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8章 我有洁癖-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578章 我有洁癖

    路边停着一辆黑色的世爵,见她矗立在外面,他摇下车窗,“上车。≦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谭晴深呼吸一口气,打开车门上了车。

    她的眼睛很红,一看就是之前哭了很久,向来商场上的女强人,如今却是这么可怜的模样。

    詹乾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她,看到她这个样子,他的心居然还是会为了她而心疼。

    这种感觉他很烦躁,他为什么要对这个狠心的女人有这样的情绪,她不配。

    想到这,他丢过来一份合同,合同重重砸到她的大腿上,力道不轻。

    以前他对她都是很绅士的,哪里会有这样的举动。

    谭晴无奈的苦笑,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看看吧,要是觉得没问题,就签了。”

    合同是一份契约书,上面明确写着男人有生理需求,不管任何时候找她都必须过来。

    而且还要求她不能有男朋友,不许和异性有过多的接触,除了在他面前不许穿短裙,不许露大腿……

    不仅写了这些混账条约,甚至还规定一个月情事要在四十次以上。

    四十次是个什么概念,一个月三十天,除去她的生理期,除去他工作出差,也就是每次两人见面需要有两次。

    这男人……

    谭晴咬着牙,“詹乾,你不要太过分了!你是有家室的人,你难道不准备回家?”

    她首先想到的居然是他的老婆,詹乾冷冷道:“你还记得我有家室,她怀孕了,所以才需要你,这些事情不需要你操心。”

    怀孕了。

    这三个字在她的脑中放大,满脑子都在回想着这三个字,好疼,心脏仿佛被人割了一刀。

    看到女人面色突然变得苍白,詹乾突然有些后悔说出这句话。

    但一想到当年她所做的事情,这点又算什么?

    “想好了没有,没有问题就签,我立马给你转账。”

    “次数可不可以缩减,你有家室,我们不应该那么频繁见面,对你妻子不太好……”

    她的身体猛地被男人拉入怀中,詹乾捏着她的下巴,“我说过,不需要你来提醒我结婚的事情。”

    他的眼中只有恨意,是啊,当年为了分手她做得太狠了。

    “要是你不想签,现在就给我下车。”他松开了手,再睁眼的时候里面已经恢复了平静。

    “我……签。”她点头。

    天知道当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用了多大的勇气。

    他递过来一支笔,她的手指在颤抖,分明只有两个字,她却觉得比她高考试卷还难。

    一滴泪水落下,将她的名字晕染开。

    她签完的瞬间,詹乾扬起手机,“我已经让人给你转钱。”

    “我还没有给你我的账户。”

    “你的账户我从来就没有删过。”他回答完了才发现自己太过急切。

    “你不要误会,我只是为了报复你,我说过,总有一天你会后悔。”

    谭晴无奈的苦笑,“我从来没有后悔过。”

    她的这句话狠狠的触怒了男人,詹乾收拾好合同,吩咐司机:“去伯爵。”

    伯爵是a市最豪华酒店,没有之一。

    谭晴咬着唇,她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詹乾,我妈还在医院,我想等她脱离危险醒来,我们在……”

    “谭晴,到了现在的地步,你以为你还有选择的余地,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

    是啊,从她出卖自己这一刻开始她就没有了余地。

    “取悦我,就现在。”詹乾不想看到她眼中的悲痛。

    本以为他的报复会让他觉得愉快,可是此刻他成功了,心中并没有成功的喜悦,反而更多的烦躁。

    他不知道这种烦躁的心情从何而来,他需要做点什么来冲散这种感觉。

    “什,什么,在这?”谭晴睫毛轻颤,前面还有司机,她不敢相信这竟然詹乾说的话。

    向来绅士的他居然要求自己在车上做出这样的事情。

    她的不肯让他觉得心中更烦,“怎么?不会?三年前你和那男人不是挺会的。”

    “我……”她百口莫辩,本来就是为了让他死心故意演的一出戏。

    他当真了,久而久之她也逼自己当真,让她自己演一个坏女人。

    “是不会还是不想?还是说面对其他男人你就可以,唯独我不行?”

    谭晴听到他羞辱的话,她只好鼓起勇气靠近了他。

    要怎么做?

    她鼓足勇气去亲他的唇,然而却被他避开,“别用你吻过其他男人的唇吻我,我有洁癖。”

    指甲陷入掌心,她摇摇欲坠,却还强忍着委屈。

    除了他之外,她从来没有吻过别人。

    她不想解释,只好将唇移到了其它地方,她也不太会,总不能亲脸吧。

    于是她傻呼呼的亲了他的耳朵,他的皮肤很白,耳朵也很漂亮。

    以前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她最喜欢用手指捏他的耳垂,很软。

    舌尖试探性的舔了舔,殊不知她无心的一个动作让男人所有的伪装都撕破了。

    他一把将她按到座椅上,直接吻上了她的唇,阔别三年的吻。

    彼此熟悉的气息,久违的感觉,她挣扎了一下,他却没有放弃的意思。

    她沉溺在他的气息之中,她的爱人啊……

    明知道这样不可以,可为什么她还是像溺水的人抓住浮木一样了呢?

    这三年她将他藏到心里最隐蔽的角落,现在就像是洪水一样涌出来。

    隐忍三年的委屈,只能看着他和别人步入婚礼的殿堂。

    那段时间她不敢看新闻,怕看到他和他太太幸福的模样。

    但还是听说他给他太太准备了一个盛大的婚礼,和她以前期待的一模一样,就连婚纱都是他从米兰让人设计空运过来的。

    那本该属于她的男人,她的婚礼,最后都成了别人。

    她不能怪任何人,只怪自己和他有缘无分。

    夜里她只能守着从前的回忆度日,这一刻他的人就在自己身边,他的气息是暖的,他的心跳也因为她而跳动着。

    想念了很久的怀抱,她一时有些沉溺。

    主动的回吻让男人彻底疯狂,他的手在她身上游离。

    她很害怕,却又莫名的期待着。

    很早以前她就想要成为他的女人,于是两人约定在新婚之夜,可是她们没有新婚。

    她的底线一点点变少,她将他推开,“不要,不要在这……”

    车上还有司机,这是她唯一的自尊了。

    看着身下的女人小脸红云一片,眼中噙着泪水,手指抓着他的衣襟。

    她很少会这么楚楚可怜,她说:“求你……”

    知道她性格的人,知道她已经用尽了力气。

    他终究还是舍不得伤害她,从她身上离开。

    她呼出一口气,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都散开了,她红着脸收拾好。

    “看来那个男人也没怎么教会你,吻技还是这么烂。”

    “既然烂,你还亲了这么久?你不是说嫌我脏?”她反唇相讥。

    “谭晴,我是不是给你脸了?”他冷冷看来。

    她只有气鼓鼓的看着他,却不敢在说话,如今他是金主。

    只能在心里默默想,都吻到起反应了,还说她技术差。

    不过这三年她都没有吻过别人,又不像他可以找人练习,差一点又怎么了?

    转念一想,他吻他的太太是不是也是这样动情?

    不,他一定是很温柔的,不会像自己这样粗暴。

    她看着车窗,下意识将自己的身体抱紧了一点。

    明明是夏天,为什么觉得这么冷呢?

    詹乾看到她这个动作,朝着司机吼了一句:“这么冷,温度开这么低?”

    司机可怜巴巴,还不是怕你们欲火如焚。

    “那个……总裁,已经到了。”

    谭晴眼睛一闭,完了。