无赖的模样。

    顾锦气得脸红,“滚。”

    卡特却是觉得这样的她异常可爱,朝着她伸手。

    顾锦警惕的看着他,“你要做什么?”

    “不扶你,你怎么起来?”

    他将她扶起,还贴心的在背后给她垫了一个垫子。

    “你放开我,我自己就可以起来吃。”

    “不,我想喂你。”

    卡特重新端起粥,顾锦却是气鼓鼓的看着他。

    “吃不吃在你,要是你不吃我就只有拿开,你得熬过今晚。”

    顾锦想着司厉霆想着锦诺,她很清楚她的身体本来就不好,现在又受了伤,她不好好保护自己,后果不堪设想。

    她不想再见到司厉霆的时候她是一副颓败的模样。

    就算觉得恶心,她也必须要吃,吃了才有生命力。

    顾锦在心里纠结了一番张口咬下,看到她乖乖进食卡特觉得心情极好。

    看到她就仿佛看到了曾经自己养的那只布偶猫,她乖乖的吃饭。

    一口又一口,他喂的很起劲,顾锦饿了吃得也很起劲。

    不知不觉她吃完了整整一碗粥,甚至还打了一个嗝。

    尴尬。

    顾锦脸红得厉害,“我吃饱了。”

    “嗯,我知道。”卡特看着她,这哪像一个生了孩子的妈妈,分明就是一个少女的模样。

    “你这样锁着我,我个人问题怎么解决?”顾锦见彼此之间并没有一开始的火药味,她提出一个要求。

    她发现卡特和司厉霆大概是骨子里都有着一样的血缘,他们这样的男人吃软不吃硬。

    她不能硬来,只能先放松他的警惕一步一步的来。

    而且当时带走她的是丹尼尔,在她之前丹尼尔还带走了爱丽丝。

    所以爱丽丝和丹尼尔呢?

    就算之前爱丽丝和卡特联手,爱丽丝怎么会将自己交给卡特?

    不管是爱丽丝还是卡特,自己落到谁的手上都不容易。

    一个是虎穴,一个是狼窝,你非要选一个的话,就是被单独食用和被分尸的区别。

    比起爱丽丝那个疯子,卡特至少有理智,只要先稳定住他,说不定还有机会逃走。

    “你想做的一切都可以叫我,我帮你。”

    “嘘嘘你也帮?”顾锦挑眉不悦的看他。

    “我说的一切当然包括嘘嘘。”

    “滚!”

    怎么这人比起司厉霆更变态!

    “放心,在我腻了你之前,我不会离开的,你现在要解决个人问题吗?我可以代劳。”

    顾锦恨不得一脚将他踢飞十万八千里。

    “用不着!我不解决。”

    “憋久了对身体不好。”卡特欠扁的声音传来。

    顾锦气得闭上眼睛不再理会,这样的日子究竟还要多久,卡特明明只要股份,现在为什么要画蛇添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